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胡舒立大戰吳小暉?習近平會站在王岐山一邊嗎?

——傳媒對決權貴 胡舒立大戰吳小暉?

安邦異常膨脹的背後黑幕重重,是中國金融業危機隱伏的一個典型。中國的金融亂象遍布在房地產、債務、保險、股市、銀行等領域,牽一髮而動全局,一旦在某個環節上發生金融風波,就可能危及所有家庭的金融資產和房產價值,沒有哪個家庭可以倖免,所以中國政府現在把維持金融安全當作頭等大事,中國民眾如果明白了其中的風險,也同樣會高度關心。

中國保險業巨頭安邦集團多年來傳聞不斷,其深厚的權貴背景多次被財新網和紐約時報等中外媒體報道。安邦牽涉到的紅二代名人包括陳毅之子陳小魯和朱鎔基之子朱雲來等,但最著名的莫過於安邦實際控制人吳小暉與鄧小平孫女的婚姻關係。兩年前,財新網曾經因民生銀行出問題而起底安邦,但安邦平安過關;兩年後,財新網再度挑戰安邦,揭示安邦財務內幕,暴露其“金融大鱷”的身份。為此安邦對財新傳媒及其主編胡舒立提起訴訟,並警告胡舒立“不要再為了利益集團捏造事實”。一邊是有深厚背景的新聞傳媒,一邊是關係複雜的商業巨頭,胡舒立和吳小暉之爭為何引起中外政治觀察人士的高度關注?在雙方的角力中,習近平會支持哪一方?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網路雜誌《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先生;時事評論家,網上政論節目主講人文昭先生;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先生;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

程曉農說,《財新》這篇揭老底文章指出,安邦12年之內資產擴大1百倍,極其反常。安邦集團的膨脹,並非真有大量新股東“帶槍投靠”,而是靠利用銀行銷售大量不安全的理財保險基金來獲取資金;與此同時,為了掩蓋安邦債台高築的真相,吳小暉通過親屬的上百家空殼公司來回倒騰、虛假增加資本金,矇騙大眾。這些問題的危險性在於,安邦集團從貪圖高利的民眾那裡吸納的短期借款,大量用於境外的房地產投資;這種用短期借債來從事長期投資的經營手法,可能因長期投資獲利不好而崩盤,讓購買安邦理財產品的民眾血本無歸。安邦的回應策略明顯是避實就虛、避重就輕。安邦異常膨脹的背後黑幕重重,是中國金融業危機隱伏的一個典型。中國的金融亂象遍布在房地產、債務、保險、股市、銀行等領域,牽一髮而動全局,一旦在某個環節上發生金融風波,就可能危及所有家庭的金融資產和房產價值,沒有哪個家庭可以倖免,所以中國政府現在把維持金融安全當作頭等大事,中國民眾如果明白了其中的風險,也同樣會高度關心。國內官媒報導,4月27日吳小暉遭到調查,這說明他已經沒有足夠的靠山來掩護自己了。

程曉農說,胡舒立自1998年創辦《財經》周刊,成為中國媒體業深度報導的引領者之一。她以敏銳的新聞敏感度、大膽深入的報導風格、恰當應對官方的媒體管控政策而聞名中外。她自我比喻是“啄木鳥”,而在那些“大樹上的蛀蟲”看來,她就是個“最危險的女人”;如果說,中國官場、商場這棵“大樹”上的各主要“枝杈”就是各派政治勢力,她主要是在“蟲眼”最多的枝幹上“啄蛀蟲”,比如“誰的魯能”、“莊家呂梁”兩篇封面報導就分別披露了中國國企私有化和股市的黑幕。但是,並不會因為有了“一隻啄木鳥”,這棵“大樹”就“免於蟲災”了。她這個“啄木鳥”能活躍在這棵“大樹”上,主要還是因為“大樹的某些枝幹”需要“啄木鳥”。吳小暉未必真會與《財新》對簿公堂,在法院里打得昏天黑地,那裡是媒體的天堂,企業的地獄。

文昭表示,安邦法律部致胡舒立的聲明重點談到的並非財新的文章,而是指控財新捏造吳小暉的婚姻狀況,以及在洽談廣告時對他進行敲詐。至於財新網的文章本身,安邦的反駁很簡略,主要說安邦財險銷售的270億資金並非自己用來增加資本,而是在增資之前已經收回;而且報道中提及的一些上市公司,安邦稱自己並非它們的第一大股東。但是,財新網文章談到的安邦及其關聯公司之間的循環投資實際上是一個相當複雜的過程,聲明中的簡短几句反駁說服力不強。

這個事件的看點在於,時機上,外有郭文貴曝光,製造關於王岐山家庭海外資產的醜聞效應,內有安邦起訴財新,都對王岐山起到抵製作用,現在主要看對這個案子是否能夠辦下去。

另一個看點是,吳小暉重點放在胡舒立捏造他的婚姻狀上,這點上很可能是有利於他獲勝的一點。起底吳小暉財產膨脹實際是曝光金融圈內權貴家族政商一體、公器私用的現狀。這並非吳小暉一人的特點,而是整個行業的底,是這個圈子的底。吳小暉強調捏造婚姻狀況的指控僅僅是基於放在當前中國體制下,當局不想公開暴露金融圈子的秘密,權貴家族也都想保護這些秘密。吳小暉只有避重就輕才能獲得其他權貴的支持,便於把王岐山和胡舒立壓回去。

文昭說,胡舒立領導的《財新》多次爆料權貴,而且打過一個比喻,說啄木鳥敲打一顆樹不是為了把樹推倒。習近平、王岐山反腐之初,在媒體是弱勢,需要媒體同盟。當時中央級媒體如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等都能刪減習近平講話甚至壓下不發,所以當時的習、王難於讓中央級別的喉舌媒體為反腐鳴鑼開道,難於指哪兒打哪兒。他們要尋找媒體資源。這時,胡舒立出現了,無疑對習王起到幫助作用。但是在中國的體制下,媒體人很難真正中立,他們為了達到職業目標必須尋求保護傘,這是不可避免的。

目前的吳小暉與胡舒立之爭和十九大有什麼關係?文昭說,這一切都指向王岐山,是對王反腐的抵制,為了他不能在十九大留任製造理由。這類似十八大前溫家寶家族被爆料。溫家寶當時家族財富被曝光,政治勢力被削弱,十八大常委因此塞進了四個江澤民的人。如果王岐山因為醜聞而失去政治地位,習近平將被斷掉一臂。

陳破空表示,財新傳媒對安邦公司的起底長文,與去年《紐約時報》對安邦公司的兩次長篇報道很相似,都是從解剖安邦公司盤根錯節的股權結構出發,對安邦公司資金來源的背景和正當性提出質疑。但安邦沒有起訴《紐約時報》,因為不會影響到國內,而且,安邦若在美國打官司,毫無勝算的可能。安邦起訴財新傳媒,因為在中國國內,財新傳媒的起底長文,關係到安邦的生死,而安邦依仗自己的權貴背景,自認為還有勝算的可能。

陳破空說,胡舒立與吳小暉,各有政治背景。兩人公開翻臉對決,極可能代表背後政治勢力的對決。胡舒立的背後,是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吳小暉的背後,是一批紅色權貴。吳小暉警告胡舒立不要“找人施壓”,直指王岐山。習近平站在哪一邊,將是最大看點。觀察這一場搏殺,如果胡舒立勝出,證明習王同盟沒有問題;如果吳小暉勝出,則證明王岐山地位堪憂。如果雙方以和解收場,預示,十九大之前的政治僵局難以打破,只能各讓一步。

陳奎德認為,胡舒立和吳小暉之爭已經公開在國內的媒體出現,並都聲稱要起訴對方,其要害在於它表明中共上層的權斗兩造之間目前並沒有一派佔據了絕對的壓倒性的優勢,已經是撕裂性的衝突,勢成水火,白熱化了。通常情況,中共最高層總能把內部鬥爭“黑箱化”,直至權斗結果出來後才公開其勝利方的話語。目前情況是中共歷史上罕見的情勢。

陳奎德說,中共權斗的焦點人物是王岐山。王在19大的去留及其位置是牽動中共上層政治的樞紐。胡吳斗(乃至郭文貴事件)在某種程度上預示着四年多來受到王岐山打擊的那部分派系權貴正在迅速聯手,公開進行大規模反擊了。鹿死誰手?目前尚未可知。在目前情勢下,估計習近平仍會站在王一邊。因為習的政治障礙並未完全被清除。狡兔未死,習王目前的共同政治利益還是主要的,但絕不意味着習王聯盟會長久穩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