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八年抗戰後破衣爛衫的國軍 最真實的寫照

“如果要把記得的每一個弟兄怎樣殉國寫出來,每個人都可以寫一個壯烈的故事!”

以下都係啲抗日老兵的回憶,揭秘了最真實的抗戰場景!

“在戰鬥的間隙,老兵們都會有一種失落感,大家很少會談戰後做咩之類的話題,那係電視上的人才講的;因為老兵根本不敢想以後。老兵受傷了,殘廢了,毀容了都太平常了。大家基本上就係在講女人,因為有半數以上的士兵其實根本沒碰過女人,這時候嗰啲下流的笑話就能讓人暫時忘記以後和身邊的傷痛。”

“只有面對槍口時,你敢擋在老百姓前面你才係個真正的軍人,一個長官曾經和我講過這樣一句話,後來我們才知道在撤離合肥的時候他的部隊為了不連累難民,全部走在顯眼處,有半數人被鬼子的飛機打死了。從那以後,我們不管再難都不往老百姓的地方躲,這在很多部隊係不成文的規定,我們鄙視嗰啲總裝成老百姓的怕死鬼。”

“日本人拼刺刀很厲害,但其實在拼刺刀中我們很多人係死在機關槍下邊的;他們總在側後方悄悄地布置一兩挺輕機槍,然後衝上來拼刺刀,我們嗰啲最英勇的士兵衝出戰壕就倒在機槍下了。”

“我們很多弟兄死在眼前不遠的地方,但係日本人的機槍橫在嗰度,大家就係沒辦法給他們收屍,眼睜睜地看着這些弟兄們的屍體腐爛、長蛆,想起來都要掉眼淚。”

“嗰啲第一次上戰場的士兵,很多人下來後連飯都吃不下,也有的就開始發病,然後在幾天里就死掉了,我們講那係被嚇死的。後來我們知道,他們係被震傷了內臟,我們知道了在敵人炮擊的時候,應該用手抱着腦袋蹲伏而唔係整個人貼着地趴下。知道這些的,都係已經打過很多年仗活下來的老兵,而嗰啲當初和我一起上戰場的兄弟都已經不在了。”

“我們很多士兵,連敵人的面都沒有見到就死在敵人的炮火中;很多人死的時候身上連傷痕都沒有,但係在我們抬走他們的屍體時,有些屍體會忽然七孔流血,黑色的血,很嚇人。後來我們知道,這係被震死的。”

“我帶過這樣的新兵,他們在和鬼子拼刺刀的時候,竟然沒敢把刺刀往人家身上捅;我們的士兵太善良,他們都係被逼起來抵抗的農民,所以怎樣讓他們殺第一個人往往係連長排長一級軍官很頭疼的事情。”

“我這樣教育嗰啲第一次上戰場的新兵,我跟他們講想活下來就盯着身邊的老兵在做乜嘢,怎麼乾的;因為有不會打仗的將軍,但絕沒有不會打仗的老兵。”

“鬼子兵的小組戰術運用非常好,他們總係很敢滲透,在交戰時經常一個班就敢見縫插針打到我們背後包抄,這一招很毒,嗰啲作戰意志不堅決的或者經驗不夠的部隊經常被他們這樣糊裡糊塗地打垮,他們就這樣經常用一個中隊就擊潰我們一個團。”

“邊個講就日本人的挺身隊唔好命,我們國軍哪次衝鋒沒有掛滿手榴彈的敢死隊撲上去炸開敵人的缺口!我們很多戰士一衝到敵人群里,就會拉響手榴彈拖着幾個敵人去死,我們都知道拼刺刀拼不過,這樣打最佔便宜。”

“鬼子的戰車很厲害,我們只能拿五六個手榴彈捆在一起去炸,先用重機槍裝上鋼芯彈打斷它的鐵輪帶,但那戰車還係在那開槍開炮,一定要炸掉。有時候為了炸掉一個鐵王八,要死上百人。”

“很多時候,特別係相持了一段時間後,日本人就會大意起來,他們發現我們沒有重武器,所以在邁出工事的時候動作都很慢,我們有一次集中了全團的機關槍,測好了射擊參數,隔着五百米就把他們的一次進攻化解在他們開始的時候。”

“在陣地上鏖戰的時候,只有不斷響起的七九步槍聲會給人帶來安慰,知道自己並唔係孤獨地在戰鬥,但我們經常會把子彈打光而不得不用繳獲的日軍的武器,這時陣地上就只有三八大蓋的聲音,這讓人總覺得弟兄們都打光了,只有自己一個人在戰鬥,只有戰鬥意志最堅強的老兵,經驗最豐富的老兵可以在這樣的環境下堅持下來。”

“每一個經歷多場大戰都死不掉的老兵都有絕活,在死人堆里練出來的絕活;我有個兄弟憑感覺就能知道幾十米內有沒有活人,而我的絕活係在近身肉搏中永遠不會倒下,在上百次的貼身肉搏中,站起來的人都有我。”

“一路上全係屍體,都係嗰啲運不落去死在半路上的傷員;因為天上都係敵人的飛機,我們的傷兵晚上運不完,到了日間遇到敵人的飛機襲擊時運輸兵就只好扔下傷員躲避了,就這樣一個月下來從羅店前線到後方的路上都係屍體,運也運不完。”

“有很多在戰場上很勇敢的士兵在退下來後也會當了逃兵,特別係在醫院呆過的人,他們怕受傷、怕死,但係很奇怪就係把他們重新推到戰壕里他們又恢復過來了,也許治癒怕死的良藥就係把人扔到死人堆里吧。”

“當一個國家的每一個民眾都知道要拿起槍的話,這個國家就一定不會滅亡;我們就係被這樣的一種民族情操鼓舞着,在最艱難的時候都沒有想過放下手中的槍。”

“我們頭頂全係鬼子的飛機,他們在上邊扔炸彈、用機槍掃,我們一點辦法都沒有,和它們對射過,但損失更大;只能一邊躲着他們一邊和地面上的鬼子打,傷亡很慘重的。我打了八年仗,一直引以為憾的就係沒有打落過一架鬼子飛機。

我們國軍衝鋒的時候,都係排長、連長打頭,有時團長也會衝鋒,很勇敢的,就係電視上總係播我們很怕死;我就係因為一次戰鬥排長、連長都打光了被臨時任命為排長的,後來因為打了勝仗,我的排長就一直當落去直到抗戰勝利。”

“現在的軍隊互相叫同志,聽着真彆扭,以前我們都係叫弟兄。現在電影電視故意把國軍‘弟兄’兩個字叫得那麼兒戲,因為嗰啲王八導演沒有上過戰場;只有上過戰場的人才明白‘弟兄’兩個字的真正含義,我們係真把身邊的每一個共同浴血的同袍看成自己的親兄弟的。”

“大大小小的每一場會戰,都會讓民間遭很多禍害;有的人就總係在民間宣傳我們消極抗戰,不和鬼子拚命才讓鬼子步步進逼毀了大家的家園;還講我們總係禍害百姓比鬼子還狠,讓我們一到中央消息封閉的鄉村就遭到仇視;這些都傷盡了弟兄們的心。”

“有一次打仗,連續打了一天一夜,人太累了我就在戰壕上睡著了;後來敵人的飛機來轟炸,我愣係沒醒過來也沒往後邊躲;轟炸停了後邊的弟兄上來硬係把我當死人抬走才把我弄醒了。親自來到火線上視察的一位團長就指着我對嗰啲士兵講,這就係老兵不死的原因,就算天上下炸彈都能睡得着,打仗要保持戰鬥力就要會抓住一切機會休息。”

“在搏鬥的時候,弟兄們都會自覺的維護自己的長官,在混戰時如果自己倒下了,看到自己的弟兄替自己擋子彈、擋刺刀,那係一種比死更難受的感覺;一個從戰爭中走過來的老兵,到底身上欠着幾多弟兄的情啊!”

“沒輪到頂上去的老兵都會疏疏落落地躲在最安全的地方,等着命令,就派一個觀察哨在看情況,哪兒像電影里嗰啲傻瓜扎堆擠着看其他部隊打仗還又哭又鬧的,也不想想要係碰上一發炮彈不全被端了!?沒有命令下來我們就跟戰鬥和我們無關一樣,這才係真正能打的老兵,戰場上有的係作死的機會,大家都不會急。”

“集體衝鋒中拼刺刀根本就沒有花哨,就係衝上去對準敵人一捅!如果被敵人格開就全速從他身邊衝過,用刺刀尖划過去或者用槍托砸過去,劃不劃中或者砸不砸中都唔好管了,衝過去就係;如果敵人先出手,就等他的刺刀到了身前格開它然後還一刺刀,或者根本不管他刺過來的刺刀直接反刺過去;我們就係用這樣命換命的打法彌補刺殺技術的不足的。”

“旗幟,係軍人的生命,我們在戰鬥中只要看到自己的旗幟就知道自己為咩而戰;我們在戰鬥中捍衛着國旗,哪怕它已經千瘡百孔,我們依然相信有一天它會插遍中華大地。”

“寧見老兵哭、莫見老兵笑,百戰的老兵在面對啲死仗硬仗前經常會在長官面前哭鬧討價還價不願上,在啲處境很危險的時候也會哭喪着臉;但這沒咩,該怎麼打還怎麼打!但如果在一場惡戰中看到所有的老兵都笑容滿面的樣子,就壞了,這係大家都看不到生還機會時才表現出來的冇所謂。”

“有時候,弟兄們在臨死的時候會托活着的人照顧他的家人,活着的人都答應下來了;但係邊個又能做到呢?也許答應他的人在下一刻就殉國了!我只兌現過一次承諾,就係把一位弟兄的孩子拉扯大了,但我前前後後答應過一千一百卅二個弟兄。”

“日本人最喜歡把被俘的國軍拉到老百姓面前或者被俘士兵所在的部隊陣地前砍頭,有時他們會在大家面前生生把被俘的戰士一刀刀肢解;他們以為這樣的暴行可以震懾老百姓,可以嚇壞其他的部隊,但他們錯了,我們看完後只係明白了一件事情:寧可粉身碎骨,決不當俘虜!”

“邊個都別小看嗰啲膽小的老百姓,他們講不定會在某一刻爆發變成悍不畏死的勇士,很多講係死在游擊隊打擊下的鬼子其實就係被老百姓自發起來反抗打死的;我就見過一個帶着槍的鬼子被一群拿扁擔鋤頭的百姓追得跳河。”

“日本人很沒人性,他們一旦遭到我們的打擊又拿我們沒辦法的時候,就會找無辜的老百姓泄憤!”

“老兵都迷信,因為見的死人太多,都冷冰冰地被遺棄在一邊,太賤;好驚自己也會成了那樣一堆被遺棄的無人關心的冷冷的肉,所以大家寧願相信有來生,被自己和別人遺棄的只係一具臭皮囊。”

“現在的電視總講我們膽小,槍聲一響就拋棄自己的弟兄逃命!可很多時候係不得不走啊!你以為活着離開的人就好過嗎?留守的弟兄的面孔會一次又一次在你腦中出現,跟着你一輩子。”

“記得在淞滬、在徐州、在武漢戰場上撤下來的時候,沿途都有人向我們買槍;幾十上百塊大洋的槍兩三塊大洋就賣了,他們給我們老百姓的衣服,叫我們回家。但係等鬼子追上來的時候,根本不管你穿咩衣服都開槍,很多士兵就這樣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死在鬼子槍下。”

“在戰場上就係你死我活,打了幾年仗的老兵毒招陰招多了去了,嗰啲看着不起眼的陰招都不知讓幾多鬼子糊裡糊塗地死掉殘掉;可惜那都係個別部隊摸索出來的經驗,沒有全軍推廣,要不鬼子至少得多死上幾倍。”

“在後來的十二年牢獄生涯中,有個指導員成日問我一句話,問我有沒有後悔參加蔣軍;我講沒有,我參加的係國軍。就這樣加了三年的刑。我真傻,就像當兵時一樣傻,明知道軍餉被剋扣着明知道衝上去就係九死一生還係衝上去了。可大家都當聰明人了,邊個去抗日啊!?”

“每次參加葬禮,弟兄們總係悲喜交集的,失去的弟兄會再次被想起來;但係自己的弟兄能夠被軍政部安排葬禮,那係,先不講榮幸,至少他們的撫恤金不會被黑掉,弟兄們的家人可以吃上幾年飽飯。”

“勝利的喜悅屬於很多人,嗰啲在後方打着火把遊行的人、嗰啲寫文章的人、嗰啲肩上多了顆星星的人;但勝利的喜悅永遠不屬於老兵,他只會在一連幾天里恍恍惚惚看見嗰啲在大勝中失去的弟兄。”

“打掃戰場的時候,就算係最冷血的老兵,在收拾嗰啲抱着炸藥包和敵人同歸於盡的弟兄時都會落淚;根本上分不清那係邊個啊,只剩下兩條腿。”

“如果要把我記得的每一個弟兄怎樣殉國的寫出來,每個人都可以寫一個壯烈的故事,就像現在電視上播得那樣,但講得完嗎?犧牲的那麼多國軍將士,有的平時只係很卑微的人,在戰場上拉響手榴彈和鬼子拼了,也就一瞬間,我們根本就不會注意到;幸運的在戰鬥結束後打掃戰場揾到他們殘缺不全的屍體,如果打了敗仗,這些英雄們就只能算失蹤,家屬連撫恤金都沒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溫華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