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太晚了!名人們誤上賊船後的痛悔

陳寅恪學貫中西,在中國是唯一一個跨兩個學科的教授(中文與歷史),被同行稱為教授中的教授。(網絡圖片)

在毛澤東主政的幾十年中,變着花樣搞政治運動,以整人、整死人為樂。他讓全國人民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在名人當中,後悔自己選擇的道路者,就不在少數。但最具代表性的有三位:黨外民主人士宋慶齡、文人陳寅恪、軍人林彪。

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全盤照搬蘇聯的體制。大多文人、學者如夢初醒!1950年,北大哲學系教授、著名學者梁漱溟,不能接受中共的體制(其中之一,就是工農業剪刀差),於是寫了一篇文章《敬告共產黨》,在香港發表!讓毛澤東很難堪!

但最早提出後悔的人,就是國學四大導師之一陳寅恪。陳寅恪學貫中西,在中國是唯一一個跨兩個學科的教授(中文與歷史)。被同行稱為教授中的教授,500年才出的一個教授。總統蔣介石亦稱之為國寶的教授。

國民黨敗退台灣時,蔣公親自下令:國寶不能留在大陸,必須帶走。當時北大的代理校長傅斯年一天三個電話催他走,陳寅恪不肯走。他說這把年紀了,不想離開熟悉的故土。

當“新中國”的體制出來後,陳寅恪後悔了。在日記中寫到,悔當初沒有去台灣。並親自寫好輓聯,準備隨時死去。寫了一部(論《再生緣》),隱晦的表達了他的心境,如果有來生,就不會作出如此錯誤的選擇!(論《再生緣》)被章士釗帶到香港發表後,毛澤東等人很是尷尬。

後來,周恩來授意中國科學院成立歷史研究所。決定請陳寅恪當《中古史研究所》所長,郭沫若當《遠古史研究所》所長;吳宓當《近古史研究所》所長。但被陳寅恪拒絕了,他說:我是學者,要有“自由之思想,獨立之精神”,是不宗奉馬列主義的!在文革時,500年才出一個教授被整死了,在台灣的蔣公聞訊後,水杯都摔掉了,併流淚說:慘無人道!

第二個提出後悔的是孫中山的夫人宋慶齡。50年代,宋慶齡就說:不想去開會了,每開一次會,就病一次,不能接授毛澤東的荒謬做法。後來,周恩來等人一直勸她,要給“新中國”的執政黨留點面子,宋慶齡才堅持參加開會。但到文革時,目睹了全國人民都遭殃,多少開國元老被整或整死,宋慶齡流淚了。並說:眼看着多少開國元勛革命半輩子,九死一生。一夜之間就成了反革命,他們要反為什麼當初革命時期、困難時期沒有反?到了革命成功之後,享福的時候才去反?劉少奇當了多年的國家主席,突然之間變成了反革命。這些人們沒有死在敵人的手裡,反而死在自己人手中。想不通,不能接受殘酷現實。

宋慶齡並公開說:我真的很後悔,當初怎麼會作出這種錯誤的道路選擇?毛澤東知道後,對周恩來說:有人不高興了,可以叫她去對面嘛(指台灣)。周恩來派人去勸她:您身體不舒服,可以到外面走一走。宋慶齡說:現在就趕我走嗎?我偏不走,死都要死在中國上。於是拒絕參加所有的公開活動及開會。

後來,宋慶齡因為身體有病,生活困難,靠變賣古董過日子。秘書向上海市委報告詳情,上海市委又向中央反映。中央派人送了兩次錢:第一次10000元;第二次50000元。宋慶齡交待把錢放在保險柜,直到其去世後,有關部門才發現,兩次送的錢,分文未動,還是牛皮紙包着。宋慶齡寧可過苦日子,也不花毛澤東送的錢!

第三個說後悔的人是林彪。林彪是中共所有元帥、將軍中打大仗、勝仗最多的人。三大戰役就打了兩個,一輩子對毛澤東忠心耿耿。但在文革時,林彪為了向毛澤東表忠心,與四人幫一道參與了屠殺開國元勛。

但林彪內心是痛苦的,如果不站在毛澤東一邊,如果不有所表示(參與害人、整人),林彪深知自己的結局就會像劉少奇、彭德懷一樣死得很慘。包括周恩來在內,做了多少支持毛澤東的整人事件。其實周、林他們兩人的想法、目的是一樣的,就是求自保!

但到了文革中期,開國元勛都整倒之後,林彪知道下一個目標就是自己了。林彪說:我真後悔選擇了這條革命的道路。原以為打敗了國民黨,推翻了蔣家王朝,老百姓就會過上好日子。沒想到並非如此,其實是自己太幼稚、天真了!

林彪如此聰明的武將,當然知道“兔死狗烹,鳥盡弓藏”的典故。在文革中與毛澤東相互利用,只是時間問題。文革中的林彪位高權重,毛澤東豈能輕易放過?其結局,林彪是很清楚的!

宋慶齡、陳寅恪、林彪的後悔,只是代表人物而己,他們的後悔,在於當年過於輕信了毛澤東的口是心非、表裡不一的紅皮蘿蔔而己。其實,後悔者遠不止這些:

早在延安時期,黨外民主人士黃炎培與毛澤東暢談兩夜。黃炎培就提出了:“歷史具有周期率,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毛澤東說:共產黨人找到了破解周期率的藥方,就是民主和自由。但毛澤東執政後的幾十年,沒有民主,也沒有自由。把黃炎培的兒子——中國首席水利專家黃萬里打成了右派。原因就是當年黃萬里,以1比200多個專家,強烈反對修建三門峽水庫。雖然後來的事實證明了黃萬里是正確的,但右派之苦,困了他好幾年。難道黨外民主人士黃炎培就不後悔嗎?

中國第一任水利部部長傅作義,是從國民黨那邊投誠過來的將軍。在1953年時親口對毛澤東說:如果50年之後共產黨,還是講民主、自由,我就真正的拜服了。別說50年,5年都沒有,毛澤東就開始整人了。(1957年,毛澤東由黨內整風上升到反右,全國整了敢於講真話的所謂右派56萬人之多),難道傅作義就不會後悔自己話講得過早嗎?

文壇六岳之一的老舍,滿腔熱情的支持毛澤東的各種政治運動,寫了大量的文章唱讚歌。但文革時,老舍自己也挨整了,才終於如夢初醒,羞愧難當,在太平湖自殺了。書獃子老舍終於明白過來,舉國批判的那些人,原來是和自己一樣的清白之人。老舍就不後悔嗎?

全國的老百姓面對幾十年的政治運動,人人挨整,個個過關。人人自危、家家挨餓,日夜不得安寧,難道就不後悔嗎?舉國上下的這些後悔之人,一定是後悔自己當年很傻、很天真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