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真情流露」 但受江澤民轄制

習近平喺川習會上一次疑似“真情流露”的表態,給目前中共對敘利亞政策定了調。那麼,喺當前朝鮮半島危機中,習近平的人性會不會主導中共對朝政策呢?阿波羅網評論表示,習近平如果公開拋棄朝鮮,會有中共左派和江系勢力的掣肘,而且習近平出於十九大前穩定的需要,暫時也不會希望朝鮮半島出現動亂。

楊建利:習近平的“真情流露”

楊建利博士喺公民議報上一篇《習近平真實心態的“自然流露”》分析,美國對敘利亞的襲擊是喺習近平車隊離開賓館開往會談場所時發動的,川普是第一個將襲擊敘利亞的軍事行動告知習近平的人,這就使習近平只能喺沒有聽取外交顧問的意見的情況下回應川普,也就是講,習近平的這一表態,可能更多的代表了佢本人的個性化態度,而唔係官方斟酌字句的外交辭令。

文章講,習近平當時表態“理解美國的行動是必要的”,因為敘利亞政府軍“殺害了孩子”。然而,敘利亞衝突的起因就是政府酷刑和屠殺孩子,阿薩德殺害孩子也不只這一次,而中共政府依然強調敘利亞“主權”,更喺聯合國數次與俄國一起杯葛安理會制裁敘利亞的計劃。

因此,習近平出於個人善惡判斷的“自然流露”,與中共殘暴政權的公開態度可能是不同的。

文章還講,然而,不管政權的性質如何,追究中共政權領導人習近平個人“自然流露”的信息仍然是非常重要的。習近平的一句“理解美國行動是必要的”等於承認喺世界的某個角落發生人道慘劇美國採取行動是正當的也是自然的,不經意地承認美國是世界正義秩序的維護者和最有力的行動者,顯示佢從心裏認可美國正義老大、世界警察的地位。

文章認為,有些觀察家稱“中共正喺替代美國的世界領袖地位”,這是“佢們想的太多了”,連中共都不把自己看作那塊料。喺習近平表態“理解美國行動的必要性”之後,中共都沒有人去考慮自己應該做乜嘢,根本沒有匡扶世界正義中的角色意識和責任感。

不管怎樣,習近平的一次疑似“真情流露”的表態,似乎決定了目前中共喺敘利亞問題上的態度。官方隨後的公開聲明中不再提敘利亞“主權”,改口譴責敘利亞的化學武器。喺最近的一次安理會制裁敘利亞的決議中,也公然背離俄羅斯,投了棄權票。

那麼,喺當前局勢緊張的朝鮮半島危機中,出於人類本性的對殘暴金氏政權的唾棄,會不會主導中共對朝政策呢?

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喺水一方”認為,習近平上台之後,對金家表現的日益疏遠,講明佢對朝鮮政權的厭棄。但是,中朝“血盟”的關係畢竟維持多年,如果習近平要公開拋棄朝鮮,必然會遭到中共黨內左派的抵制。而且,江澤民及其親信歷來和朝鮮關係密切,現喺仍然喺位的江派人馬,包括劉雲山、張德江和張高麗也會掣肘。因此,現階段中共置朝鮮政權於死地的可能性不太大。

而且,從習近平的角度來看,佢也要力保中共十九大前的穩定,也不希望朝鮮政權現喺就崩潰,家門口生亂。所以,中共當前還會出面努力調停美朝矛盾,確保朝鮮半島不生戰端。

當然,如果習近平能把江系常委拿下,或者能把江曾拿下,那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專家:中共反對二級制裁意喺保護中國金融機構

美國政治網路媒體Politico報導,朝鮮多年來無視美國及聯合國的制裁,通過“前沿公司”(front companies)、空殼公司及第三方國家的企業,取得零部件、技術及資金,持續發展核項目,而中國多家銀行及企業喺這方面扮演着關鍵角色,特別是將朝鮮和全球金融體系連繫喺一起。

早喺1960年代,中國實體就開始協助朝鮮發展大規模毀滅性武器(WMD)項目,而且唔係只限朝鮮及WMD。根據美國情報部門和執法部門的數據,中國的個人和公司還向伊朗、巴基斯坦、敘利亞等國提供大量關鍵零部件和技術,協助開發核項目和生化武器。

三名退休國家安全官員告訴Politico,多年來雖然美國聯邦政府反核武擴散專家一直喺提醒,中共協助朝鮮和伊朗快速發展核項目,事態已到了嚴重的程度。但是,過去三任總統克林頓、小布殊及奧巴馬選擇不公開這件事,並且一再地接受中共應允會協助終止朝鮮核項目的承諾。

最近幾個星期,白宮官員已經開始思考遏阻朝鮮的所有選項,除了軍事行動以外,還包括對中國的個人及機構採行二級制裁(secondary sanctions),特別是制裁中國的金融機構。

啲前反核武擴散官員對此表示歡迎,不過佢們講,過去美國也曾考慮採取這項作法,但最終都因北京的反對而放棄。

位於北京的中國銀行

數名前美國官員講,如果美國要制裁協助朝鮮的中國個人及金融機構等實體,會有數十名個人及機構上榜。財政部多年來一直喺整理這份制裁名單,這是一份已準備好,立即可以公布的名單。

路透:中共若切斷石油供給朝鮮3個月就癱瘓

路透社引述南韓IBK經濟研究所北韓經濟專家趙奉賢分析,如果中共切斷石油供給,北韓將無法自給自足存活超過三個月,將引起全國癱瘓,增加金氏政權垮台的機率,對中共亦有不利影響。但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研究員葛萊儀指出,中共極不可能切斷北韓的油源,可能只會減少石油供給量,或喺一、兩周內停止供油。

美國之音報道稱,中共一直不願意對朝鮮採取更為強硬的措施,也反對美國軍事干預,擔心強硬措施會導致朝鮮政權垮台,從而失去對美國的戰略緩衝。不過,隨着朝鮮不斷進行核試驗和導彈試射導致朝鮮半島緊張局勢升級,北京正喺收緊對朝鮮的貿易措施。

華郵:中國企業助朝鮮研發火箭

《華盛頓郵報》4月13日披露,朝鮮的彈道導彈中有很多中國公司的身影。報道講,儘管中共喺公開場合拿出要約束朝鮮的姿態,但中國企業明裡暗裡給朝鮮提供可用於研發導彈的硬件和技術,包括聯合國安理會制裁措施命令禁止的敏感軟件和物品。

“銀河3號”

去年2月,朝鮮用“銀河3號”火箭將一顆衛星送入軌道。韓國軍方從黃海打撈出一段保存完好的火箭殘骸。美韓情報部門對火箭殘骸的進行分析後發現,雖然火箭的外殼為朝鮮自主製造,但其內部很多零部件,包括壓力感應器、傳感器、電路等是經中國公司從西方運入朝鮮。

一份報告稱,平壤方面經常利用中國企業作為中間人,從歐洲引進喺禁運清單上的產品、物資和技術。這些中國企業總能揾到方法和途徑規避制裁,將禁運物品和技術運往朝鮮。報告點名瀋陽機床有限公司2015年違反協議,從歐洲引進敏感技術對其稍加改進後,將兩台車床出口給朝鮮。

報道講,不清楚北京對這一問題是不知情,還是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圖講:2004年,江澤民與金正日喺北京“激情”相擁。蘋果日報報道講:激情過了頭,江澤民險遭金正日親嘴。

朝鮮核技術來自江澤民的軍事支援

阿波羅網綜合媒體報導,朝鮮金氏政權與中共江澤民派系關係密切,朝鮮核武技術或來自江派掌權時期的軍事支援。

日前,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喺美國之音撰文指出,美國、日本等國認為中共應該為朝核威脅負責,原因在於中共一直將朝鮮當作中共的一份戰略資產喺經營,為了增加這份〝戰略資產〞的重量,中共大概喺上世紀最後20年間,悄悄為朝鮮提供核技術。

何清漣講,朝鮮核武器的研製從50年代蘇聯提供的民用核反應爐起步,直到80年代都進展有限。自90年代開始,朝鮮相關部門除了與中共核工業部建立親密的合作關係之外,還從巴基斯坦獲得了中共的核武器技術和圖紙。

70年代後期中共曾向巴基斯坦提供過核武器技術和資料,後來朝鮮向聯合國承認:中共的核武器技術和圖紙通過巴基斯坦,轉到了朝鮮手裡。聯合國的專家檢查朝鮮的鈾提煉廠時也注意到,朝鮮的核武器技術和製造設備與巴基斯坦處處相似。

這些技術的中國來源因利比亞的卡扎菲垮台而曝光。因為巴基斯坦曾把此技術資料賣給多個中東國家,卡扎菲垮台時,反對派曾喺佢的辦公室里發現了中文的核武器圖紙。由此可見,長期以來中共一直是朝鮮核武器研發的暗中推手。

自由亞洲報道,喺美的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繫會議秘書長、前中國核工業部核物理學家黃慈萍,以其喺核工業部工作的經驗證實,中共曾有計劃的向巴基斯坦,伊朗,朝鮮等國有計劃傳輸核技術,今天朝鮮的核問題也與中共當年核擴散有很大的關係。

另據〝維基解密〞網站披露,前中共外交部長錢其琛手下線人曾向美國密報,北京甚至曾直接喺朝鮮秘密部署核武,北京借朝鮮發出核要脅,再順勢提出〝六方會談〞,爭取美國最終放棄台灣。而錢其琛任外交部長期間,正是江澤民掌權時代。

據此前公開報導,1990年,前中共黨魁江澤民首次外訪就選擇朝鮮。更對金日成表態,永不辜負朝鮮。喺佢掌權期間,中共對朝援助約15億到37.5億美元。

此外,幾名江派大員曾慶紅、張德江、周永康和劉雲山與金氏政權關係密切,張、周、劉都曾出訪朝鮮。

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曾報導,周永康是北京與金氏父子維繫關係的橋樑。而江派常委張德江是喺朝鮮留學回來的中共高層官員。坊間早就有張德江是“金正日喺中國的代理人”的講法,張德江也因此主導了多個對朝傾向性政策。

2006年,朝鮮進行第一次核試驗,聯合國決定製裁朝鮮。但中朝貿易不減反增。2006年,中朝雙邊貿易額17億美元,到2011激增到56億美元,令國際制裁淪為一紙空文。

阿波羅網劉益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劉益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