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解放軍抗洪英雄李向群原來係吸毒死

中共宣稱李向群係1998年解放軍抗洪英雄。

琴晚,與同事們一起聚餐,話題慢慢集中到中共的暴政和媒體造假上,一位來自湛江的同事講:“你們知道嗎?98抗洪英雄李向群係造假出來的。”

李向群吸毒黨媒造假英雄

湛江的同事接著說:“這係李向群同村人親口跟我講的。李向群嗰個村很多人都吸毒,他也吸毒,他的父母沒辦法,就送他入伍,希望通過部隊能管住他。1998年發生大洪災的時候,李向群唔去救災,反而跑回家裡吸毒,結果吸毒死了。部隊的人到他家了解了死因後,覺得吸毒而死太丟人了,無法公布。這時,有個記者出了個主意,講:現在正好係抗洪救災的關鍵時刻,不如把李向群塑造成英雄模範。李向群的家人問:那怎麼能行?記者講:那很簡單的,你只要穿上軍裝,扛着沙包,我們攝影只拍攝你的背影講係李向群就行了……”

湛江同事講:“不信你睇吓李向群扛沙包抗洪救災的錄像,係咪都只有背影?”

今天上網查找關於李向群的資料,在百度文庫里有一篇《98抗洪英雄小故事》,裏面寫了二個細節:“在入伍前,富翁子弟李向群每天要抽兩包煙。”(疑似毒癮)“1998年,南方水災。8月7日,李向群提前結束探親假,隨部隊奔赴湖北參加抗洪搶險。”查百度百科《1998特大洪水》詞條,發現當年6月中旬起就發生了洪災,而直到8月7日前,李向群還在休探親假,這講明那段時間他確實係在家。而且,如果他唔係一個富家子弟,如果他沒出錢打通關係,很難想像他能在服役期間請到“探親假”。

僅僅係通過網絡上的簡單搜索,即能發現這些破綻,印證了湛江同事的講法係真嘅。

大陸媒體係中共的“喉舌”

中共媒體本質上唔係真正的媒體,而係中共政治宣傳的“喉舌”;中共媒體的本性就係造假、撒謊的。

全世界都可以收聽中國的廣播,但中國聽不到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廣播。全世界都可以觀看中國電視節目,在中國不可以觀看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電視節目。全世界都可以買到中國的報紙,在中國買不到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報紙。全世界都可以瀏覽中國的網站,在中國瀏覽不到世界上大多數的網站。這係咩概念,中共光一年封鎖網絡花費就幾百億。

在美國,所有人都可以辦報紙,唯獨政府不能辦報紙。在中國,所有人都不能辦報紙,只有中共可以辦報紙。

民眾看中共黨媒

“中央電視台”被稱為“遭殃電視台”,其“新聞聯播”歷來只有“三部曲”——頭十分鐘:“領導很忙”(宣傳中共各級頭目開會、接見之類);第二個十分鐘:“群眾很滿意。”(各行業群眾如何感謝“黨”);第三個十分鐘:“外國很亂。”(那為咩那麼多富人高官爭相移民國外啊?)

民眾概括:在中國,一等人:控制新聞;二等人:內參看新聞;三等人:靠特殊小道消息;四等人:網上翻牆;五等人:深更半夜刷微博;六等人:辦公室看《人民日報》頭版;七等人:在家等央視新聞聯播。

網民戲稱:如果有一天我老無所依,請把我埋在新聞聯播里:嗰度城管不打人,孩子都能上得起學,窮人都能看得起病,百姓住每月77元的廉租房,工資增長11%,大學生就業率達到99%,嗰度物價基本不漲,交通基本不堵,環境基本改善,罪犯基本落馬,人民都安居樂業新聞聯播就一句實話:北京時間7點整。

中共造假抹黑法輪功

1998年,大陸《羊城晚報》稱讚法輪功。(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1999年之前,法輪功因功效卓着而在中國大地廣泛傳播,並獲得國家多個部門的嘉獎和眾多媒體的讚譽,例如,1998年,中國國家體育總局派到長春和哈爾濱的調研組組長,在對法輪功進行調查後,肯定了法輪功的健身效果及對社會穩定和精神文明的促進作用。《羊城晚報》以《老少皆煉法輪功》為題,報導了廣州烈士陵園等處5000人的大型晨煉及患高位癱瘓、全身70%部位麻木失靈的廣州皮革迪威有限公司統計員林嬋英在煉法輪功後恢復了行走能力。

但係,1999年7月20日以後,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而全面開動宣傳機器栽贓抹黑,在短短半年時間內,中共報刊在海內外對法輪功的誣陷報導和批判文章,竟然多達卅余萬篇,而中共造謠抹黑的登峰造極之作,就係由公安部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該偽案破綻百出,例如:火燒焦了“王進東”的頭髮和全身,但他雙腿上的雪碧瓶卻安然無恙……

在了解了中共媒體的造假本性之後,人們都在感嘆:這樣的媒體,邊個信邊個上當!

(原文有刪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