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胡平:我為有這樣的老鄉而驕傲

就係這位陳雲飛,前年拜祭六四死難者,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拘捕,今年3月被法院判處四年徒刑。陳雲飛身穿睡衣出庭,樂呵呵的,聽到判決後打出勝利的手勢,當即表示要上訴,理由係判得「太輕了」。就在上個月底,陳兵、符海陸、羅譽富和張雋勇四人被當局以「煽動顛覆罪」起訴。「煽動顛覆」係很重的罪名。不難想像,當局對陳雲飛和釀酒四君子係多麼的惱怒。

2016年六四27周年前夕,四個四川人——陳兵、符海陸、羅譽富和張雋勇——推出了一幅貌似美酒的廣告照,上面寫着:“銘記八酒六四——27年記憶陳釀酒非賣品”。

這使我諗起2007年六四18周年當天,在《成都晚報》的廣告欄里刊登了這樣一行廣告:“向堅強的64遇難者母親致敬”。打出這行廣告的人叫陳雲飛,也係四川人。

係的,他們都係四川人。只有既精靈又血性的四川人,才能把莊重、勇敢的心聲和頑皮、戲謔的方式結合得如此美好。身為四川人,我為有這樣的老鄉而驕傲。

其實嚴格講來,我唔係四川人。論籍貫(即祖居地),我的籍貫係河南許昌;論出世地,我的出世地係北京。但因為我在七歲半(1955年)就離開了北京到了四川,一直到卅一歲才離開四川又回到北京(1978年)。我在四川生活了整整廿三年。(1955年-1978年),所以我常常以四川人自居。另外,當然,我樂意自稱四川人,也係出於對四川人的讚賞。

當年在四川生活,不覺得四川人有咩特別。離開四川後,接觸到其他地方的人多了,才注意到四川人果然優秀。數數在當今中國的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和自由派學者中有幾多四川人就知道了。

就係這位陳雲飛,前年拜祭六四死難者,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拘捕,今年3月被法院判處四年徒刑。陳雲飛身穿睡衣出庭,樂呵呵的,聽到判決後打出勝利的手勢,當即表示要上訴,理由係判得“太輕了”。就在上個月底,陳兵、符海陸、羅譽富和張雋勇四人被當局以“煽動顛覆罪”起訴。“煽動顛覆”係很重的罪名。不難想像,當局對陳雲飛和釀酒四君子係多麼的惱怒。可以想見,我們的英雄們將面臨怎樣的待遇。

在呢度,我們大聲疾呼,以表達我們的聲援,喚起更多的人對他們更多的關注,同時也係讓他們的非凡業績傳播得更廣更遠,以表達我們的欽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