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共利用他們愚弄中國三代人 你了解幾多?

——不可不講的紅朝「英雄」傳

雷鋒以做好事不留名著稱,但他的日記,以及後來的報道里,雷鋒做的每一樁好事,具體到時間、地點,一件不落。不僅有文字,還有配圖呢,雷鋒在其短短兩年的兵齡里,僅僅有案可查的照片就高達三百多張!平均每兩三天一張。上世紀80年代初,拍照留影,對於絕大多數中國人而言都係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艱苦樸素」的雷鋒不僅可以拍照當飯吃,竟然還有隨身攝影師,真不簡單。

紅朝“英雄”輩出,因篇幅有限,不能一一列出,本文僅舉幾例,以供參考。

一、關於雷鋒

雷鋒(1940年12月18日-1962年8月15日),原名雷正興,中國湖南省長沙市望城縣(今望城區雷鋒鎮)人。雷鋒一直被中國共產黨塑造成政治思想上緊隨共產黨,工作努力的革命象徵與模範,幾十年來,大陸媒體反覆宣傳“學雷鋒”,將其作為大陸人民學習的榜樣。

雷鋒以做好事不留名著稱,但他的日記,以及後來的報道里,雷鋒做的每一樁好事,具體到時間、地點,一件不落。

有人分析雷鋒做好事的模式。幹完後,人家問他,解放軍你係邊個啊。雷鋒講,俺不告訴你俺叫啥,但俺告訴你俺的部隊代號。所以,雪片般的感謝信就寄到了部隊領導嗰度。然後雷鋒自己呢,再一件件地將好事記在自己的日記本里。

不僅有文字,還有配圖呢,雷鋒在其短短兩年的兵齡里,僅僅有案可查的照片就高達三百多張!平均每兩三天一張。

不過,年紀在40以上的人,應該都有印象,直到上世紀80年代初,拍照留影,對於絕大多數中國人而言都係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艱苦樸素”的雷鋒不僅可以拍照當飯吃,竟然還有隨身攝影師,真不簡單。

大日間的,貌似不需要手電筒吧

雷鋒做“好事”的時候,攝影師係一定要在身邊的。

“我去撿大糞,初一初二那兩天我一共撿大糞600來斤。”(這次錄音報告以“一輩子學習毛著”為題收入《雷鋒全集》)

以最後這張為例,我們瞻仰一下雷鋒的“揀糞”事迹吧,遼寧過年期間正係寒冬季節,下午5點天黑,氣溫均在零下10幾度,絕大部分糞便係冰凍在地上的。“初一初二那兩天我一共撿大糞600來斤”,那麼雷鋒每走11步就有一砣糞便!

這樣看來,雷鋒係住在糞堆里啊,不過,這不能怪他,邊個讓他係任“黨”搬的“一塊磚”呢。

二、草原小姐妹

“黨”的官方講法係:蒙古族少女龍梅和玉榮,為生產隊放羊時遭遇暴風雪,為不使生產隊遭受損失,兩人始終追趕羊群,直至暈倒在雪地里。因為嚴重凍傷,二人都做了不同程度的截肢。由於她們的英勇事迹,被譽為“草原英雄小姐妹”。

據當時採訪過“草原小姐妹”龍梅、玉榮及其他當事人的陳弘莘記者透露,真實情況係:龍梅、玉榮的父親那天跑出去喝酒,把羊交給兩個小孩看管,結果造成孩子被凍殘的悲劇,而真正救龍梅的係一位被下放到當地的“右派”。他當時正好去車站送兒子上車。回家路上,風雪很大,他遠遠看見有一大群羊和一個步履蹣跚的女孩。十一歲的龍梅此時已神志不清,無意識地跟着羊群走。那人把龍梅抱到車站辦公室,站里的人又用手搖電話通知尋找玉榮。九歲的玉榮已凍僵倒在山坡上,被一個扳道工發現救起。

這係悲劇故事。然而,因為黨的政治宣傳和階級教育需要,小姐妹搖身一變居然成了風雪中勇救公社羊群的“英雄”,其事迹一下子風傳全國。黨好驚真相敗露,就將嗰個好心的“右派”送進監獄。罪名係:想強姦龍梅和偷公社的羊。龍梅在隨後的萬人批鬥大會上聲色俱厲地指控了他的“罪行”,而玉榮卻選擇沉默。當時所有知情者怕被打成反革命都不敢站出來講真話。

三、《高玉寶》筆下的“周扒皮”與“半夜雞叫”

地主“周扒皮”與“半夜雞叫”故事在中國家喻戶曉,它出自《高玉寶》自傳體小講,其故事還被選進小學課本,一直成為號召人們仇恨“萬惡舊社會”的典範。文中描寫的“周扒皮”,每天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半夜假裝雞叫、催促長工到地里幹活。

但係,人們只要稍稍用常理去推敲,就會對這個“半夜雞叫”的真實性產生懷疑:在那四周漆黑一團的農田裡,地主能指望長工做乜嘢農活?你要係地主,你會希望長工在黑夜裡去糟踐你的莊稼地嗎?

一位早年在大連新聞單位供職的退休記者寫了一篇文章,解開了人們心中疑問。他講:“我那時擔任農村部記者,有機會到高玉寶的家鄉採訪,當時高玉寶所寫的嗰個周扒皮原型的地主已死去多年。但他的後代在農村境遇非常凄慘,成日被人叫作‘地主崽子’。當時陪同我一起採訪的鄉幹部還幫我揾到了村裡幾位年紀大的老人,以滿足我了解《高玉寶》這部小講創作過程中的啲細節的願望。結果當時的交談大出我的預料,《高玉寶》中的周扒皮根本就係杜撰的,‘半夜雞叫’根本就係連影都沒有的事。”

四、關於邱少雲與董存瑞

“黨”給我們看的教課書上講:聯合國軍“向邱少雲潛伏地發射燃燒彈,其中一發落在他潛伏點附近,火勢蔓延到他身上,雖然邱少雲身後就係一條水溝,但邱少云為了不暴露部隊埋伏的地點,他忍受着劇痛,紋絲不動,直到犧牲”。

但係,邱少雲所在部隊1排排長的曾紀有講:“我們在半山腰,哪來水溝,有水溝,在那麼冷的冬天也沒有水。”

當年《人民日報》報道文章講邱少雲身上背着爆破筒,可係,全身武裝的邱被烈火燒死了,可邱身上攜帶的彈藥(如手榴彈、爆破筒)卻沒引爆,看來那也係一場“偽火”。另外,邱埋伏的地點距敵人只有60多米,能聽到敵人講話和咳嗽聲。烈火在邱身上燃燒半個多小時,他周圍的草全都燒光了,可居高臨下的敵人居然在大日間里看不到邱燒焦的身軀(不知道這些人係咪都有色盲)。

講起邱少雲,順便提一提董存瑞。

“黨”的講法大約係這樣的,1948年5月25日,“解放”軍攻打國軍駐守的隆化縣城,衝鋒時,遭到一個橋型暗堡的猛烈火力封鎖。董存瑞便抱起炸藥包,沖至橋下,發現地面過高,沒有地方可以放炸藥包。董存瑞便用左手托起炸藥包,右手拉燃導火索,向著衝鋒的隊伍高喊:“同志們,趴下,快趴下”,與暗堡同歸於盡。部隊黨委授予他“戰鬥英雄”、“模範共產黨員”稱號。在河北隆化縣北郊,董存瑞的紀念碑上刻着朱德題詞:“捨身為國,永垂不朽。”

但係,1954年電影《董存瑞》的導演郭維在2006年7月出版的《大眾電影》第8期發表了題為《〈董存瑞〉:“真實”創造的經典》的訪問記,84歲的郭維在文章中強調:“沒有人親眼看見董存瑞托起炸藥包的情景。”幾天後,8月19日,在央視電視專題片《電影傳奇——董存瑞》中,接受訪問的郭維證明“董存瑞的英勇獻身”係事後推測出來的:“以後怎麼知道、確定他(董存瑞)係托着炸藥包炸的呢?最後有人建議挖這個橋底下。結果最後挖到一定深度的時候,挖出一個襪底來,就係董存瑞媳婦給董存瑞縫的。班裡的同志都知道,這係董存瑞的襪底。咁確定這係董存瑞……”

當然,董存瑞在那場戰鬥中係死了,但係據後來的資料披露,嗰個暗堡中陣亡的幾名國軍官兵,係在抗日戰爭中立過功、得過勳章的,所以,董不過係“捨身為黨”而已。

五、其他

劉學保“捨生護橋事件”,發生在1967年。而今40以上的不少人可能知道。他當年的事迹,編入小學語文課本,出版了連環畫,對小學生和全體人民進行英雄主義和階級鬥爭的教育。

故事講,劉學保係甘肅永登一個部隊的戰士,當他發現一個叫李世白的階級敵人情況異常後,就尾隨他,原來階級敵人要去炸毀一座橋樑。炸藥包已經點燃,千鈞一髮,劉學保顧不得許多,就與階級敵人奮力搏鬥,殺死了他。然後,抱起炸藥包扔出去,但係炸藥包已經爆炸,劉學保倒在血泊之中。等他醒來的時候,他問的第一句話就係問大橋保住沒有,而他失去了一條胳膊。

這個“英雄事迹”聽着就不靠譜,當時就受到人們的質疑,但係“黨”豎立英雄模範愚弄人民的政治需要,使得質疑這個案子的人也受到打擊迫害。多年後,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原來,劉學保為了爭當英雄,竟然不惜殺死李少白,自殘手臂,製造虛假爆炸案件,不但唔係咩英雄,而係一個兇殘的殺人犯。

但係劉學保的這種變態心理係如何形成的呢?《炎黃春秋》前主編盧弘在《“文革”中的“英雄”係怎樣塑造出來的?》一文中講,“劉學保實際上係在包括軍報在內的輿論工具的宣傳蠱惑和煽動教唆下,從一個廿來歲的普通戰士,變成了殺人兇犯和政治騙子的”,盧弘列舉了王傑、劉英俊、蔡永祥等黨為政治宣傳的需要而製造的虛假典型,這種宣傳對於年輕人的蠱惑毒害十分嚴重,終於讓劉學保這樣的英雄崇拜者走上前台,以殺人和自殘來實現心中的英雄夢。

國產電視劇《鐵道游擊隊》,根據劇情需要,游擊隊隊長必須在全劇結束時犧牲。可係作為游擊隊隊長原型的賈德老人不服,認為自己沒死,要求劇片組賠償名譽和精神雙損失。

賈德老人也許永遠也想不通,“英雄”其實係根據“黨”的需要而奠基起來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