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家教和門風 係最大的家庭資產

中國係一個重視家庭教育的國度,在歷史上給我們留下了很多的經典著作,如《三字經》《弟子規》等,還流傳下來許多與家教相關的歷史故事,如孟母三遷、岳母刺字等。

那麼如何將家教傳統與新時期的生活相結合?如何在當下更好地開展家庭教育?央視四套播出的《文明之旅》訪談專題節目中,著名文化學者于丹與大家探討了“家教的學問”。

01.教孩子厚道做人係最基本的家風。

現在經常有排行榜,在討論家庭要有幾多資產才能傳承落去。其實在中國人的傳統概念里,最大的家庭資產就係家教和門風。

中國係一個家邦社會,過去中國的風俗里就有它的倫理規矩,過去講張家村、李家店、趙家祠堂等,一個村的人都係同姓,他們的孩子做錯了事,去跪祖宗祠堂,覺得沒有臉面見祖先。很多祠堂里係有家訓的,即使係寒門,也講自己係有門風的。”

陶淵明的曾祖父陶侃從小生活特別貧寒,他媽媽靠給別人扎鞋底等粗活供他念書,陶侃一步步往上走,他後來就做了魚梁小吏,有一點小權力,他把嗰啲腌制好的罰沒的魚給媽媽送去。

他媽媽給他寫了一封信:“爾為吏,以官物遺我,非惟不能益吾,乃以增吾憂矣。”

大意就係,你係一個小吏,你把官家的東西給我送來了,你不能給我任何增益,反而給我增添了煩憂。

這樣的媽媽真係深明大義,正係有了這樣的媽媽,陶侃後來才能官至大司馬。

咩係真正的家教門風?首要的就係要明辨係非,要知好歹。

現在有許多孩子不知好歹,甚至做出傷天害理的事。在嗰個貧瘠的時代,農民守着古訓的時候,孩子敢不知好歹?敢傷天害理?那係要跪在祖宗牌位前挨板子的。

于丹痛心地講,過去孩子要係傷害一個小動物,家長會講這孩子怎麼咁傷天害理,但現在,一群大學生虐待一隻小貓,看着老貓急得哀號,這樣的事已經屢見不鮮。

過去的人大都不能識文斷字,但係卻通情達理,大多數人的家教和門風都教孩子厚道做人,勤儉持家,守着農民的本分,不能辱沒祖先,這係基本的家風,也係家庭教育的基礎。

首先要教育孩子做一個明辨係非的人,講成大白話就係人得知道好歹。

02.母親在家庭教育里扮演重要角色。

在中國古代傳統家庭中,女性雖然大都不識字,經濟不獨立,甚至連個獨立的身份都沒有,但卻扮演了很重要的地位。

女性的重要性看一個字就知道了—“安”,家中有女才係安。

無論古代還係現代,一個女人上不鬧婆媳矛盾,中夫妻不打架,下與孩子沒有代溝,這樣一個家就和順了。

女人係管整個家的和睦和文明傳承的,中國人的觀念中,建功立業有兩個“ting”,男人建功立業在朝廷,女人建功立業在家庭。從這個意義上講,家庭的地位一點不弱於朝廷,因為能不能把孩子教好主要就在於母親。

《三字經》里“昔孟母,擇鄰處,子不學,斷機杼”和“孟母三遷”的故事,講述了母親在家庭教育中的重要作用。

孟母自己不見得認幾多字,她給孩子講道理,就係看到孩子返嚟,問功課時看到孩子漫不經心,就把織到一半的布一刀割斷了,告訴他不成材就係這樣的,這就係樸素的女人用手裡的活兒來講道理。

她自己沒讀幾多書,但係一看街坊吹鼓手,成天吹吹打打的,覺得孩子學這個不行,搬了;再一看,這家係屠夫,成天殺豬宰羊的,也不行,搬了;咩時候到旁邊有戶讀書的人家了,覺得孩子能跟着他學念書,才留下。

這係樸素的母親,但這也係了不起的母親。

過去中國古代母親的故事特別多。如“岳母刺字”,岳家軍從岳飛到岳雲,子子孫孫送上國家的沙場,這係通情達理的媽。

而《國語》記載了魯國大夫公父文伯的故事。退朝後公父文伯看到母親在家織布,他講,“我都上朝官至大夫了,母親還在家織布,傳出去會讓人笑話的。”

公父文伯的母親對兒子講了一段話,就係著名的《論勞逸》:“你知道古代的聖賢怎麼治理人民?就係把百姓帶到特別貧瘠的土地上讓他們安居,因為只有開墾貧瘠土地的人才特別勤勞,才能發現自己的能力,他獲得的東西才會特別珍惜;而沃土不養能幹的人,沃土養懶漢,因為他靠天吃飯。生於沃土本來應該係件幸運的事,但有幾多人生於沃土本身有出息?”

公父文伯的母親講,從古至今女人都要幹家務,國君的妻子要親手給丈夫織帽子上的纓子,官宦的妻子要給丈夫做祭祀的祭服,普通老百姓就要給丈夫縫衣裳。她講我現在係個寡婦,我不管兒子做多大的官,男耕女織,我做的係我的本分。

過去的女人眼中,一個家門的門風係她們一輩子的信念,相夫教子、傳承子孫、當好人,這就係媽的責任。

家中有女才係安。母親的肩膀,先擔得起家風,傳承得了這個家庭里的正直和善良,這才係天職。

03.教孩子從小學會獨立承擔責任。

當今的家庭中,不僅僅父母在家庭當中承擔教育的角色,由於很多家庭都係祖父母、外祖父母在一起生活,所以隔輩教育現在也係一個非常熱門的探討話題。

這係當下社會特別現實的一個問題,六個大人供着一個孩子,那這個孩子就係寶塔尖上的孩子,所以這種孩子現在叫“六一兒童”。我老講笑講中國人現在好多詞都變了,過去養孩子吧,叫拉扯孩子,就係拉一個扯一個,後頭還跑着倆。現在你敢拉邊個扯邊個啊,都係供奉的。

都講隔輩親,你去看周圍的老人,不管講她身上疼啦,不舒服啦,看到孫子的時候,立馬精神百倍,這叫“孫子療法”。你再看帶孫子的老人,不管這個爺爺曾經係個多麼嚴厲的將軍,這個奶奶曾係一個多麼有規矩的大學教授,一帶孩子,規矩全沒了,這就要講到在家庭教養中,祖父祖母要給孩子咩。

為咩現在有好多年輕人講,這現實世界太殘酷了,這跟年輕人進入社會的態度有關,你以咩態度進入現實,如果老係像對你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這樣,凡事過於依賴,推卸責任,那進入社會,還有人能讓你咁埋怨嗎?

一個人能不能夠融合社會,要看在家裡老人係怎麼對他的,其實,老人往往因為自己的溺愛,反而讓孩子長成一個不自立的人。

無論係否隔輩教育,家庭教育都一定要讓孩子從小能獨立承擔,家教里首要的係明辨係非。第二點,一定要讓孩子從小能獨立承擔責任。

老人教孩子有一種現象。即孩子做錯事老人會出來和稀泥,且多以“孩子還小呢,他不懂事”為借口幫孩子推卸責任。

這其實係個偽命題。孩子小時候係最懂事的時候,因為小孩正係學規矩的時候。

一個四歲的小男孩,不管他在家打碎了一個水晶花瓶,還係踢碎了鄰居家的窗戶,只要他能出來講對唔住我錯了,沒有大人會出來跟小孩子計較,都會挑着大拇指講小孩會道歉,真棒,但係如果講他太小了,算了。那麼等到這人40歲,還係會一直推卸責任,唔係怨天就係尤人,其他人會怎麼對他?

四十歲的人要係這樣,大家就會嗤之以鼻,所以講一個人有沒有承擔能力,係從他四歲時候決定的。”

西方人教孩子從小獨立,但東方人都覺得要呵護,這係為咩?在這其實也跟農耕文明有關。

中國係家邦的社會,而西方從古希臘開始,就係城邦的社會,很多城邦的社會很早進入了工業文明,孩子在這個社會裡,要一個一個割離出去謀生,而中國呢?

我們係家族都維繫在土地上,過去中國家大業大,往往係一輩子大家都住在一起,但係今天的中國不一樣了,中國今天在走城鎮一體化的道路,這個一體化的進程非常快,睇吓現在的單元樓,還能夠係像過去那樣大家都聚在一起嗎?

在社會結構、生活方式都已經變得個體、越來越獨立的情況下,只有教會孩子獨立,那麼孩子才能走得出去。

今天中國的變化在世界上來看都係變得最快的國家之一,我們的育兒理念,一方面要有傳統的教養,另一方面也得有國際的概念,教一個小孩子獨立承擔,這既係中國的古訓,也係國際的要求。

你讓他有了這個概念的話,他以後就會覺得世界不給我咩那係本分,世界給我咩係情分,不給我我自己可以創造,給我我就感恩,咱們別把孩子教得世界不給我啥都係虧欠,只剩下抱怨了,那不就沒有感恩了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