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陳破空:「一帶一路」高峰會 西方不捧場

在八個東歐共產黨國家中,捷克人民是最早起來反抗共產暴政的國家,即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1989年,就在中共用坦克和機關槍血腥鎮壓中國民主運動的同年,捷克爆發天鵝絨革命,實現國家和平轉型,民主化。1993年,原來的捷克斯洛伐克和平分解為兩個獨立國家,捷克和斯洛伐克,被稱為「天鵝絨離婚」。在中共的字典里,這屬於分裂國家、背叛民族,大逆不道,那是最大的罪名。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將於今年五月中旬在北京召開。到目前為止,28個國家領導人確認出席,主要來自非洲、中南亞、中東歐。大多數西方國家領導人將不會出席。亞洲國家中,日本、韓國、新加坡等發達國家領導人也不會出席。執發展中國家牛耳的五個金磚國家中,印度、巴西和南非領導人都不會出席。這一切,對北京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戰略,無疑是大煞風景。

所謂“一帶一路”,涵蓋從中國出發、延伸到世界各地的海上和陸上經貿路徑。“一帶一路”這個名詞,表面上,借用了7世紀中國“絲綢之路”的概念,但那時候的“絲綢之路”,是民間自發形成的國際商業通道。如今的“一帶一路”,所謂“新絲綢之路”,卻貫穿中共當局的兩大政治與經濟目的:其一,以經濟援助和經濟開發為名,控制沿線國家,推行中國式霸權主義,藉機建立以北京為中心的世界經濟網絡。其二,對外轉移中國的過剩產能,轉嫁中國經濟衰退的危機和風險。

“一帶一路”的第一個項目,是在巴基斯坦建立大型水力發電站。優先發展所謂“中巴經濟走廊”。這樣的安排,正好顯露北京的用心:除北朝鮮之外,巴基斯坦幾乎是中國的唯一盟友。北京發出的信號是,它會優先投資聽命於它的國家。反過來說,那就是,如果反對北京,就得不到好處。

這一用心,同樣體現在東歐國家捷克身上。中捷兩國聯合舉辦2017年“一帶一路捷克年”系列活動,顯示,對東歐國家,中國可能首先投資捷克。聯想到2015年在北京舉行的“九三大閱兵”,在前往出席的二十多個外國領導人中,只有兩個來自真正的民主國家,即韓國總統朴槿惠和捷克總統澤曼。2013年當選捷克總統的澤曼,是捷克社會民主黨領導人。可以理解,澤曼奉行的親北京路線,來自其左翼色彩。

儘管在澤曼任內,中捷友好。但揭開捷克的當代發展史,卻最讓北京尷尬。在八個東歐共產黨國家中,捷克人民是最早起來反抗共產暴政的國家,即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1989年,就在中共用坦克和機關槍血腥鎮壓中國民主運動的同年,捷克爆發天鵝絨革命,實現國家和平轉型,民主化。1993年,原來的捷克斯洛伐克和平分解為兩個獨立國家,捷克和斯洛伐克,被稱為“天鵝絨離婚”。在中共的字典里,這屬於分裂國家、背叛民族,大逆不道,那是最大的罪名。

“一帶一路”的英文翻譯,原本是“One Belt and One Road”,今年,中國卻通過外交部長王毅之口,改成了“Belt and Road”。顯然是為了淡化以中國為中心的概念,化解國際社會對中國式霸權主義的反感和抵觸。但,如果倒過來,把“Belt and Road”從英文翻譯成中文,就成了“帶和路”,顯得不倫不類。

與“一帶一路”戰略對應的,是由中國牽頭成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有50多國加入或意向加入。然而,作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美國和第三大經濟體的日本,並沒有加入。日本方面曾經詢問中國方面:如何避免亞投行可能出現的腐敗現象?以及如何規避債務違約風險?中方的態度是不予回答。這成為日本不加入亞投行的原因之一。當然,日本不加入,還有其他原因:由中國主導的亞投行,意圖之一,就是對抗日本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

其實,無論亞投行還是“一帶一路”,都隱含了北京的另一層意圖:中共高官和紅色權貴們,把他們貪污所得的巨額財富,以“對外投資”的名義,在國際上合法化,也就是變相洗錢。這,或許是當今世界上,手段最高明、行事最隱秘的洗錢方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