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三大紀律是忽悠 看看八路軍給老百姓打的白條子 原來從來是白拿

八路軍當年打白條子時,說好了將來是要償還的,也就是革命勝利之後要還給老百姓的。但問題是:果真償還了嗎?答案是「沒有」。因為如果償還了,白條子肯定會被打白條子者收回的。不僅沒有償還,而且在革命成功後,當年的魚兒就不再需要水了。過去的魚兒就變成了養活人民的太陽了,而過去的水則變成了依靠太陽生長的花兒了。於是,「軍民魚水情」就變成了「花兒離不開太陽」了。

最近網上盛傳一篇文章《村民公開家傳八路軍賬單:鄧小平朱德等曾住其家》,提到了八路軍千餘帳單和單據的事情。文章說這些文物再現了八路軍與山西上黨老區人民的魚水深情。但我卻從中明白了一個真相——八路軍給老百姓打的白條子,以求得生存。

文章說,今年1月15日上午,記者驅車從黎城縣城沿太行山深處蜿蜒的公路向西北部行駛25公里,穿過幾條村間小道,來到洪井鄉孔家峧村郭海波家。當年,老房東郭建仁為子孫立下“不搞宣傳”的祖訓,三代人“深度”隱藏秘密70餘年。如今,郭建仁的重孫郭海波將塵封泛黃的八路軍千餘賬單和單據向世人公開披露。

在黎城縣“紅色百村工程”領導組組長、縣人大副主任孫廣興的帶領下,記者前往郭海波家。到達後,記者看到,這是一戶兩進東西四個院落的人家,房屋至今仍保留着製作精良的舊式屋檐和磚雕。院落主人郭海波今年40歲,他介紹說,抗戰時期孔家峧全村有300多口人,1938年八路軍進駐孔家峧期間,時任村幹部的曾祖父郭建仁是當地有名的醫生,也是當時八路軍總部記錄物資收支情況的財糧會計人員。

“我家裡原來有50多間房屋和窯洞。抗戰爆發後,曾祖父積極為入駐孔家峧的八路軍籌糧籌款,帶領全村群眾共同開展抗戰工作,保留至今的八路軍各部糧食及調運物資的賬單,就是那時候留下的。”郭海波說。

郭建仁的兒子,即郭海波的爺爺,叫郭宜民,經常和父親在一起給八路軍幫忙。郭海波記得小時候和爺爺郭宜民住在一起時,爺爺經常給他講抗戰時的事,翻看那些保存在家裡的舊賬單。郭海波將記者帶到東房內,指着挖開地面後露出的兩口大缸說,這大缸就是賬單的存放處,“是我爺爺在世時挖開地面埋下的,文件和賬單把缸裝得滿滿的。”

“當年鄧小平在旁邊的房間住了8個月,卓琳在東房住了一年多。我的爺爺郭宜民原名叫郭個斗,是鄧政委給他改的名字。小時候,爺爺常給我講有關鄧政委的故事。”郭海波說。

郭海波將記者帶進西房,彷彿走進一間小型歷史陳列館,牆壁上,貼滿了八路軍129師與當地來往的各種泛黃的賬單,木桌上,整齊地碼着當時的各種書籍、信件。

郭海波拿出一沓有些發黃的單據。“你看!”他小心翼翼地將紙展開,讀出聲來。“今欠太行軍區麥子肆仟斤,落款為孔家峧倉庫,1940年9月11日。”“今收到柏官莊麥子捌石(小石)、小米壹石貳斗(小石)、包穀壹石(小石),落款是‘八路軍教導隊’,經手人是‘王之青’”。他介紹,像這樣的單據有上千份,詳細地記載了八路軍各部調運糧食和其他物資的信息,許多單據的經手人就是郭建仁,落款處有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第一二九師、八路軍教導隊、八路軍吉峪部、襄防部、決死三縱隊、抗大醫院等多個八路軍機關和生產單位的公章,還有的蓋着八路軍總部直屬部門才有的菱形公章。這些舊單據的落款日期大多集中在1940年前後,經過歲月的沉澱,許多紙張已經泛黃,還有一些已經黏在一起難以剝離。

郭海波一邊整理舊賬單,一邊感慨:“除了這封信,還有1941年八路軍在太行山根據地過元宵節的開支明細,賬本中詳細記載了所有開銷的項目,說明整個元宵節八路軍都是和老百姓一起度過的。”

從中國的傳統教育中,我從小就知道八路軍從來不拿群眾的一針一線。但不久我就有了疑問:那麼多的戰士與領導,難道是他們自己在供給自己嗎?誰在支持他們的生存與戰鬥呢?不過,傳統教育中還有一句名言:軍民魚水情。就是說魚的生存離不開水,八路軍的生存離不開人民群眾的支持。這與前者是自相矛盾的。從上述發現的八路軍帳單可知,八路軍在當年的生存,很大程度上是來自人民群眾的無償支援,而八路軍給老百姓的報償就是白條子,而且數量驚人。

八路軍當年打白條子時,說好了將來是要償還的,也就是革命勝利之後要還給老百姓的。但問題是:果真償還了嗎?答案是“沒有”。因為如果償還了,白條子肯定會被打白條子者收回的。不僅沒有償還,而且在革命成功後,當年的魚兒就不再需要水了。過去的魚兒就變成了養活人民的太陽了,而過去的水則變成了依靠太陽生長的花兒了。於是,“軍民魚水情”就變成了“花兒離不開太陽”了。魚兒們再也不願意回到過去窮鄉僻壤的老區了,一個個都住在了舒服的城市大院里了。於是,一個個革命老區還是老區,至今還是全中國最為貧窮的地區。最讓人潸然淚下的是:當老區人民翻看着那些白條子時,他們從來沒有想過打白條子者曾經許諾過的報償,而是以崇敬的心情在回味着革命成功者的“偉大”之處。

其實,即使革命成功了,白條子從來就沒有停止過。不僅在老區,在其它地區的農村,水給國家上交糧食時,往往不能立即從魚那裡拿到錢,而拿到的只是一張白條子。這一拿就又是半個世紀。城市裡的魚們越來越富,越來越遠地把農村裡的水拋在了後面。因為魚兒們早就飛躍了龍門,變成可在空中飛翔的龍了,早就不需要水來生存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