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馬繼東:黑天鵝——2016年度「最具民眾影響力」的藝術事件

——黑天鵝雕塑引發的黑天鵝事件

在金融圈,「黑天鵝」意味着無法預測的事件,例如次貸危機和東南亞海嘯,通常會引發市場連鎖負面反應甚至顛覆。作為展覽場所,金融街購物中心,正對面就係中國證監會,西北方向係銀監會,周邊還有北京產權交易所、交通銀行、中國人壽等一眾金融機構巨頭,以至於即便係被匆忙撤走後,這件黑天鵝雕塑仍舊引發了國內輿論「炸鍋」……

馬繼東:北京金融街一座黑天鵝雕塑展出3小時後被緊急撤下,這係藝術和商業信息不對稱所致。

舊年年末,北京金融街購物中心曾發生過一起匪夷所思的藝術事件:一隻黑天鵝雕塑展出僅僅3個小時,旋即被一群面色凝重的正裝人士蒙上黑布緊急撤下。按照主辦方計劃,作為“街角藝趣”系列活動的藝術作品,這隻黑天鵝原本係要展出兩個半月,未料跨年不成,連第一天的日落都沒見着。

事後,雕塑藝術家表達了不解、不滿乃至不忿,自由的藝術創作為何不能獲得尊重?這件摺紙手法的黑天鵝,明明係“對外在世界虛擬再現的手工傳統,表現了光怪陸離的後現代社會的縮影,闡述着歲月沉澱後的種種精華”。

顯然,這位藝術家和相關策展人沒有弄清楚一個重要常識,在金融圈,“黑天鵝”意味着無法預測的事件,例如次貸危機和東南亞海嘯,通常會引發市場連鎖負面反應甚至顛覆。作為展覽場所,金融街購物中心,正對面就係中國證監會,西北方向係銀監會,周邊還有北京產權交易所、交通銀行、中國人壽等一眾金融機構巨頭,以至於即便係被匆忙撤走後,這件黑天鵝雕塑仍舊引發了國內輿論“炸鍋”,多位金融界人士表達了強烈憤怒和譴責,更有媒體將其上升到“係有用心不良之徒故意放在金融街內,欲藉此打擊當地的股票市場,並影射證監機構”的嚴重程度。

事實上,如果唔係因為觸及數以千萬計中國股民脆弱敏感的神經,很難想像一個藝術展覽能獲得如此空前的關注度。在我看來,這一堪稱2016年度“最具民眾影響力”的藝術事件,折射出的,正係藝術商業領域信息不對稱所產生的負面效應。

在經濟學界,信息不對稱(Asymmetric information)係近半個世紀逐漸流行的理論,有三位經濟學家因相關研究獲得過諾貝爾獎肯定,市場主體獲得信息渠道的不同、信息量的多寡所承擔的不同風險和收益都係該理論研究的範圍,以此驗證信息的重要性。簡單層面概括,就係在市場經濟活動中,各類人員對有關信息的了解係有差異的,掌握信息比較充分的人員,往往處於比較有利的地位,反之,則處於比較不利的地位。在北京金融街黑天鵝事件里,信息不對稱集中體現在藝術家和相關策展人沒有在展覽前充分了解陳列環境及金融信息,由此導致了不可挽回的損失。

舉一個反向的案例,同樣係北京的商業購物中心,朝北大悅城曾於2015年推出過一場“不朽的梵高”的藝術展覽,在1500平米的新空間內,通過聲光特效虛擬呈現梵高的多幅代表作,並在商場不同樓層搭建還原出麥田、星空、咖啡館等梵高繪畫的經典場景。當時藝術圈人士大多嗤之以鼻,認為沒有一件原作展出,係打着藝術幌子的具有欺騙性的商業活動。然而,真實的市場反饋係,展覽期間觀眾絡繹不絕,相關圖片視頻刷爆各類社交媒體,並帶動提升了整個商場的銷售業績。朝北大悅城的成功,正在於活動之前充分調研客戶心理,準確拿捏了消費者的分享欲,以及藝術元素在商業活動中的呈現比重。

依照信息不對稱理論,人們對知名品牌的崇拜和追逐,從某種程度上恰恰講明了相較於一般商品,知名品牌通過廣告宣傳、品牌故事、口碑傳播提供了更為全面的信息,降低了買賣雙方的交易成本,更容易被消費者接受。而藝術商業作為一個新興的跨界合作領域,信息的重要性自不言而喻,掌握充分信息的藝術生產者無疑會成為業內翹楚。

以全球身價最高的在世當代藝術家陣營為例,自詡“作品既俗又貴”的美國傑夫·昆斯、長期指揮團隊填塗繁密色塊的日本村上隆,以及熱衷浸泡動物屍體、今年4月剛推出一場造價5000萬英鎊殘骸珍寶展的英國達明安·赫斯特,都係深諳信息不對稱理論的傑出代表,他們清晰了解藏家和公眾的需求,並知曉如何透過與商業聯姻將作品曝光與營銷,也因此,儘管在藝術圈爭議頗多,但他們的作品在拍賣市場上價格卻逐年攀升。中國有沒有類似成功的藝術家?有。邊個?我不告訴你。因為哪怕出現傑夫·昆斯那樣的抄襲門,或係個別自炒自買的海關門,也絲毫不妨礙他們在商業領域的成功,和接二連三的國際大展。當然,這屬於題外話。

在“藝術商業”、“藝術生活”觀念大行其道的今天,若想真正實現不同領域間的跨界融合,信息對稱尤為重要。沒頂公司老闆、上海知名藝術家、萬寶龍國際藝術贊助大獎獲得者徐震就曾講過,“成立‘沒頂’之前,我的作品蠻好賣的,為咩?符合某種標準的需求,商業很簡單,有需求有供應,也許很多人不知道嗰個需求在哪裡,實際上這個需求係很強大的,就係雙年展和美術館系統對某類藝術係有需求的,藝術家如果能針對這個系統來創作,係很好混的。”這位非科班出身的藝術家、策展人並不諱言自己身上的商業性,更一語點破信息對稱在其間的關鍵作用。

無獨有偶,上月,我在成都參加的一場當代青銅雕塑展覽,也從某個側面佐證了信息不對稱理論在藝術商業領域的應用性與重要性。

開幕前一个钟,形形色色的觀眾已踏紅毯魚貫而入,一茬一茬地圍住藝術家,在活動背板前合影留念,藝術家欣然全程微笑配合,幾位手持自拍桿的網紅旗袍美女則在周圍全程直播,背景係贊助商保時捷的幾輛新款跑車,現場閃光燈不斷,儼然置身一場大型戶外粉絲見面會。

這位擁有眾多擁躉的藝術家,名叫許燎源,在藝術圈並非耳熟能詳,但在中國白酒界,尤其係酒標包裝領域,堪稱教父級別的存在。近廿年來,經他設計的知名白酒包裝,如水井坊、劍南春、茅台、五糧液、瀘州老窖、金六福等,都成為各家的暢銷經典款,尤其係他於2000年策劃的一款“捨得”酒,更締造過中國白酒黃金期的銷售神話。

許燎源除了設計白酒包裝,也設計傢具,設計建築,比如當代青銅雕塑展的舉辦地,以他名字命名的私人博物館群落——一個集合展覽、餐飲、會議、文創、銷售概念的現代藝術社區,正係他的設計作品。而他早年積累的原始粉絲,各家白酒企業的老闆,也就順理成章地成為他作品的第一批收藏家。粉絲狂熱的力量有時係難以預估的,比如有一位內蒙的酒廠女老闆,在參觀他的博物館之後,回頭就在呼和浩特用舊廠房改造了一間畫廊,給職工舉辦書畫攝影展。

在實現財富自由後,許燎源近年開始將更多精力投入到他理想中的藝術創作里,常規設計工作與博物館管理都交由他的團隊完成,包括他的作品代理和IP運營,也全權由一個名為“新物感”的平台打理——除了全力推廣許燎源,該平台還在展覽期間公布了其扶持年輕藝術家的未來計劃。

或許與其當年在景德鎮陶瓷學院藝術系的求學經歷有關,在一次較深入的交流中,許燎源跟我聊美第奇家族對米開朗基羅的商業贊助與意大利文藝復興,聊蒙德里安的風格派運動與非具象繪畫,聊杜尚《泉》的先鋒與時效性,聊盧西奧·方塔納的刀痕,聊馬克·羅斯科年輕時藝術道路的孤苦,聊貧窮藝術在中國的境遇,我不得不承認,這位商業奇纔此時全情投入藝術創作並非一時興起,並且,係在他不斷消彌信息不對稱的基礎之上。

基於長年商海錘鍊的本能經驗,許燎源認為藝術家的概念核心在於顛覆與創新,不應受題材和材質所限,一切視靈感而定,視需求而定。比如2013年去德國萊茵博物館辦展時,他就選擇了水墨,因為他清楚西方客戶眼中的東方元素係咩;比如這次的當代青銅雕塑展,係因為他洞悉自己的藏家可以為限量貴金屬作品買單。與此同時,他堅持藝術不能賣白菜價,卻也反對藝術家的無節制自我炒作。要讓作品為空間服務,為擁有者服務,量體裁衣,許燎源的藝術創作理念與奢侈品高定概念頗為類似——這大概也係本土商業機構諸如銀泰、王府井、釣魚台、奔馳4S店等主動找他合作的緣故。

與徐震相仿,許燎源也肯定藝術與商業、藝術與生活的互相滲透黏合,在信息充分對稱的條件下,二者方能相得益彰。面對國家經濟增長速度減緩和不太樂觀的藝術市場,他講,藝術家只有先養活自己,才能談夢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FT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