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曾錚:〝無知的〞碩士及學者

曾錚初中時在學校跳舞的照片(作者提供)

筆者這張很〝失敗〞的照片是上初中時照的。我們跳舞時攝影師動作太慢,來不及抓拍,跳完後就讓我們擺好姿式等着。可他還是太不專業了,半天了也還沒拍,所以有人不耐煩地站直了腰,不給他擺姿式了;剩下三個還在勉力支持的,兩個已是痛苦滿面,其中一個是後面那排的我。

那這是個什麼舞蹈呢?顯而易見,我們跳的是西藏舞,歌頌並感謝共產黨讓〝西藏農奴〞翻了身。

在多達三十多年裡,我們跳舞時用的那支歌頌共產黨〝解放〞西藏的伴歌,以及其它所有宣傳共產黨〝偉、光、正〞的歌,都深深地印在我腦海里,不定什麼時候就自己跑出來了。尤其跳舞時的伴歌,因為反覆聽、反覆練,攆都攆不走。

直到2001年,已35歲〝高齡〞的我才第一次意識到,我關於西藏的認知是多麼的錯誤——而且是通過一個最尷尬的方式。

那是在當年人權日澳大利亞墨爾本的一次研討會上,我應邀去發表演講,講述自己因修煉法輪功在中共勞教所里所遭受的非人折磨。到了演講後的提問環節,一名女士問我:〝據您所知,西藏的情況怎樣?西藏人是否也遭受同樣的迫害?〞

我迅速地在腦海中搜索自己關於西藏的知識,發現除了那首歌及中共歷史教科書中關於共產黨〝解放〞了西藏農奴的宣傳之外,竟然是一無所有。那時我才剛剛逃離中國幾個月,整天忙於寫書,也無暇上網看東西,所以除了在國內已經裝入腦袋的信息之外,其它什麼也沒有。

在剛剛經歷了勞教所的九死一生,見證了中共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造謠攻勢之後,我那時當然已經能猜到中共告訴我的關於西藏的一切,可能都是錯的。可是對的是什麼?不知道。那一刻真是尷尬啊。台下那麼多雙眼睛熱切的望着我,等着我的回答,而我卻不得不滿面通紅地承認:我對此問題上一無所知。對於從北大研究生畢業的、自認為很聰明、受教育程度很高的我來說,那真是被深深刺痛的一刻。

回去後我立刻狂上網找西藏的資料看,這才第一次了解到,天哪,中共在西藏殺了那麼多人!前兩天在網上看到紐約城市大學斯泰登學院(CUNY—College of Staten Island)夏明教授的一個帖子,說他作為已在中國接受國際政治系八年訓練並授課三年的學者,來到美國後才發現自己並不了解美國在二戰,尤其是太平洋戰爭中的犧牲和貢獻,以及硫磺島之戰的重要性,當時也是無比尷尬。

由此可見,中國對中國及中國人民的傷害到底有多深?從字典到教科書,從小學生的舞蹈到央視的春晚,一切的一切它都掌控着,按它的要求全套瞎編或造假,到後來,連人們的思維方式都跑不出它設計的路線了。只要它一按開關,你腦子裡出來的保證是它想要的東西。所以,就算中共明天就倒台,要清除它的流毒,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