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死前多次暗殺鄧細平

毛臨死前講:我死後,汪東興會興風作浪。二月(指所謂「二月逆流」)一批老帥還喺等時機、看氣候,佢們會翻案,要推倒文化大革命。鄧細平喺黨內、喺社會上有基礎,有能量。批鄧要繼續,不能掉以輕心。不開除出黨,留個反面教員,能爭取一大批。哪一日,鄧跳將出來,就徹底打倒,讓佢去見劉、周。劉少奇、周恩來那時都已經死了,所以毛的這個遺囑很血腥,毛澤東臨死都沒停止害死鄧細平的念頭。

毛澤東讓身邊的三位都死喺佢前頭

中共從成立的那天起就係蘇俄的一個支部,係從根本上反中華民族的,所以它喺中國的土地上立腳,沒有一天不為自己的生存感到危機。而毛澤東從進入中共開始,就琢磨着如何加強自己的權力,為此毛一直用各種辦法殺人。

為了個人的各方面利益,毛咩人都可以害,其中包括摯愛佢的、為佢生了三個兒子的楊開慧,救佢於絕境的彭德懷大將軍,還有佢自己樹立的“最親密戰友”林彪,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中共高級領導人。未被佢害死的有鄧細平。這也係毛死前最擔心的事。

毛並唔好黨天下,而係要由黨保衛的毛家天下,這唔係憑空臆想的而係有確鑿證據,毛要害死鄧細平也係有確鑿證據的。

《爭鳴雜誌》2014年8月刊透露,2014年三月中旬,中共中央再次派人揾張玉鳳、毛遠新、華國鋒、汪東興,要求佢們“協助”中央,尋揾、回憶、整理有關毛澤東晚年的指示、囑咐等檔案。

據張玉鳳回憶,1976年4月5日、6日,毛講到了周恩來死後發生的天安門廣場追悼事件和佢走後的政局變化,也提及了領導班子的名單。當時,毛遠新也喺。

毛講,天安門事件係對着毛的,喺追悼周的那些年輕人眼裡,毛係今日的秦始皇。毛講,往天安門送花圈的青年係有背景的,佢們背後的父母係真正的後台。

毛講:“佢們悼念恩來,係咒罵我不早死。還係我發動文化大革命結下的怨仇。這場鬥爭、較量,還係剛起步”。

正因為此,9月9日死了的毛喺自己沒幾天活頭前,7月6日把喺中共政壇上舉足輕重的朱德害死了。

毛澤東死前兩個月害死朱德

一九七六年七月六日晚,朱德身體健康,佢喺家中離奇地“觸電”。警衛侍從急送醫院搶救,途中“碰巧”與一輛十二噸載重卡車相撞,朱德和警衛皆亡。以毛澤東偕四人幫為首的的朱德治喪委員會規定,喺舉行朱德的追悼會時,邊個都不準瞻仰朱德的遺容。參加朱德追悼會的中央領導、生前戰友、親朋好友均遵守這條“鐵的紀律”,只有二個人不遵守“紀律”。一位係從朝鮮專程趕來奔喪的金日成,另一位便係福州軍區司令皮定鈞中將。

皮定鈞揭開朱德身上覆蓋的黨旗,喺腥紅的黨旗下,朱德面容發黑,裸露的雙手也焦黑焦黑,皮定鈞心中有了數,次日不聲不響帶了秘書、警衛和陪送的保衛毛的八三四一部隊警衛乘專機返回福州。飛臨福建上空時,中央警衛局的警衛人員突然拔槍向皮定鈞開火,座機撞向漳浦縣境內的灶山,機上人員無一生還。

就喺全國人民必須每天至少揮動“紅寶書”早中晚高喊三次“祝毛主席萬壽無疆”的時候,身喺“神壇”上的毛澤東卻心中驚恐萬狀。

毛講:我走後,政局會亂、會變,可能會借我的招牌變通一下。你們不信,我信,我至死不會改變。咩“高舉毛澤東思想”、“按毛指示辦”,還有咩“誓死捍衛”、“無限忠於”,都係唱給我看的。嗰个副統帥、人民的好總理、永不翻案的鋼鐵公司老闆(鄧細平),還有喺養病的啲老帥、將軍,佢們係不滿我的、反對我的。

家天下──毛臨終前讓親侄子接班

張玉鳳回憶,毛提出過一個政治局常委、委員名單,逐個聽取她和毛遠新的意見。佢倆都講名單上的人都係忠於主席、忠於黨的。毛不停的擺手講“,聽夠了,係你們忠於我姓毛的”。一句話道破天機。

毛澤東向二奶和侄子提出的名單順序係:江青、華國鋒、陳錫聯、毛遠新、紀登奎、張玉鳳、吳德。逐個評議之後又提出,還有謝靜宜、王洪文、汪東興。

張玉鳳回憶,過了不久,毛又問起所提出班子名單的意見。她表了態講自己係不夠資格做領導的,願永遠做主席的勤務員。毛遠新也表態講,還需要喺地方鍛練、學習。毛打斷,講:江樹敵太多,又好自我表現,我擔憂她難坐正,遠新係較合適的人選,國鋒、錫聯、登奎會扶助佢的。

當天,毛又重提身後接班名單,把毛遠新列喺第一,接着係私生子華國鋒,還有陳錫聯、紀登奎、二奶張玉鳳、吳德、老婆江青,還有謝靜宜、王洪文、余秋里。

毛澤東講:汪東興有野心,跟劉少奇,跟林彪、總理的。據張玉鳳證明,汪東興後來拿走咗很多毛的講話。

看1974年這張圖片決想不到毛欲除鄧

毛臨死沒停止害死鄧細平的念頭

毛臨死前講:我死後,汪東興會興風作浪。二月(指所謂“二月逆流”)一批老帥還喺等時機、看氣候,佢們會翻案,要推倒文化大革命。鄧細平喺黨內、喺社會上有基礎,有能量。批鄧要繼續,不能掉以輕心。不開除出黨,留個反面教員,能爭取一大批。哪一日,鄧跳將出來,就徹底打倒,讓佢去見劉、周。

劉少奇、周恩來那時都已經死了,所以毛的這個遺囑很血腥,毛澤東臨死都沒停止害死鄧細平的念頭。

事實上,文革中,毛幾次要害死鄧。毛認為鄧非常能幹,但係開會時卻坐的遠遠的,根本不聽毛講咩,與毛不一條心,所以毛對鄧恨之入骨。

從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末期,鄧細平遭遇過七度暗殺,都與毛澤東有關。

1969年10月21日,鄧細平受中共中央一號通令,被遣送到江西省新建縣望城崗一個廢棄的步兵學校軟禁。第三天(即10月23日清晨),有多名不明身份的全副武裝的便衣沖入該校,朝鄧細平住所亂槍掃射。但由於目標錯誤,遭掃射的係看管鄧細平的警衛班。警衛人員當即反擊,多名武裝人員被擊斃。毛要剷除後患。

1973年2月20日,中共中央辦公廳派出蘇制“伊爾14”飛機到江西,接鄧細平返京等候分配工作。但江西省軍區又接緊急通知,安排鄧細平乘坐火車返京,由軍區參謀長率領一班警衛,加掛一節軟卧車廂。結果,“伊爾14”飛機喺飛返北京途中,喺安徽上空解體。毛又一次未遂。只好安排鄧細平主持中央工作。

1975年,隨着毛身體的日漸衰弱,想除掉鄧細平的念頭更加強烈。9月某日,鄧細平、華國鋒、江青等人一行,到山西省大寨召開並主持“學大寨”現場會議,鄧細平等喺大寨招待所住宿。傍晚,鄧細平喺秘書(王瑞林)、警衛陪同下,喺山坡上散步,突然有人射來冷槍。警衛朝放槍黑影還擊,槍手逃脫。

1975年12月26日毛生日那天,廚師做出的長壽麵全部斷碎,沒有一根係整的,所有喺場的人驚呆了,感到這係不祥之兆。果然,那係毛最後一個生日。

1976年9月9日,係毛死的日子,喺4月某日,毛借周死後的“四.五”天安門事件,撤銷了鄧細平喺黨內外一切職務,把鄧安排到北京軍區玉泉山招待所五號樓一層軟禁。傍晚,鄧細平被軟禁的一層,突然電源短路起火,一層全部被燒毀。當晚,鄧細平被安排學習,然後由葉劍英部署的警衛陪同去浴房淋浴,避過一劫,後又搬回城內住宅。

毛死前的兩個月,1976年7月某日,鄧細平接通知,被安排到河北省承德避暑山莊避暑。鄧知道毛沒安好心,表面答應,臨到去的那日突然以要到醫院複查身體為由而未去。安排送鄧細平到承德的日制細旅行車,後被調配到國防部專用時,經檢查,發現前輪軸已斷裂,喺公路行駛時,隨時都會翻車燃燒。

汪東興講係佢立的大功,佢當時曾通知鄧細平,除非有佢的通知,千萬唔好外出。汪東興係毛的大管家,這更從側面得知,毛喺死前想把所有不放心的人除掉。

毛走下神壇係有原因的

以上係中共樹立起的“萬丈光芒的紅太陽”照射死中共高級領導人的冰山一角,至於幾次運動害死八千萬無辜性命,文革“觸動每個人的靈魂”,禍及每一個家庭,就不喺呢度講了。

醜陋殘暴的毛澤東終於走下神壇唔係沒有原因的,係中共馬上要滅亡了,不光得讓全國、全世界知道共產黨係咩,也要知道中共的“太陽”到底閃耀的係咩樣的“光輝”。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