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這個傳奇的「單身媽媽」 給吳綺莉上了生動的一課

吳綺莉和“小龍女”又上了頭條,這次是說,女兒看到媽媽崩潰大喊,導致醫院封閉一層樓。

這兩年來,家庭倫理狗血大劇真是愈演愈烈,主角不再是性感又個性的隱退女星和樸素又乖仔的女兒,而是寂寞頹廢的單親媽媽和倔強叛逆的早熟少女。

還有很多港媒會在文章中虧上“小龍女”兩句:中性打扮,性取向成謎……

▲吳綺莉與女兒

有一個性感嫵媚、追求者眾的媽媽,對於女兒來說,原來並不一定是件積極的事情啊!

▲吳綺莉與成龍最有名的合影

看了這些,卻讓我想到了另一對母女:姚煒和趙式芝。這對母女的故事完全不亞於吳綺莉和小龍女。

▲姚煒(右)和趙式芝(左)

姚煒和吳綺莉有太多相似之處:同是性感女星,祖籍上海出道香港,愛上花心大佬未婚懷孕,因為“賭氣”做了單親媽媽,對女兒異常嚴格。

而趙式芝和吳卓林呢,都有一個美麗要強的母親,一個負心漢不負責任的父親,少年叛逆,只交女友不喜男性,對母親大約都有些愛恨交加,想要向男孩子一般保護她,又渴望逃離她的束縛。

吳綺莉母女或許應該看一看這一對,說不定能找到戰勝自己的心魔、跨越誤解的途徑。

▲姚煒和女兒趙式芝、兒子合影

姚煒的名字在今天聽起來很陌生,可若是說《金大班最後的一夜》則無人不知。

▲《金大班的最後一夜》

姚煒正是白先勇欽點、最早的“金大班”,後來劉曉慶都要問她取經,甚至還要被她挑剔演技不到位。這位“金大班”這些年已鮮有露面,反而因女兒趙式芝的同性戀情而登上版面。

▲趙式芝(右)與同性戀人楊茹芯

說到這,你應該能想起來,趙式芝就是“風流船王出10億招婿”新聞的女主角。

▲趙式芝與號稱“香港第一玩家”的父親趙世曾

只是新聞里我們只知道有這樣一個風流“萬人斬”的父親,令女兒對男性感到失望,卻不知對婚姻、異性以及自我的認知,更多是出自母親。

▼從貧民窟到結緣豪門

苦出身的她,終究成不了灰姑娘

帶着私生女兒做單親媽媽,姚煒一開始比吳綺莉有更多的不易,她不僅沒有富有的老媽,甚至娘家的弟妹也是靠她一手支撐大的。

姚煒出生於五十年代的上海,小時候家裡窮,窮到什麼程度?一家六口吃飯都成問題,爸媽到香港謀生計,把她和弟妹寄養在舅父家裡。

有一次姚煒看到米缸沒有米,於是到舅母的米缸拿,怎料舅母發現後把她抓到警局。

然而歪打正着,因着這次事件,她和弟妹竟然很快獲得批准到香港與父母團聚。

到香港與媽媽見面,媽媽帶他們到了一酒家點了一碟面,他們四姊弟把面很快吃完後,還爭着去舔那隻碟。

▲張艾嘉、姚煒《海上花》

“吃完後當我抬頭看到媽媽時,才發現她在流淚。那時我還不知道媽媽為什麼哭,後來才知道我們的家只有一百呎,而且就只有一張床。媽媽原想多點一碟菜給我們吃,但她真的沒有錢。”

不久後,媽媽因病離世,臨終前把弟妹都交託給姚煒照顧。於是姚煒小小年紀就兼負母職,煮飯和照顧弟妹們,漸漸養成了大家姐的風範。

姚煒的父親是個裁縫,小時候她會幫忙幹活,把珠片釘在衣服上。

▲姚煒雜誌資料(右側)

有一天她想到,如果能把衣服拿到舞廳的後台賣給那些歌星,或者可以賺到更多的錢。於是,她小小年紀便就經常出入歌廳,去多了又聽見這些歌手說跟老師學唱歌,她又想,如果自己也跟老師學唱歌,說不定他可以介紹更多的學生做衣服。這樣無心插柳柳成蔭,姚煒就開始跟老師學唱歌。

▲姚煒在《金大班的最後一夜》中的表演傳神,應該是源於這段生活經歷

一次有一位學生因病不能上台,老師就推薦姚煒代唱。在這次的演出中姚煒得到經理的賞識,從此就踏上舞台成了歌星。

▲姚煒唱片封面

入行後,姚煒簽過麗的和寶麗金唱片,又曾在台北大歌壇駐唱2年。後來正是因這一段經歷,才能有經典的“金大班”形象,不過這是後話。

1977年,20出頭的姚煒結識41歲的船王三公子趙世曾,兩年後生下女兒趙式芝。

然而,未婚生女並沒有敲開豪門的大門,因她碰上的這位,是號稱“香港第一玩家”的花花公子,他壓根就沒有想過要結婚。

▲姚煒、趙世曾、趙式芝

趙世曾的父親是“香港四大船王”之一的趙從衍,當年“華光航運”的名號在整個航運界都是金字招牌。即使到了現在,趙氏家族的航運王國依然舉足輕重。

當她大着肚子站在他面前,那個女友無數的男人卻質問“這孩子是我的嗎?”向來倔強的姚煒哪裡受的了?1979年,她生下女兒就與趙世曾分手了。“他總以為所有女人在他身邊都是為了錢,所以我決定什麼都不要,抱着女兒離開,搬到父親的廉租屋住。”

▼為爭一口氣

她變身為“非一般的惡媽”

姚煒心裏有自己的驕傲,被情傷了心,她選擇演戲賺錢撫養女兒。

她簽約TVB,拍劇又拍電影,演過《勢不兩立》《海上花》《赤裸羔羊》等等,卻仍不怎麼紅,直到1984年遇到了“金大班”。

▲《赤裸羔羊》

當年白先勇為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親自挑演員,花了不少時間甄選女主角,當時幾個當紅藝人包括鍾楚紅在內都是考慮人選,但白先勇總覺得美中不足,鍾楚紅當然可以演舞女,但要她演金大班就少了那點滄桑感。

▲《金大班的最後一夜》

後來他無意間看到姚煒在電影《夜來香》穿上旗袍的造型,立刻拍了板。這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投資方還心急火燎地表示她是“票房毒藥”,好在有白先勇的堅持,姚煒也憑入木三分的演繹證明了自己。

而姚煒忙着拍戲工作,賺錢辛苦卻無法給到女兒及時的關照,另一方面又對她嚴厲得粗暴。

據說當年她被港媒叫作“非一般的惡媽”。趙式芝孩提時不懂規矩,見面不肯叫長輩,便遭到母親當眾掌摑。式芝看卡通片,姚煒也要開罵:“你為什麼不讀書!媽媽那麼辛苦在養你!”

▲《海上花》

及至女兒成人以後,姚煒看到報紙周刊上有她的負面報道、不適宜的照片,仍要動怒。有次吵得凶,式芝氣道:“如果我影響了你的形象,那麼真對不起。”姚煒回敬:“你不是影響了我的形象,你是影響了我女兒的形象!”

如同當初負氣分手,她在女兒身上寄予了超高的希望,要“給她爸爸知道我教女是教得好好的,所以每一次教導她時,都是用很嚴厲的方法。”

▲《海上花》宣傳照

而趙式芝呢,一如媽媽倔強又強硬,甚至像個男孩般,從小就不喜歡女孩的裙子和娃娃,還認為自己要保護媽媽。直到16歲那年,從英國回港後,她告訴媽媽,自己喜歡女孩,喜歡同性。

姚煒聽罷如同晴天霹靂,激動到用頭撞牆。

▲趙式芝與同性戀人楊茹芯

雖然身在娛樂圈,見過種種男歡女愛,卻仍然很難接受女兒是同性戀,而且,還是這樣一個寄予厚望的女兒。

▼母女連心

敵對-冷漠-愛與寬恕

許多年後,面對女兒公開出櫃的事實,姚煒開始反思自己:懷孕大約到了四五個月,姚煒發覺趙世曾的不忠,她很失望,也不想要這孩子。不單在懷胎期,甚至到女兒長大了,也會重提舊事,說當初並不想把她生下來。

▲到溫哥華擔任天使心佈道會的分享嘉賓

女兒稍微長大,她便給她灌輸“你千萬一定要自愛,不要胡亂認識男朋友”“男生很不可靠,等你蝕底之後,他們可能不理你,不睬你”。把自己的人生經歷投射到女兒身上,是出於愛,然而結果往往不是這愛所能控制的。

很難說趙式芝的與眾不同是特殊童年經歷還是天性如此,但姚煒在女兒出櫃後經歷了數年反覆艱難的精神歷程。

▲張艾嘉與姚煒

原本她早已經在美國結婚,嫁了富商生下一子又離婚,卻因為這件事搬回上海獨居,在上海的兩年中,母女二人全無聯繫。

▲姚煒兒子結婚

2008年,姚煒在約旦受洗禮信了基督,一度有條件得接納了女兒和她的戀人,這條件是不可對外公開關係。誰知到了2012年,趙式芝公開承認結婚,姚煒再次崩潰,母女關係又陷入僵局。她跪在女兒面前求她迴轉,又一次以頭撞牆……

趙式芝原本在香港同志運動中時常發聲,在看到母親的痛苦之後,開始主動收斂,不再鋒芒畢露,這令姚煒感到些許安慰,她對自己說:“至少女兒是愛我的,不忍我傷心的。”

平靜之後,她也反問自己“這樣痛苦,究竟是為了女兒,還是為了自己的面子?”這樣想着,姚煒終於站到公眾面前,對女兒說出一聲“對不起”母女二人當眾擁抱,化解了所有恩怨。

▲姚煒與趙式芝和好

姚煒也試着去接納女兒的戀人,和她們吃飯、打球,她們之前雖然沒有走得很近很近,但也不再離得很遠很遠。

她們終於放下彼此的驕傲,告訴自己:“愛她,就要從理解她開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IF時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