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振華 :王峭嶺女士和709家屬如同中國的自由女神

——向王峭嶺女士和709家屬致敬

是709案家屬幫我克服了恐懼、戰勝了怯懦,是她們的勇敢為我們樹立了自由的燈塔。1886年10月28日,一座位於美國紐約曼哈頓紐約港的巨型新古典主義塑像自由女神像落成,代表羅馬神話中的自主神,她右手高舉火炬、左手的冊子上寫有美國獨立宣言的簽署日期:1776年7月4日,腳下還有斷裂的鎖鏈。這座塑像是自由和美國的象徵,同樣,王峭嶺和709案家屬們如同美國的自由女神,照亮中國的民主、法治之路。

非常的慚愧,2015年“709案”過去將近二年,還沒有片言隻語。我和709涉案人員沒有太多的交集,也不知道他們的行動為何構成顛覆國家政權或煽動顛覆罪,但709家屬的身影一直在眼前浮現,她們的機智、沉着和對親人的執着,使我真正認識了709案。

我們是從中共媒體才知道709案。2015年7月,新華網在報導中稱:“公安部指揮多地公安機關摧毀一個以北京市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台,少數律師、推手、‘訪民’相互勾連、滋事擾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團伙,周世鋒、王宇、李和平、謝燕益、隋牧青、黃力群、謝遠東、謝陽、劉建軍9名律師和劉四新、吳淦、翟岩民等人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新華網文章寫道,其以“維權”“正義”“公益”為名、行嚴重擾亂社會秩序之實。

2016年8月4日上午,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北京市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犯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仔細閱讀周世鋒、翟岩民等人的“罪行”,都“衝殺在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最前線,有了這些人就可以達到他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目的。”,2015年2月1日中午,周世鋒在北京市朝陽區“七味燒”餐廳,參加由胡石根、李和平、翟岩民等15人參與的聚會,大談“律師如何介入勞工運動”和“律師如何介入敏感案事件”等議題,周世鋒對胡石根提出的“推牆”理論積極響應。在一起起敏感案事件中,律師“打頭陣”,推手造“輿論”,訪民“鬧現場”,彷彿達成一種“默契”。然而奇怪的是,周永康掌握180萬公安幹警、88萬武警沒有構成顛覆國家政權罪;徐才厚、郭伯雄掌握230萬中國人民解放軍不構成顛覆國家政權罪,那些維權律師吃了一頓飯,法庭上死磕就構成顛覆國家政權罪,情何以堪,又如何服悠悠之眾口?!

此時,709案家屬開始登場。她們寫了一篇篇豐富細膩的感情文章,思念她們的丈夫們:“能與親人一同受難,對我們來說,有痛苦,也有欣慰,因為我們的家庭共同見證和承受中國‘最黑暗’歲月的苦與難”;“前行路難,我們勢必堅持到底,等待親人回家!途必坎坷,決心彼此相扶相持,成就愛中互勵!”(沒有公義,何來團圓?——709家屬2016中秋節聯合聲明)。“如果可能,我寧願一輩子不需要‘維權’。但是,當丈夫‘被失蹤’生死不明時,我才意識到,你不爭取自己合法權利時,別指望踐踏公民權利一方會尊重你的權利!我的維權是被迫,我又明白正是大多數人不明白維護自己公民權利,所以才有今天愈演愈烈的態勢。有個律師朋友說,‘709事件’是把女人們逼出家門。沒錯,是這樣。如果可能,我倒寧願做個家庭主婦。可事實是,在現在的中國,家庭婦女也不得不走向維權之路。”——《我的這8個月》(王峭嶺)。

她們成了“709家屬”,王峭嶺從開始的驚愕到憤而狀告新華網毀壞名譽。王峭嶺因起訴新華網,被警方撬開家門“刑事傳喚”,他們告訴她,如果她不合作就隨時會再被帶走;由於入學所需文件的辦理被阻撓,李和平、王峭嶺的6歲女兒李佳美無法升讀小學。

在“709”家屬的6位家庭主婦中,王峭嶺常被認為是最“勇猛”的一個。她起訴新華網、書寫關於李和平的文章、不斷到相關部門控訴,並持續曝光“709案”抗爭中遭遇的種種不合理對待。王峭嶺說,自己可以這樣,源於許多因素的眷顧。

2015年8月初,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帶着王廣微第一次到天津尋人,在預審大隊巧遇了王峭嶺。她走過去自我介紹,剛開口說了兩句話就哭了出來,李文足說:“我見到她,我覺得我們的遭遇是一樣的,忍不住就哭了”。王峭嶺記得當時的李文足:狀態很差,滿臉愁苦,眼神獃滯,連王廣微都是這樣。於是王峭嶺伸出手要抱媽媽懷中的王廣微,讓李文足驚訝的是,一向怕生的王廣微張開手讓王峭嶺抱了過去,還親了親她。王廣微後來一直叫王峭嶺“王媽媽”。

原珊珊一開始顯得疏遠冷淡。王峭嶺記得第一次敲開她家門的時刻:這是原珊珊家嗎?原珊珊說,不是。王峭嶺又問,是謝燕益家嗎?她才說是,開了門,讓王峭嶺等進去了。她開了門王峭嶺等才發現她大着肚子。她們幾次約她一起去天津,她都沒有答應。原珊珊後來說,當時謝燕益的家人覺得要對官方態度好、不要鬧,會放了謝燕益。

2016年6月6日,“709案”警方第二次偵查延長期屆滿前兩天,王峭嶺、李文足、翟岩民妻子劉二敏一同,在管轄“709案”的天津市檢察院二分院的舉報中心門前,舉起寫有“和平支持你”、“全璋相信你”、“老翟等你”的紅色水桶拍照,被天津掛甲寺派出所帶走。

2016年,王峭嶺考過司法考試。但王峭嶺感慨:但在用法律維權方面,自己的知識和能力遠不及有實際抗爭經驗的草根公民。其實,王峭嶺已經做得很好,河南大學法律專業畢業,在“709案”中,王峭嶺獲得2016年“德法人權法治獎”。

2017年4月9日,王峭嶺發現出門就有異樣的感覺,每天如此。“昨天才發現,越來越多的攝像頭對着我。我仔細數了數,我家單元門外,地庫出口等等地方,突然增加三四個攝像頭”。王峭嶺在去年8月,搬家到了宋庄,第二天就被房東鎖上了大門。後來租房居住的大興珺悅國際小區,安靜了半年,沒有被逼遷,這幾天,攝像頭開始記錄王峭嶺的一舉一動。此時,李文足離家寄住王峭嶺家裡,抱團取暖。

2017年4月25日,傳說謝陽律師“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在長沙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當天空中下着大雨,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以及來自全國各地的公民紛紛前往法院。但她們撲了個空,王峭嶺在現場表示,對此並不感到意外:“如果今天他不開庭。不是讓人驚訝的事,去年8月份在天津也上演了這樣一齣戲。他虛虛實實,這是很荒謬的事。因為開庭本來是我們應該知道的權利,對不對?他們這樣做表明了他們的心虛。我們是准政治犯的妻子,我們不在乎。但是他們很在乎。我們是表明對謝陽的支持,我們知道他是好律師,就像我們自己709家人一樣都是好律師。不開庭我們來,也是對他的支持。”

2017年4月28日上午十一點,王峭嶺獲知:709案李和平於4月25日被秘密審判,於28日上午宣判。李和平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成立,判三年緩四年,“去他媽的緩刑”,王峭嶺憤怒而擲地有聲地說。王峭嶺“怒火燒遍了我的全身。我恨不得立即擁有把這些雜碎們罵得躺進醫院太平間的超能力!”,堅決不肯跟警察去天津看她丈夫,怕被變相拘禁,“我不知道後續會發生什麼,但我若被失蹤,一定是他們綁架的”,“709案對於我們來說沒有結束,這一切只是剛剛開始!”

恐懼於恐怖,中國大地上鮮有709案的文章,是709案家屬幫我克服了恐懼、戰勝了怯懦,是她們的勇敢為我們樹立了自由的燈塔。1886年10月28日,一座位於美國紐約曼哈頓紐約港的巨型新古典主義塑像自由女神像落成,代表羅馬神話中的自主神,她右手高舉火炬、左手的冊子上寫有美國獨立宣言的簽署日期:1776年7月4日,腳下還有斷裂的鎖鏈。這座塑像是自由和美國的象徵,同樣,王峭嶺和709案家屬們如同美國的自由女神,照亮中國的民主、法治之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