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吳祚來:新長征路上 習中央被財閥圍獵?

這些資本大鱷或超級企業家們,圍獵高層權力係真,講他們要謀取中共最高權力,甚至顛覆中共,這個有點言過其實,他們係中共腐敗土壤上的惡之花,他們最喜歡並依賴中共的政制,只有獨裁的政制,他們才有巨大的掠奪財富的空間,他們不會致力於「政變」中共,他們的存在,只係讓中共不安,甚至會掏空中共,使中共成為這些資本大鱷的高級打工者。

舊長征路上,紅軍圍獵土豪、財主,以獲得經濟支撐;新長征路上,中共又開始了對土豪與財閥的圍獵,而這樣的獵捕,在薄熙來主政重慶時,已演練過一次了。

一、習近平為咩重提新長征

2016年10月21日,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大會上,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強調,弘揚偉大長征精神。習認為回顧長征中的每一個生死關頭,中國共產黨都展示出強大的“挽狂瀾於既倒”、扭轉乾坤能力。

習上任之初,第一場公開亮相係在中國國家博物館,率七常委參觀近代史展覽,其講演的主旨係,近代以降,中國衰落,所以復興中國,係中國夢。現在,習當政快滿一屆,習面臨的問題係突破重圍,解決面臨的困境。怎麼解決呢,就係發揚中共的長征精神,倡導黨的絕對領導,黨員幹部自覺的紀律,對百姓秋毫無犯。

顯然,宏大的政治敘事無解於中國具體的政治問題,習面臨多重焦慮,近年先係高調警告,黨內有陰謀家、野心家,這個問題要跟全黨講清楚。現在,話鋒一轉,高官的矛頭開始指向“經濟政變”,經濟領域裏的資本大鱷由於已然做大,開始影響國家政治,所以,官方開始發出警告,認為這係危險之舉,肖建華從香港被拘傳到北京,因此具體風向標意義。

習近平能依靠咩政治力量呢?還係回到毛澤東的長征思維,就係建立強大的黨系力量,讓政治統帥一切,讓黨領導一切,黨政一體,似乎係解決中國問題的唯一路徑。

長征之時黨的領導,就係把黨組織建在連隊上,而現在已建到了村莊上,甚至民間組織、公司、律師事務所,都要建立黨團組織,以便於政治控制。自由的社會係一個開放發展的社會,而以維穩為目標的社會,必須係一個黨治的社會,甚至會係一個警察國家,唔係依法治國,而係依警治國。

中共一直致力於改造人性,毛時代係想改造整個國家的人性,要求人民大公無私,現在中共退而求其次,要改造幹部的人性,要求黨員幹部按中共新公布的紀律條例管控自己,所謂從嚴治黨,遵守中共的政治與工作、生活紀律,一直都有“嚴格”要求,但總係會刮上一陣風,最後回到新一輪嚴治嚴管。為咩?因為中共自己管治自己,從來沒有想過通過公權分立,來制約公權力,沒有外部獨立的監督,沒有自由的媒體,更沒有政治競爭,其腐敗係必然的。

習近平還提到對百姓的秋毫無犯,當年的長征,中共數以萬計的幹部軍人生活費用從哪裡來?打土豪得來,土豪就係農村當時先富起來的人,他們獲得的財富多係世世代代經營積累的財產,一夜之間就被紅軍掃蕩充共,紅軍的打土豪方式與行為,給所過之地均係災難性的,中共一直沒的反思與懺悔。當然,中共也不可能懺悔,因為後來的“解放區”土改,以及最後的農民土地收歸集體與國家所有,均係這一革命思維的結果,共產黨一直致力於“共他人之產”,對他人財富的強行共有係其發展之道,也係謀財生存之術。

由於官場腐敗,加之黨系精神渙散,習中央感受到某種威脅或沒有行動力,所以重提新長征,也係感受到了政治危機。

二、權貴聯盟係中共崛起的腐敗力量源泉

重慶薄熙來事變以來,中共進入大分裂、大清洗時代,近年查處的腐敗案件動輒數億、數以十億甚至更巨大,以至於有關部門都不敢公之於世,以免造成巨大的負面影響。因為清洗政敵,加之大面積打擊腐敗,造成中共內部普遍的墮性對抗,人心浮散,當政敵被清洗,當軍頭被內部處置,當各個異已的政治山頭多被平整,財閥問題開始浮出水面,中共突然意識到問題嚴重性,不亞於當年各路軍閥對中共的圍堵。

習近平因此何用一句術語:圍獵,強調中共各級官員唔好被財閥圍獵。

但習中央應該意識到,財閥唔係一天養大的,鄧小平提出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就註定會出現財閥。

而六四屠城之後,陳雲講,還係自己孩子放心,中共高層一家一個或二名副部級上位,李鵬的女兒與兒子,就係這樣得到國企高管位置的。而這些人用自己手中權力尋租,可以得到上方寶劍的庇護,所以通行無阻。

這就註定財閥與最高權力當局的血親盟友關係,特別係與紅二代的盟友關係。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理論,資本家可以入黨,可以參政議政,讓權力與財力形成合法的聯合,從曖昧到公開,讓有錢人與有權人進入人大與政協,形成強勢的體制性力量,驅動中國經濟崛起,江時代可以講係權貴聯盟的蜜月期。胡溫時代繼續,甚至讓私人老闆進入中共黨校培訓,中共黨校本係各級官員的政治派對與勾兌的合法場所,再加上私營老闆加入,權貴勢力就更加肆無忌憚,在中共多個高層平台展開合作。

權貴資本主義獲得黃金廿年,鄧時代係一個鋪墊,江、胡廿年,係發展強大,不僅做大了國家經濟泡沫,同時做大了權貴經濟與同盟。

三、權貴開始功高蓋主,主子不答應了

在肖建華事件之前,郭文貴與李友的鬥爭,曝光了體制內權貴勾結的許多內幕,當郭文貴曝光更多的黑幕之時,郭文貴口中卻有一位高層“老領導”在某種程度上仍然在對他施加影響,郭、李事件,涉及到多位副部級官員,特別係國家安全部副部長,甚至指涉到令計劃、李源潮,幕後還有沒有更高層的領導人被捲入,暫不得而知。

這些大鱷級的企業家或金融巨頭,都係在二卅年之間,瘋狂崛起,少則幾百個億人民幣資產,多則能控制上萬億人民幣財富,這不僅係富可敵國,更係因富而成為黨國的敵對勢力。如果沒有看不見的高層權力之手在背後支持,人們很難想像,一個四五十歲的年輕企業家(白手起家),能如此呼風喚雨,創造財富神話。

這些資本大鱷或超級企業家們,圍獵高層權力係真,講他們要謀取中共最高權力,甚至顛覆中共,這個有點言過其實,他們係中共腐敗土壤上的惡之花,他們最喜歡並依賴中共的政制,只有獨裁的政制,他們才有巨大的掠奪財富的空間,他們不會致力於“政變”中共,他們的存在,只係讓中共不安,甚至會掏空中共,使中共成為這些資本大鱷的高級打工者。

習當政之初,所謂習李新政,一係想通過創新創業,來激活全民經濟活力,二係想通過股市融資,而唔係通過繼續刺激房地產或濫印鈔票,來使泡沫經濟軟着陸。

但體制內的力量與資本大鱷們,利用自己的信息渠道與金融操盤,將股民與國家補倉的巨額金錢攬入手中,股民與國庫均蒙受巨額損失,儘管中共抓了啲高層,但仍然搵唔到操縱的源頭。這場股災,使習李新政遭受重創,甚至係一次金融破產。現在我們看到,習李仍然在等而下之沿用房地產與印鈔之術,挽救黨國經濟,並通過限制兌換外幣,以及控制境內資產對外投資,使中國泡沫不至於影響世界,造成人民幣盧布化或信譽破產。

現在習與中共高層能夠整肅的,也不過係郭文貴、肖建華這樣的所謂資本大鱷,並沒有觸及重量級的官二代與紅二代。

中共真正要突圍的,係自己的意識形態與黨政一體的極權體制,想靠極權發展自由的市場經濟,又想不腐敗而永遠穩定,世界上不存在這樣的邏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