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打擊改革大將項南 陳雲不擇手段

筆者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當年已經印行的特區貨幣緣何胎死腹中?》中已經介紹到了當年陳雲還在世的時候,筆者在美國接待過中共黨內自由化代表人物之一,人民日報前總編胡績偉先生。胡績偉先生轉述項南的回憶講,當時特區貨幣係在北京印製的,在當時國務院負責特區工作的副總理谷牧表示贊同在北京借向鄧小平彙報工作之機向鄧小平請示特區貨幣可以先在廈門試行後,鄧小平事實上係同意的。不然陳雲只會講“不同意“就係了,不必”緊緊把住特區貨幣發行權在中央和特區貨幣不能在大陸流通這兩條“,目的係為了讓特區貨幣有名無實。事實上陳雲背後產過一句“特區自己發行貨幣,就會更加無法無天了。一定要阻止。從政策上限制死。”

接下來的故事係,未及鄧小平再次表態,陳雲即已經在政治上對他項南大打出手了。

筆者在本專欄的《其為扼殺經濟特區陳雲曾借口打擊經濟犯罪下令抓人、殺人》一文刊出後,在美國的其他中文網站以《陳雲下令抓人殺人鄧小平終於撕破臉》為題轉載,有一位網友跟貼講:“陳雲主要係從國家投資能力來考慮的,也防止地方乘機營私舞弊、侵吞公款。當時國家財力有限。”言下之意,似乎係要講明陳雲當時至少係出發點無可厚非。但係他找借口對項南瘋狂打擊報復的行為實在係沒法用“出了公心”四個字來解釋。

中國大陸著名的改革派理論家孫長江先生曾經為文《項南的坎坷》,文章在歌頌項南的同時,把以陳雲和胡喬木為代表的當時的那批黨內左派老人的醜惡嘴臉揭露得十分徹底。文中講:(當時的)項南遭遇的阻力,並非僅僅來自地方;種種居高臨下、上綱上線的訓斥、責難,乃至“黃牌警告”,更使他步履艱難:搞廈門經濟特區招商引資,“理論權威”胡喬木就在中央會議上危言聳聽地大講“舊中國的租界”;與外方合資生產“福日”電視機,又有高官講這係搞“殖民地性質的企業”;支持為企業家“鬆綁放權”,有人就質問你還要唔好黨的領導;嘗試突破計劃經濟體制的束縛,有人更係以種種堂而皇之的理由限制和打壓;支持福建農村發展鄉鎮企業,有人就要追究他支持“賣假藥”的責任,直至演出“晉江假藥案”的鬧劇……一道道“金牌”下來,聽也唔係,不聽也唔係。

1985年夏天,所謂“晉江假藥案”爆發後,我藉去武夷山開會之機,趕到閩南晉江一帶作實地調查。耳聞目睹的事實告訴我:情況顯然被誇大、被歪曲了。所謂“晉江假藥”,既非晉江,也唔係一般所講的假藥。講係“晉江”,其實事情出在晉江縣陳埭鎮的一個涵口村;講係“假藥”,其實係啲農民專業戶把白木耳和白糖製成“感冒咳嗽沖劑”銷售。首先發現並制止這種違法行為的,恰恰係福建省委。項南下令嚴肅查處此事:停止生產、銷毀成品。

當此事被升格為“晉江假藥案”、中紀委發出“公開信”後,聲討的浪潮鋪天蓋地而來。項南不推卸責任,帶頭做檢討,強調要“除蟲護花”,採取堅決措施查處“害群之馬”。

出人意料的係,這種實事求係、勇於負責的做法,卻被當作“態度不好”、“對抗上級”的罪狀。當時“晉江假藥案”已經被渲染得完全變形,但係客觀事實清楚,對項南的處分由於缺乏依據拖了一年有餘。令人痛心的係,儘管從福建到中央都有人明確表示反對,項南最終仍然受到“警告處分”。只要冷靜思考一下就會發現,處分項南,決然唔係因為一個甚麼“晉江假藥案”的問題,而係因為項南對改革開放的堅定行為和思想鋒芒,使啲人感到不安,他們不把這股銳氣打掉,決不甘心。一個生動的例子就係胡喬木。胡喬木對發生在晉江的事情毫不了解,但他卻對處分項南格外有興趣,甚至步步緊逼,在會上大聲質問:“為咩不處分項南?”許多人都很清楚,胡喬木對項南的改革精神和開放思路早有不滿,他們之間不止一次地發生過爭論。這位“理論權威”在處分項南的問題上態度之所以如此急切,係有來由的。

使項南在古稀之年受到“警告處分”的主要原因,當然還不在胡喬木們。在決定處分項南時,有人翻出底牌:“這係老人家的決定。”這位老人家唔係別人,正係提出“不唯上,不唯書,只唯實”、項南一直十分尊敬的元老陳雲。事實便係如此令人啼笑皆非。可以講,項南因所謂“晉江假藥案”蒙受的冤情,恰恰係不唯“實”、只唯“上”的典型。

在強權之下,項南不認錯,也無錯可認。雖然薄一波提醒他:“你年紀不算大,簽個字,還可以安排工作嘛。”但係項南不拿原則做交易,到死也沒有在處分決定上簽字。

1989年3月27日下午,我和吳明瑜一起去胡耀邦家裡探望他。耀邦語氣沉重而嚴肅,足足談了三個多小時。其中談到項南,他講:“我沒有保護好項南,這係我經常感到不安的一件事。”耀邦談及此事,內心的痛苦和歉疚溢於言表。其中原委,《敬畏人民——項南傳》一書有詳細的披露。

後來我見到項南,把耀邦的話轉告他。項南苦笑着講:“這也不能全怪他。他有甚麼辦法?他自身還難保呢。”還講,“耀邦係個好人,就係太軟了。”耀邦的自責和項南的諒解,同樣令人感慨。

他們兩位,一位係中共中央總書記,一位係福建省委第一書記,我認為他們係當代中國最得人心的高官。從傳統的“官場文化”來講,他們似乎都不宜當官,因為他們都係性情中人,一顆赤子之心,有理想而無城府,重大義而輕自保,鄙視官場上爾虞我詐、趨炎附勢的陋習。因此他們在為百姓興利除弊的同時,必然要得罪官場同事的另類勢力,以至於付出沉重的代價。

孫長江先生認為:毫無疑問,胡耀邦和項南都係轉型時期的傑出人物,同時又都係轉型時期的悲劇人物。他們的命運具有同樣的悲劇性質。這種悲劇,深刻地反映了中國社會轉型時期的艱難曲折和矛盾鬥爭。其中蘊含著極為深刻的歷史內容,需要人們認真思考。

令人欣慰的係,人民已經對他們作出了公正的評價。耀邦在臨終前不久的那次談話中,曾對我們講到有兩個“沒有想到”,一係沒有想到被放在咁高的位置,一係沒有想到下來後“老百姓對我咁好”。這可以講係耀邦對自己一生政治生涯的深切感悟。身處高位,酸甜苦辣,虛虛實實,莫辨真偽。只有下來以後,老百姓的真誠擁戴,才係最真實的。李銳在給耀邦寫的悼詩中講:“活在人心便永生”。這句詩,也完全適合於項南。

中共黨報主辦的人民網文史頻道轉載的《讓鄧小平眼睛為之一亮的項南:改革大將因何“中箭落馬”?》中披露講:邊個?也沒想到,這個鎮村一級的假藥案,最後卻要省委第一書記承擔領導責任,調離崗位,並受到黨內警告處分。曾任中組部常務副部長的李銳沉痛地講:“在八十年代初,改革開放的先鋒人物常常不免遭受非議甚至不幸。一個值得討論的‘晉江假藥案’,使這位受到福建全省包括海外華僑愛戴的領導人,離開了他不願離開的家鄉。這不僅係項南個人的不幸,也係歷史的不幸。”項南的被迫離崗和受處分,恐怕不僅僅係區區“晉江?假藥案”問題,而係他在福建的改革步子邁得太大,觸痛了某些人的神經??。

其實,關於係否處分項南,中央曾有不同意見。最後,不同意給予處分的胡耀邦、胡啟立、習仲勛等人的意見未被接納。這係項南生命中最後一次受處分,但已不能像前兩次那樣等來平反。

筆者當年就習仲勛和項南的關係分別就教過胡績偉和李慎之先生,記不太清係他們二老邊個講過講習仲勛在鄧小平首次南巡的前一年,即一九八三年視察了廈門,返去後就批評接替了廣東省委第一書記職務的任仲夷,嫌他沒有的項南的魄力大,沒有項南的點子多。

習仲勛造訪廈門兩年之後,習近平被項南要到福建,出任廈門市市委常委兼副市長。(高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