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王婆成功轉型做「小三勸退師」 欲上市

余東海肆世:對於徐曉冬的挑釁,傳統武術界真正的大師,完全可以通過公開、公正的擂台賽堂堂正正地教訓之。其它非武術手段的還擊,包括恫疑虛喝,叫罵威脅,以眾擊寡的圍攻,訴諸權力的封殺,都係很無禮甚至下流的。這樣搞法,結果可以套用一句古話:世無英雄,遂使豎子成名。

blumengirl1:一個出身律師世家的女子在土共的朝代竟淪落至此。她沒有才華嗎?曾經係北京市長的秘書。她沒有良好的教育嗎?最早在法律系攻讀。祖輩曾經在寸土寸金的趙登禹路有一個四合院,現在卻這番境遇,頭無片瓦。無良草根紛紛崛起,靠着和權利苟且,快速搶奪着太多倪玉蘭這樣人的財富,剝奪他們的命運。

liu_xiaoyuan:據悉,身患癌症的蘇州戈覺平,在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六個月後,近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他妻子陸國英在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六個月則被取保候審釋放。因為房屋被強拆,多年來,戈覺平夫婦一直在上訪和訴訟,我曾代理過他家房屋被強拆引發的刑事附帶民事案。

月光博客:我覺得《人民的名義》的結尾有些不符合邏輯,祁同偉係咩人啊?戶籍、身份證、護照都歸祁同偉管,祁同偉如果沒有7、8張身份證、戶口本、護照,那係很不正常的,事敗後,他最大的可能性係走自己的特殊通道捲款外逃,伺機東山再起,而唔係跑到孤鷹嶺坐以待斃。

王志安:徐曉冬倒下了!他原本贏得了一場比武,可以藉機揭開這個行業存在已久的潛規則,但係,因為他的魯莽,被迅速擊倒。他還沒有來得及穿上行頭登上第二場比武的現場,就倒下了。他雖然贏得了一場比武,卻輸掉了整個打假。

zhanglifan:【武林高手?】我以前在VOA時事大家談節目中談過,保個人權力和一黨政權同等重要。權斗係在一個朽爛的擂台打擂,既要擊倒對手,又不能讓檯子坍塌,這隻有武林高手才能辦到。

【“邊個掙的錢多邊個的功夫就高”】華西都市報:記者探訪太極發源地河南溫縣陳家溝。如今的陳家溝,拳館林立,祖祠高聳,一大片與太極相關的產業欣欣向榮,就連村內的理髮店都係“太極理髮”。據介紹,整個村子共有400多個教拳的老師,家庭武校更係數不勝數。然而,作為陳氏家族理事會的主任,陳畢華在看到這種情況後,只係無奈地搖搖頭。陳老先生表示,如今所謂的太極宗師多係自封,“陳家收徒,要往祖上查三代,身家不清白的,不會傳給他真功夫。”自稱陳氏第十九世世孫的陳明德老人告訴記者,“現在的陳家溝早唔係以前了,邊個都覺得自己的功夫好,邊個掙的錢多邊個的功夫就高。”——徐曉冬並沒否定傳統武術,他只係在打假,然後影響到啲人的利益,於是就被黑掉了。

成都商報:以武術“打假”名義的搏擊狂人徐曉冬,5月4日還在直播中痛哭流涕,抱怨武協不作為,自己被什剎海體校除名。然而,北京市什剎海體育運動學校透露,上世紀90年代徐曉冬只在什剎海培訓中心培訓過兩年,這種培訓只需自己花錢,不會通過考試。徐曉冬也一直沒有進入體校的專業隊,更唔係學校的教練員。徐曉冬的簡歷稱其為“國家特級教練員”,但武協相關人員稱從來沒有“國家特級教練員”這一職稱。

五嶽散人:有個挺好玩兒的事兒。徐曉冬被人扒參賽經歷、習武經歷,以此證明他不咋地。然後這個不咋地的半職業選手把上過央視、號稱太極大師的給辦了。不覺得這事兒挺好笑么?

清華池一級搓泥工:一個業餘的造假的不入流的混混打得你們中國武林噤若寒蟬,你們這係噁心邊個啊?你們這些騙子媒體就係想幫騙子也要注意提高點智商好不好?

梨視頻:近日,在遼寧瀋陽,突然出現一夥乞討者,他們有人躺在烈日下一動不動,有人在一旁哭天嚎地。在追問下,乞討者承認,自己其實不窮,不僅有兩套二層樓房還有車。兩處樓房,一處花了三萬多,一處花了十幾萬,“要的錢佔了一大部分。”

tengbiao: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與北京一起,推動親中議程,打壓西方校園的反華言論。在哥大,該組織動員學生抵制一個關於中國侵犯人權的演講。其成員有少數被指為間諜。林培瑞講,CSSA監視中國學生的不愛國言論,“幾乎所有中國學生都知道自己的言行可能會被彙報”。-紐約時報今日頭版

【“勸退小三”公司欲上市受挫董事長:業務很好不上也行】南方都市報:該公司提供相關諮詢收費的標準講明係不低於1000元/小時,其中資深專家的收費達3000元/小時。網站顯示,公司擅長勸退各種類型的第三者,如日久生情並長期同居的"感情型";為了錢糾纏配偶並擾亂生活的"金錢型"…根據披露信息,該公司2016年1-10月的營業收入達1767.80萬元,凈利潤415.24萬元。"新三板"圍繞該公司係否存在侵權或者違規調查行為、合法合規經營、係否存在違反公序良俗的情形和相關風險等問題兩次提出質疑。

solomon_wzs:看過一個故事,一富商想回饋家鄉,打算在家鄉挖個水塘方便鄉親灌溉打水用水。家鄉里有兩條村,選址時就鬧了一架,後來一條村的人在水塘里養魚,另一條村的人看不順眼,把魚毒死了,又鬧了一架,再後來有小孩到水塘游泳淹死了,又鬧了一番。富商不想再管這些破事,就把水塘填了,兩條村重歸於平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