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央視不敢說:人民聖殿教的共產悲劇 教主稱自己是列寧的轉世

在1978年11月18日,908名信眾在南美洲圭亞那瓊斯鎮發生的集體教派自殺事件中死去。在規模上來說,瓊斯鎮自殺事件被認為是一次大規模的集體謀殺,是除了20多年後發生的911事件以外,美國普通民眾在現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非自然死亡。這是一個共產邪教悲劇在美洲的見證。

起源

人民聖殿教(英語:The Peoples Temple of the Disciples of Christ基督門徒的聖殿,簡稱 Peoples Temple人民聖殿)1953年由吉姆‧瓊斯(Jim Jones)在美國印第安那州印弟安納波里斯市創立。它初時只是一個普通的獨立宗教團體,在1960年代中期以後該組織聲稱要建立教徒社會主義,因此向沉迷宗教的成員宣揚新的教化——社會主義。

瓊斯鎮    死亡現場

在1978年11月18日,908名信眾在南美洲圭亞那瓊斯鎮發生的集體教派自殺事件中死去。在規模上來說,瓊斯鎮自殺事件被認為是一次大規模的集體謀殺,是除了20多年後發生的911事件以外,美國普通民眾在現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非自然死亡。這是一個共產邪教悲劇在美洲的見證。

吉姆 .瓊斯   網絡圖網絡圖片

人民聖殿教的創建者是吉姆‧瓊斯,生於1931年。瓊斯是一位馬克思主義信仰者,他讀過《資本論》,將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原教旨奉為人民聖殿教教義。他還在傳教過程中,稱自己是列寧的轉世。瓊斯不否認自己是狂熱的社會主義者,他聲言在美國傳教,目的就是實現他的共產主義理想。

列寧 網絡圖片

因此,他的個人行為和他所創立的“人民聖殿教”社會,確實與曾經存在或仍存在於世的某些馬克思主義政黨領袖的所為和所謂馬克思主義的“社會主義社會”有諸多共同之處。

從美國到圭亞那

隨着人民聖殿教的不斷擴大,瓊斯巨大的個人財富和崇高的領袖地位使他日益驕縱。在此期間,瓊斯暴露了兩個嚴重的問題,這些問題使得他在美國民眾心中主張和平與仁愛的崇高形象受到了質疑。

對外,他請求官方批准他的教徒擁有武器,他認為很多教徒的生命安全正受威脅,所以有必要建立武裝的自衛組織。對內,他對教派中持不同意見的人施以酷刑,並以死相威脅。當有些教徒表示要退出組織時,瓊斯便迫害他們,一些人半夜被抓起來毒打。

在少數信眾離開教派後,一些醜聞開始曝光,包括瓊斯竊取信眾財產、假裝神跡治癒、嚴重處罰信眾。新聞界對此頗感興趣,先後發表文章要求當局進行調查。

1973年的冬天,在萊斯特批評人民聖殿教的報紙文章發表以及八名成員離開逃之後,瓊斯和他的一位親信準備了一個“立即行動”的應急計劃來回應員警和媒體的攻擊。

在瓊斯心中已醞釀多年的念頭又重新升起:要在一個不會對他進行監視的國家建立一個農業型人民公社。在1973年十月,人民聖殿的領導者們通過了在圭亞那建立一個鄉村公社的決議。

人民聖殿選擇圭亞那,主要是因為它的社會主義政治環境。前聖殿成員蒂姆‧卡特聲稱這個以英語為官方語言的南美洲社會主義國家有能力提供給聖殿教的黑人信徒一個和平的地方生活。

後來,圭亞那總理福布斯‧伯納姆表示,圭亞那吸引到瓊斯的原因可能是“他想要以合作社為基礎建立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並且這與他創建公社的想法相符合”。

1974年,瓊斯和人民聖殿教的教眾與圭亞那的政府官員一同抵達圭亞那西北部的一片區域。他們簽署了一份租約,讓瓊斯從圭亞那政府那裡獲得了一片超過3,800英畝的叢林土地。拿圭亞那當地的標準來說,這個地區位置偏遠,土壤貧瘠,最近的水源也距離約11公里路程。

瓊斯鎮的建立

瓊斯鎮

瓊斯鎮(Jonestown)是人民聖殿教的人民聖殿農業計劃(Peoples Temple Agricultural Project)的非正式的名稱,是吉姆‧瓊斯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一種農業型人民公社。

起初有500名成員參與了瓊斯鎮的建設,人民聖殿教不斷鼓勵其他教徒遷往正式名稱為“人民聖殿農業計劃”的瓊斯鎮。瓊斯將瓊斯鎮描繪為一個社會主義的天堂和逃離媒體監控的避難所,會變成一個人間天堂或完美的烏托邦。

為了獲得圭亞那政府的許可,瓊斯聲明他的信眾都是技藝純熟並且具有進步思想,同時他還展示了一份裝有50萬美元的信封並宣稱他會投資大部分圭亞那的教堂。瓊斯聲稱要把瓊斯鎮建設成為世界上最純粹的共產主義社會。像許多限制移民的社會主義國家例如蘇聯、古巴、朝鮮一樣,瓊斯不允許教徒擅自離開瓊斯鎮。

隨着瓊斯的到來,使瓊斯鎮的生活發生巨大的變化。先前開拓者們所看的從喬治城送來的娛樂電影被清除,取而代之的是由蘇聯大使館提供的蘇聯宣傳短片以及有關美國社會問題的紀錄片,例如美國老人的生活,越戰老兵為適應城市生活所做的種種努力之類的內容。

瓊斯建立了一個類似私人衛隊的組織,由30人組成,擁有武裝力量,必要時可以使用武器,可以對任何企圖反抗的人進行鎮壓。但凡有想要逃跑的人都會被瓊斯的衛隊抓住帶回營地,對他們的懲罰慘不忍睹。瓊斯的衛隊大施淫威,當眾拷打他們,殺一儆百。一些當地的圭亞那人,包括政府官員後來證實了殘酷的毆打和一種名為“酷刑洞”的井的存在,這種井是用來關押那些違反規章制度的孩子們的。

人民聖殿教成員在瓊斯鎮過着與外界隔絕、極其貧窮、沒有任何私人財產、沒有任何個人生活和思想空間、並且受瓊斯的武裝衛隊嚴密監控的集體生活。如果信徒被發現有叛教傾向,會被處以酷刑甚至處死。夫妻相聚必須報瓊斯批准,違犯者受嚴刑拷打併被捆綁示眾,而瓊斯卻過着權利不受約束和享有特供的生活:他以共產主義的名義,佔有信徒們的勞動成果,住在現代化設備應有盡有的豪華房間。

在共產主義的名義下,信徒被要求對教主瓊斯無限崇拜、無限忠誠和絕對服從。信徒們每天都要對照瓊斯的教導批評與自我批評;他可隨意強姦任何女信徒。

尋求移民

因為害怕自己的命令受到藐視,同時瓊斯不再信任圭亞那政府。他指使信徒向十餘個政府寫信,詢問移民政策。人民聖殿經常在喬治城會見蘇聯、朝鮮、南斯拉夫和古巴的大使。在與蘇聯的交涉中,他們廣泛地討論將人民聖殿遷往蘇聯的可能性,並將可能的地點寫進備忘錄。

沙龍‧阿莫斯、邁克爾‧普羅克斯以及其他聖殿成員在構想“圭亞那-朝鮮友好協會”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們主辦了兩場關於朝鮮領導人金日成革命性思想的研討會。

1978年10月2日,蘇聯駐圭亞那大使費奧多‧季莫菲耶夫在瓊斯鎮做了兩天訪問並發表了演說。在演說前,瓊斯聲明道:“多年以來,我們一直保持着公開而明確的立場:美國政府不是我們的母親,蘇聯才是我們精神的故土。”瓊斯鎮的信徒們報以持久而熱烈的歡呼聲和掌聲。

季莫菲耶夫在演講伊始表明蘇聯政府願意向這個美國和全世界第一個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社區致以最深切最誠摯的問候。隨後群眾再次報以熱烈掌聲。季莫菲耶夫還說道:“我祝福你們,親愛的同志們,祝你們正在從事的大事業取得成功。”

瑞恩調查團到訪

隨着時間的推移,瓊斯鎮的問題越來越多,部分聖殿成員開始逃亡,關注人民聖殿的親屬呼籲華盛頓對瓊斯鎮展開調查。1976年10月5日,人民聖殿前教徒鮑勃‧休斯頓被肢解的屍體在火車路軌附近被發現,在3天前他曾與前妻在電話中談論退出人民聖殿的事。北加利福尼亞國會議員里奧‧瑞恩宣布將要訪問瓊斯鎮,因為瑞恩是鮑勃‧休斯頓的父親的朋友。

1978年11月14日,瑞恩一行18人,包括政府官員、媒體代表以及關注的親屬的幾個成員乘飛機到達離瓊斯鎮240公里的圭亞那的喬治城。17日臨近中午,抵達瓊斯鎮10公里外的凱圖馬港機場。

在參訪的過程中,有好幾家人想要離開瓊斯鎮,並說“這裡簡直就是共產主義的集中營。”瓊斯非常害怕被曝光和揭露,一旦這裡的真相被世人所知,他所建立的共產主義公社就會毀滅。

隨後安排了他的親信和人民聖殿紅旅安全隊,在瑞恩調查團回凱圖馬港機場的路上和飛機上伏擊了他們。有幾秒鐘的射擊過程被NBC攝影師鮑勃‧布朗的電子新聞採集攝像機錄下。議員瑞恩、攝影師鮑勃‧布朗、攝像師葛列格‧羅賓遜、NBC記者唐‧哈里斯和聖殿逃亡者佩特里希亞‧帕克斯在數分鐘的槍擊中身亡。

集體謀殺

瓊斯自知罪責難逃,已經是窮途末路的瓊斯認為“一切都失敗了”,那天傍晚在大廳召開的集會。

集會開始前,助手準備了一個盛着飲料的金屬大桶,並向其中投放了安定、水合氯醛、氰化物和異丙嗪幾種藥物。一名信眾的答錄機更錄下了整個恐怖的過程,這段44分鐘長的錄音帶被稱作“死亡錄音帶”。

在“死亡錄音帶”的記錄中,瓊斯曾催促聖殿教成員實施“革命性自殺”。聖殿教之前就已經計劃和演習過這種“革命性自殺”,而根據瓊斯鎮逃亡者的說法,這一理論是:“你將名垂青史;你選擇了自己的道路,而拒絕資本主義並支持社會主義是你的義務。”

瓊斯命令他的信眾飲下摻有氰化物與鎮靜劑的果汁,那些抗拒這命令的人被射殺、勒死或被注射氰化物。根據逃脫的聖殿教成員奧戴爾‧羅德斯(Odell Rhodes)所說,第一個喝下毒藥的是魯萊塔‧保羅(Ruletta Paul)和她一歲大的孩子。一個去掉針頭的注射器被用於向嬰兒口中注入毒藥。

瓊斯來到人群之中以鼓勵他們喝下毒藥。瓊斯毀滅性格的演說、部分信眾瘋狂的呼號、為孩子求情的母親、隨着信眾毒發而漸漸轉弱的讚美歌歌聲與最後的死寂。瓊斯的屍體被發現在頭上有一處槍傷,體內亦有高劑量的藥物。

人民聖殿的遺產

美國的政府組織每月向瓊斯鎮的住民提供合計高達六萬五千美元的社會福利金,而這些錢都移交給了人民聖殿教的管理層。到1978年末,據估計人民聖殿的財產已達到了約兩千五百萬美元。

三名聖殿教的高層成員稱,他們是因為接受了一項任務才幸免於難。30歲的提姆‧卡特(Tim Carter)和20歲的邁克‧卡特(Mike Carter)兩兄弟,以及31歲的邁克‧普羅克斯接到了一件裝有55萬美金和13萬圭亞那貨幣的行李和一個信封,他們奉命要將這些東西送到位於喬治城的蘇聯駐圭亞那大使館。

這個信封包含兩個護照和三封說明信,其中第一封給蘇聯駐圭亞那大使費奧多‧季莫菲耶夫的信這樣寫道:

敬愛的季莫菲耶夫同志:

以下這封信是一份說明,有關我們想留給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的所有資產。這裡包含了幾封信件,可以指示銀行將現金支票寄送給您。我以人民聖殿的名義這樣做,是因為我們作為共產主義者,希望我們的財產能為幫助全世界受壓迫的人民作出貢獻,或者以任何您的決策團體認為合適的形式使用。

這些信件包含了一份賬戶清單,其中的餘額總計超過了七百三十萬美金,並將轉至蘇聯共產黨的名下。

結語

在中共對人民聖殿教的介紹中,刪除了與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相關的內容。把它完全描繪成孤立的個體信仰事件,從而任意栽贓、抹黑它想要打擊的信仰團體。殊不知這起事件恰恰是信仰了共產主義理論的瓊斯所製造的悲劇惡果―—見證了共產黨才是真正的邪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