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震驚全美童星虐殺案:她死後 親人被輿論判死刑

這個小女孩叫JonBenet Ramsey,長相甜美的她曾經是一個小童星,還獲得過美國小女孩選美冠軍,她和家人一起生活在美國科羅拉多州。

她出生在一個富足溫暖,受過良好教育的家庭,媽媽當過選美比賽冠軍,父親是一家計算機公司的CEO,家裡還有一個比她大3歲的哥哥。

但是這個小女孩剛剛開始的人生,在1996年12月26日那天,戛然而止。

那天,JonBenet的媽媽剛起床準備給一家人準備早餐,居然發現了一封勒索信。信上綁匪要求他們交出11萬8千美金的贖金,否則就要殺了那個小女孩。驚慌失措的媽媽搖醒了丈夫,兩人趕忙打電話報了警。但警察進行了一番簡單的搜查以後,以沒有找到外人闖入痕迹的理由匆匆離開。

失去了警方幫助,JonBenet的家人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努力尋找女兒的下落。筋疲力竭地搜尋了8個小時以後,JonBenet的父親和友人竟然在自家的地下酒窖中,發現了被毯子裹住的小女孩。她的脖子上有勒痕,嘴上貼着膠布,衣衫不整,頭部看上去受到了撞擊,頭骨嚴重損傷。警方再次來到家中,他們封鎖了現場,進行搜證工作。在現場發現了大量的血跡,還從女孩的指甲縫中提取到了皮屑。

屍檢報告顯示,小女孩在死前遭受到過毆打和性侵,死因是“顱腦損傷伴窒息”。

不久之後,警方公布了他們掌握的部分證據,而這些證據把矛頭全指向了JonBenet的父母。首先,警方認為那封長達兩頁半的勒索信的字跡,與女孩母親字跡很相似。鄰居也反映,夜裡曾聽到女孩子的叫聲,但她的父母卻沒有聽到。媒體報道了這些情況後,越來越多的人認為JonBenet就是被她父母或者9歲的哥哥給殺了,一時間謠言四起。

有人說,大概因為那天晚上JonBenet尿床了,母親發現後,憤怒的毆打了她,因為失手將孩子打死,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行,才假裝了綁架案的發生。有人說,JonBenet的父親一直都在侵犯他的女兒,在聖誕那天,不小心就把女兒殺死了。小女孩9歲的哥哥也沒有被放過,他們說,她哥哥一直都嫉妒妹妹得到了大家的寵愛,又在電視上面出盡風頭,憤怒之下就殺死了妹妹。甚至連她的爺爺奶奶也被捲入其中。

而事實上,那些證據都站不住腳,於是警方沒有起訴她的家人。但媒體已經給他們判了刑,似乎所有人都認定,兇手就藏在小女孩的至親之中。因為缺乏關鍵性證據,JonBenet的死成了不解之謎。她的家人,不得不背負起種種罵名,生活下去。

直到2003年,科技鑒定技術的發展,法醫在女孩內褲中提取了足夠的DNA樣本。警方將樣本與JonBenet的父母,哥哥的DNA進行了比對,發現都不匹配,這份DNA屬於一個未知男性。這個發現,終於洗刷了JonBenet一家人的嫌疑,曾經信誓旦旦說他們是兇手的媒體們,為之前的報道做了簡單的道歉。

但那時候已經沒人在乎真相到底是什麼了。2006年,JonBenet的母親在世人的猜忌和攻擊中,離開了這個世界。而恰好在兩個月後,這個案件再次回到了人們的視野中,一個叫John Karr的男人被指控是謀殺JonBenet的兇手在泰國曼谷被逮捕。

此人曾經匿名向科羅拉多州大學的一位教授發送了郵件,極力傾訴自己對JonBenet的愛意,還表示自己一直在關注着案情的發展。

這位教授參與過JonBenet案件的調查。這份奇怪的郵件引起了他的注意,果斷通知了警方。警方以郵件為突破口,順藤摸瓜逮捕了該男子。在被押送回國後,根據警方調查,此人是個戀童癖。在審問中,他供認是他把JonBenet拖到了地窖,也曾經強姦過那個小女孩,但他並沒有殺她。

然而之後,檢方在進行DNA比對時,發現他的DNA和現場提取的DNA並不相符。。。2016年,在JonBenet去世20年之後,一名叫Ollie Gray的私家偵探,又向媒體提出了另一個重大嫌疑人。

Gray是當年Ramsey家雇的私家偵探。他說,雖然早就不給他們家幹了,但他這些年卻沒放棄對這個案件的調查。他提出的嫌犯叫Michael Helgoth,案件發生時26歲,家裡在市郊開個垃圾場。

據Helgoth的同事說,在案件發生之前一個月,他說他馬上就要干一票大的,能賺5萬美元。他還說,“不知道砸碎一個人的頭骨會是什麼感受。”這些話,回過頭來聽確實很詭異。就在JonBenet被謀殺後不到兩個月,Helgoth就死了。從案發現場來看,是一起偽造自殺的謀殺案件。不管是自殺還是他殺,對這個案件都沒什麼實質性的幫助。因為經檢測發現,Helgoth的DNA和JonBenet現場提取的DNA也完全不符。。。雖然推測不斷,JonBenet的死至今仍然是個謎。

但這個案件最讓人難過的不僅是JonBenet的死,還有媒體和大眾憑藉著警方公布的不足的證據而對JonBenet家人們的非難。

直到2008年7月29日,警方才徹底的將JonBenet的家人嫌疑解除。這個時候,距離JonBenet死亡已經11年了,她的母親也去世2年了。長時間以來,家人們不僅生活在失去JonBenet的悲痛之中,警方的無為加上媒體群眾的輿論,對這個家庭造成了無比殘酷的二次傷害。

案件發生到現在,JonBenet的哥哥Burke一直竭力躲避媒體的關注。

但在2016年10月,他以誹謗罪起訴了一位叫Werner Spitz病理學專家,要求他賠償15億美元。

這位病理學家,在CBS的一檔節目上信心滿滿地說,他判定JonBenet當年只有9歲的哥哥Burke,就是殺死她的兇手。。。

就在前兩天,Netflix又出了個迷你劇,還是講這個案子。。。

JonBenet死去了20年,世界卻還在變着花樣的“消費”這個小童星,挺讓人心疼。曾經美滿的家庭,也被這個至今無解的悲劇搞得支離破碎。 JonBenet的爸爸說,對於案件他已無話可說,只想給有着同樣遭遇的後來人一句忠告,“當重大的悲劇發生在你身上,讓你的人生暫停,把存摺交給可靠的朋友。不要做任何重大決定,因為你沒辦法做理智的決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北美留學生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