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我係怎麼教育女兒防止性侵的

作為兩個女兒的母親,我從小就非常在意怎麼教會孩子識別性侵,保護自己。這和我童年裡多次受到的性騷擾經歷很有關。雖然我很幸運沒有受到任何實質性的侵害,但係在心理上引起的陰影卻係多年未散去,直到最近我才可以坦然地公開地講出這些經歷。因為到現在才明白這根本就唔係我的錯,不再有羞辱感。

係的,很多性騷擾就來自在身邊的熟人,很多孩子事後會選擇沉默,因為孩子的印象里壞人都係陌生人,而周圍熟悉的人下手就讓孩子難以判斷了。就我自己而言,一個係我的親戚,一個係我的小學校長!!所以我每每看見嗰啲被侮辱的孩子都覺得非常痛心。很多孩子因為完全沒有一點基本知識不知道如何拒絕和躲避這些不軌的舉動。

所以我對孩子的第一步教育就係識別咩係唔妥當的身體接觸。美國學校也有類似的教育,咩係‌‌“good touch‌‌”,咩係‌‌“bad touch‌‌”.告訴她們怎麼區別正常的擁抱親吻和不軌的行為。特別係穿比基尼的部位更係任何人不能觸摸的部位。別人也不能把這些部位給你們看。一旦發現有人敢這樣做要馬上離開,跑到人多的地方去或者報告老師。

第二我反覆強調一旦有人有惡意的接觸,一定要及時告訴我。這絕對唔係你們的錯。一定要讓孩子知道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一定會站在她們身邊幫助她們。我到成年以後才敢告訴母親自己經歷的事情,小時不敢講就係隱隱約約覺得這唔係好事,怕她責備我。所以一定要打消孩子的這種顧慮,這非常重要。

第三我從來不會把孩子單獨留給任何男性,不讓孩子在封閉的空間和男性相處。唔係我不相信人,而係知道某些人性的惡難以根除,唔好創造催化的溫床。作為母親要時刻有防範心理。

我也從來不讓孩子小的時候在外過夜。老大因此對我一直耿耿於懷。美國文化里很流行朋友之間‌‌“sleep over‌‌”,就係互相到朋友家過夜。因為她從小隨我們多次搬家換學校,我對她的同學家庭情況都完全不了解。所以我寧可讓她不開心也不讓她到同學家過夜。到了老二的時候情況稍微有所變化,她有2個從小學開始就特別好的朋友,我對她們的父母也都非常了解。到了初中以後我允許她到這兩個同學家偶爾留宿,其中大部分情況係她們來我家因為地方大啲。

我小叔子係長島的偵探,他講的一個案例讓我毛骨悚然。有2家男孩經常在一起過夜,大的14歲上下,小的7、8歲。家長認為4個男孩在一起過夜不會有咩問題。過了幾年其中一個家長開始有所懷疑便報警偵查,我小叔子去偵查以後發現大的一個男孩從教小男孩互相打手槍開始,一直發展到性侵,幾年時間裏4個人在裏面搞得烏煙瘴氣父母毫不知情。知道真像以後欲哭無淚。所以防性侵絕對不只係女孩的事情!男孩也不能大意。也要教會自己的孩子應該怎麼對待女性。

現在我的兩個女兒都已經健康長大成人,她們已經理解了這些年我的苦心。我們無法根治世上所有的惡,也沒法無時不刻地守在孩子身邊,那麼教會他們如何保護自己就係最重要的手段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紐約藍藍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