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楚江雄:解決極權小流氓 只有一個辦法——斬首

——沒有「政權更迭」的民主就不能根本解決朝核問題

對於一些比較小的極權國家,完全沒有必要採取這種方法,如伊拉克、阿富汗以及卡扎菲政權,可以以武力一舉摧毀。摧毀之後,他們的政權自然會更迭。特別像金三胖這樣的極端反動份子,採用意識形態滲透和經濟制裁作用已經不大,並且時間緩慢。何況這種流氓國家已經學會應付民主國家以前採取的手段,他們以愚民政策和極其殘酷鎮壓方式和對現代科技信息封鎖來維繫其統治。因此,對這樣的流氓,只有一個辦法——斬首行動。

最近一段時間,朝鮮半島局勢持續緊張,作為韓國最重要的盟友美國對於朝鮮局勢頻頻表態。幾天前,有白宮官員披露,美國總統特朗普對朝政策目標是實現無核化,不是“政權更迭”。就在彭斯訪韓之際,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克馬斯特16日稱,在解決朝鮮半島問題上,美國保留“所有選擇”。但他同時強調,目前是動用一切除武力以外的方式和平解決這一問題的時候。與此同時,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黑莉18日對朝鮮表態“降調”,她對記者稱,美國不想與朝鮮發生衝突。而在此前的17日,美國白宮和國務院高官也曾作出“希望和平解決朝核問題”,“不會設定紅線”,“不尋求衝突或政權更替”等類似言論,一時間讓前些天還擔憂特朗普政府可能會對朝鮮“先發制人”的國際媒體驚訝不已。

美國亮出半島問題底線,中方立即回應。2017年4月17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主持例行記者會,問中方對此有何評論?陸答:我們注意到有關報道。竭盡各種和平的選項尋求半島無核化,這個大方向是正確的,也符合所有有關各方利益。事實上,通過對話協商,以和平方式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維護半島和平穩定,是解決半島問題的唯一出路,也是中國政府一貫堅持的立場。

以上如果真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戰略思維的話,筆者不得不表示遺憾!他將北朝鮮“無核化”作為問題的底線,而撇開了尚在金氏王朝鐵蹄下痛苦呻吟的2400萬朝鮮的人民。這些苦難的民眾,如果不去解救他們,他們不知何時有出頭之日?而要想解救朝鮮這些在極權專制下受難的人們,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徹底摧毀他的政權,建立起一個類同於韓國的民主政體。因此,對於北朝鮮的“政權更迭”才是問題的真正底線。如果美朝真的達成協議,朝鮮去核,半島實現無核化,這對金家王朝統治絲毫無損,那麼,半島是暫時和平了,但朝鮮2000多萬人民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這樣的無核化又有何意義呢?並且這能保證過後金氏王朝不再違約造核嗎?

當然,我們也應當承認,像朝鮮這種流氓國家一旦擁有核武器對於和平世界的確會造成威脅,因而“去核”也是必須的。有一句俗語,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南韓和日本的態度,其實都不願意戰爭打起來,戰爭一爆發,必將死人,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日韓只要北朝鮮去核,就算目的達到了。俄國離得遠,戰火基本上不會影響到他們,對於普京來說,打和不打都無所謂。至於中國,更確切地說,是如何保住金氏王朝不倒的問題。在當今世界共產體制即將崩潰之時,只有金家這個小兄弟了,如果金家王朝一倒,只剩孤家寡人,有唇亡齒寒之感,因此,中共不僅是打不打的問題,而是要如何保住金氏政權。

基於以上的各國態度,美國這樣的民主大國,此時此刻就應該有所擔當,從更深處考慮問題了。像朝鮮這種極權流氓國家,第一要務就是要“更迭政權”,徹底推翻他的統治,儘快解救在極權專制下痛苦掙扎的人民。這些悲慘的人兒,饑寒交迫,每天靠八個馬鈴薯在維持生命,時時都有被拉去槍斃的危險。他們可憐巴巴地等待着民主國家去解救他們。筆者是一個經歷了毛共二十八年殘暴統治活過來的老人,對此有切膚之痛,因此對於共產體制奴役下的人們有着深切的同情,生活在民主體制國家的人雖說也知道一些情況,但畢竟不是身臨其境,沒親身感受,是體會不到極權專制國家的人民生活狀況的。

中國大陸在毛澤東死後,經過改革開放,政治環境相比以前寬鬆了一些,雖說今天仍然在中共獨裁統治下,相比今日北朝鮮要好一些,如果說“五十步笑百步”,畢竟比金氏王朝多退了五十步,也是一個進步。今日的朝鮮就是昨日的中國。我們這一代人飽嘗毛氏暴政之苦那是不言而喻的。那種非人的日子不是民主國家的人們都能夠體會得到的。那種暴政下的恐怖,說錯一句話就會拉去坐牢甚至於槍斃,這在民主國家認為不可思議的事,在我們那時司空見慣,不足為奇。作為美國這樣的民主陣營領頭羊,他們的精英分子對共產體制的邪惡是有深刻了解的。筆者特別要提到布殊總統,2007年,“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在華盛頓落成時,他在揭幕儀式上的講話:

“20世紀將被作為人類歷史上死亡最慘重的世紀載入史冊。這一殘暴時代的記錄被銘刻在了這座城市的紀念碑上。這一意識形態奪走了估計高達1億無辜的男人、女人和孩子的生命。建造這座紀念碑花了十多年的時間,他們在前進的道路上面臨挫折和挑戰,但他們從未放棄,因為在他們的心中,他們聽見了那些受難者的吶喊聲:‘請記住我們’。那些死於共產主義名義下的冤魂的絕對數目駭人聽聞,因此在很大程度上要確切的計算死亡人數幾乎是不可能的。根據學者的研究估計,共產主義在中國和蘇聯奪走數千萬人生命,在北朝鮮、柬埔寨、非洲、阿富汗、越南、東歐和世界其他地方,也有數百萬人受難。在這些數目字背後,隱藏着一個個家破人亡、夢想破碎的人性故事,他們的生命被那些追求極權主義權力的傢伙無情地消滅。正如我們的自由女神一樣,她提醒我們,只要屠殺上千萬的意識形態仍然存在,只要其仍然苟延殘喘,那麼與這股比死亡強大的力量作鬥爭將繼續進行。”

這個講話真正體現到了美利堅共和國的人道主義精神。

尼克松總統曾寫出一本書《不戰自勝-1999》那本書的意思是,對於蘇聯和中國這樣大的共產極權國家,不需要用武力解決,而是用經濟手段和政治手段來摧垮他們。在政治領域,以民主、自由思想的滲透中取勝。尼克松也提到:如果美國不能夠擔負起其全球責任,西方就會失敗,而且下一個世紀,世界將肯定會比本世紀更為危險和殘酷。尼克松提出的這種方式,對於中蘇這樣的大國是適合的。因為國家太大,用武力摧毀一個政權是比較難的。而採取意識形態的滲透,讓其內部民主力量起作用,逐步瓦解達到易幟是符合客觀實際的,前蘇共的倒台也正是這樣。但對於一些比較小的極權國家,完全沒有必要採取這種方法,如伊拉克、阿富汗以及卡扎菲政權,可以以武力一舉摧毀。摧毀之後,他們的政權自然會更迭。特別像金三胖這樣的極端反動份子,採用意識形態滲透和經濟制裁作用已經不大,並且時間緩慢。何況這種流氓國家已經學會應付民主國家以前採取的手段,他們以愚民政策和極其殘酷鎮壓方式和對現代科技信息封鎖來維繫其統治。因此,對這樣的流氓,只有一個辦法——斬首行動。

假若今天金三胖暫時屈服了,棄核了。然而你能保證他們明日不搞了嗎?凡是流氓皆是如此,只要他這個反動政權存在,隨時都可翻盤,只有徹底清除,才能一勞永逸。今日美國若不清除這個毒瘤,就不能保證明日不會複發。

綜上所述,今天特朗普僅以朝鮮“去核”作為解決問題的底線,是戰略上的失策。一是棄核不能保證他今後不搞核,美如果今天放過金三,難保明日死灰復燃;二是不能視朝鮮2400萬受難的人民不顧。而後者猶為重要!正如特朗普說的,美對朝的戰略忍耐已經用盡,與朝展開任何形式談判時機已經失效,既然如此,現在的問題就是一個結果,用武力摧毀這個地球上的最反動政權。要達到半島“無核化”只有更迭金氏政權;只有改變他的政權,才能徹底達到“去核”的目的,因此,“更迭政權”是必須的手段。

當年布殊總統任上時,果斷地用武力摧毀了阿富汗塔里班政府,又將伊拉克暴君薩達姆推翻。現在雖然這兩個國家內部還有戰亂,但民主雛形已經建立,這就為爾後的民主建制開闢了道路。今天的特朗普應學當年布殊總統的果敢,對北朝鮮金氏政權不能有絲毫退讓,該出手就出手。然而遺憾的是,特朗普近日的話又放軟了,說什麼“朝鮮局勢非常複雜,要時刻警惕,但希望和平解決朝核問題。”特朗普又說:“現在我身陷其境,我們要做點什麼。希望金正恩尋求和平,我們也尋求和平,這將是最終解決問題的方案,但我們仍要靜觀其變。”特還表示,“在與中國領導會面之後,受到很大啟發,認為中國對朝問題上起到很大作用。”川普這些話不知是否在放煙幕彈?如果不是的話,還真有點危險。

顯然,川普這次和習在佛羅里達莊園會晤後,在利益的驅使下,中了中共的套圈,與以往語氣大有轉變。在這次對朝問題上,如果聽信中共的遊說,不借勢將金三一舉拿下,放虎歸山,貽害無窮,再等下次就更難了。在玩權謀這方面,任何國家都玩不過中國人,費正清說,“從人與人的關係老練技巧,在中國比其它任何地方更為發達。”(費正清書《美國與中國》)。因此,我們迫切地希望特朗普,不能姑息養奸,要像打敘利亞那樣,先發制人,對金三胖實行斬首行動!

2017年4月21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