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德媒譯稿首發 移民:瑞典道路 還是加拿大道路?

喺罪惡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解除武裝及為富裕生活的組織成立之後,北方國家瑞典和加拿大發展起了追求和平使命,並且喺國際組織中佔據席位的友好競賽。70年過去了,對渥太華來講也是不可否認的,奢華的人道權力落到了斯堪迪納維亞手裡,而非北美。從哪兒可以看出喺道德上更勝一籌呢?加拿大只是向有能力的人開放邊境,而因早喺2006年的Pisa測試中,這個國家的移民孩子喺學校里的成績就首次超過了原住民的後代。而能夠看出北歐人喺道德上是勝利者,首要的是在於:如果有瑞典人把移民給這個國家帶來的經濟負擔和福利耗資當作問題來講的話,那麼每個人都會受到斥責和喺社會上被孤立。這關係到該國的一系列政治權力是與左派不可分割的;那時還是保守黨首相的弗雷德里克·賴因費爾特(Fredrik Reinfeldt),喺2014年夏季的選戰中宣告:

“我向所有的瑞典人呼籲,要有耐心,並且把你們的心扉向那些為了其生命而逃難到歐洲、奔向較好生活的人們敞開。請你們展示出開放、請你們展現出寬容,即便這意味着來的人太多了,即便這意味着要克服的困難非常艱巨。“

2015年9月14日,擔任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的賽義德·侯賽因(Said Raad al-Hussein)將瑞典作為接收移民的榜樣給予表揚。從此之後,國際社會知道了,人道的桂冠落到邊個家,即便這位約旦人喺同一句話里也提到了德國。然而,即刻之後,佢就又後悔了,因為就喺同一天,為了逮捕非法移民,安吉拉·默克爾下令把警察支隊調到南部邊境。總之,早喺2013年,瑞典就以每萬人平均接收57名避難申請人令德國的15名望塵莫及了。誠然,(譯者加:瑞典的)反猶主義也喺加劇,即便像比利時或法國那類的謀殺猶太人至今得以阻止。

喺加拿大,有人對瑞典的光彩羨慕不已。”Canadian Council for Refugees“(加拿大支持難民委員會)組織以”proud to protect refugees“(保護難民為榮)為口號,公開向政府施壓,要求開放門戶。9月11日,該組織要求家庭可以團聚、政府部門要為安居負責、以最快速度加快避難審批程序,以及大幅增加移民經費。加拿大第二大報紙《環球郵報》(Globe and Mail)帶着對瑞典的羨慕,配上圖片指出,獨佔榮光不能由源自無論是哪個國家的政策決定講了算。2015年9月11日,(譯者加:該報)女記者瑪格麗特·溫特(Margaret Wente)通過Skype採訪了瑞典的經濟學家 Tino Sanandaji;佢是來自伊朗的庫爾德裔,瑞典14%移民中的一員。佢沒有辯稱,而是用數據講嘢:

“48%的職業適齡移民沒有工作。佢們喺瑞典即便15年後,返工的指數也僅達60%。喺參加工作上,瑞典本地人與非本地人之間的差距是歐洲最大的。42%長期失業者是移民。58%的社會福利流向移民。45%學校成績最差的孩子是移民。佢們平均收入比本地人低40%。自1980年代以來,瑞典是所有OECD國家當中,貧富差距增長最高的國家。”

當然可以出於對瑞典的尊重唔去講這些,因為對於這個國家來講,涉及的唯有人道的高度,而非是繁榮富裕。而這個結果對於其佢國家喺制定未來移民政策,並且贏得民主大多數時,可能是個不小的幫助,因為從伊斯蘭圈和非洲南部撒哈拉想往歐洲移民的人有5.4億,而且喺今後35年里,想移民來的人口將可能達到12億;即便瑞典或加拿大想繞過這個問題的話,也沒有哪一個國家能繞得過去。

作者:貢納爾·海恩索恩(Prof. Dr. Dr. Gunnar Heinsohn),2015年9月16日

http://www.achgut.com/artikel/immigranten_schwedischer_oder_kanadischer_weg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野罌粟來稿首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