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中國少遇恐怖襲擊的逆天原因 終於搞懂了

suxinPL :一想到美國,想到的是自由。一想到日本,想到的是文明。一想到英國,想到的是風度。一想到法國,想到的是浪漫。德國,想到的是嚴謹。巴西,想到的是足球。意大利,想到的是時尚。一想到錘鐮國,貪污腐敗,冤案遍地,地溝油,霧霾,臨時工,天價醫療……據講,這還是一個負責的大國。

劉練軍:“那一年,佢們其實就分開了。”世上還有比這更幽默的點評么?

chinashiyu:雄安的房,玩命的漲,農民娶個媳婦要留洋;聊城的娘,討債的狼,於歡的刀子把理講;代表的黃,河南的殤,14歲的少女被拖上床;文貴的浪,政華的慌,吳征的錄音真淫蕩;于丹的湯,蒼井的光,看帶魚野雞配色狼;粉紅的狂,黨國的槍,哪天你出門變雷洋。#盛世中國小結

最愛揚州小調:刪前速轉!視頻畫面清楚地顯示:1.死者趙鑫床上的兩床被褥整整齊齊。2.窗口檯面上和新聞通報隨附的圖片有明顯出入。3.宿舍門內牆上學生名單中有個叫“田聰”的,和之前網傳圖片一樣。以上僅為個人腦補,與實際發展情況無關!

肖傳國:這是我能揾到太伏中學死亡學生的兩張公開照片。後腦勺這樣的挫裂傷和頭皮血腫必須是鈍性暴力直接作用所致,如木棍、鐵棍、磚頭等擊打。但若是高墜傷所致,則必須是後腦着地,且由於重力太大,會嚴重的多,至少會顱骨骨折。我對其死沒有任何假設。只是作為一個從醫40餘年的外科醫生/老師,作為一個3個孩子的父親,我的良心讓我必須講:高墜傷解釋不了這孩子頭後枕部傷口和頭皮血腫怎麼來的。你按書本上講的科普一下頭皮血腫形成機制和過程?

yasenwang9:瀘州太伏事件啟示錄:佢們的孩子還沒有上台就開始欺負咱們的子女了,等佢們上了台,咱們以及咱們的子女還會有好日子過嗎?再不抗爭,咱們的孫輩也要遭受佢們的欺負!

lilou60706:最高檢拍個電視劇「人民的名義」挺好看,有個很深的印象是:公安全是朝廷鷹犬,紀委各個酒囊飯袋,基層人人貪污腐化,要看正氣凌然,還是我人民檢察……有人戲講檢察院拍個片子黑起兄弟單位何止喪心病狂……​​​其實依我看“沒毛病”,回頭警方再拍一個黑檢方的。只要不讓宣宣插手就會很好玩。

ZhangDajun:中國縣以下社會早就叢林化,山東冠縣、四川瀘縣、河南尉氏事件不過是冰山一角。中共極權大一統從一建政開始就一直不停從中國鄉土社會抽血,經濟上掠奪、政治上嚴控、精神上荼毒,一代一代鄉土精英被大一統等級體制吸引到都市卻無法反哺家鄉,鄉土社會的全面野蠻化不過是中南海黑幫化的倒影。

johnlee1021:中國為何少遇恐怖襲擊?原因很簡單,中國比恐怖更恐怖,中國就是所有恐怖分子想要達成的最終目的——讓所有人都生活喺恐怖之下,而實現少數人的利益最大化。

Zodiac4698:中共做任何事都唔係從遠見出發的,因此它締造的國民也繼承了它的秉性,大躍進時為跑步實現共產主義殺光村裡牲畜,民眾直接從撐死到餓死,文革也是,年輕人上街爽3年,馬上去修地球(上山下鄉),很多紅衛兵死於毛手,到了改革也是瞎搞,黑貓白貓,摸石頭,真正有遠見的事,如軍政,訓政,憲政沒人領會。

梅春來律師:瀘縣事件再一次提醒當局,當你壟斷了所有的權力和資源時,沒有任何權利和資源的老百姓就和你劃清了界限,佢們冷漠地看着你的一切,怎麼也不相信你會有好心。

MyDF:從頭到尾,官方似乎並不急於調查事實真相,對佢們來講,最迫切的是全網追捕“謠言”,佢們至少揾到了9個不同版本的“謠言”,拘捕了至少6名散布“謠言”的網民。這是官方公信力喪失殆盡之後,對互聯網自由言論作出的最嚴厲反擊,傳遞出一個信息:你們就算不相信我,也不許相信別人。

青光楚辭:講個閑事,喺濕地公園看見有人抓蟾蜍,總數有三四百隻,這已構成非法狩獵。對方人數太多,公園工作人員不敢管,於是我打110詢問林業公安局電話。110特客氣:“我們跟那邊沒有任何業務往來,佢們電話我們也不知道。”於是我又打114,問到了省林業公安局電話,這一次對方很耐心給我講了權責劃分,最後告訴我要揾哈爾濱林業公安局,而佢們不知道那邊電話。於是我重新打114,這一次114也不知道了,告訴我連哈爾濱林業局電話都沒登記。於是我上網搜了一個國家林業局舉報電話,打到了北京,講了一下情況後,對方直接一句:“你打錯了,我這北京。”就給掛了。再然後,我喺*國家林業局微博揾到了哈爾濱舉報非法狩獵的電話,打了好幾次全沒人接……我咁折騰只證明了一件事,喺這個社會千萬別較真,否則你會被氣死。//*樓板娘:上海有個首接責任制,但沒有一個部門把這規定當回事,照樣嫻熟地把皮球踢過來踢過去。【抓蛤蟆可是個時髦的事】

孤東樹:一位農民這樣對我講,剛改革的時候,家家蓋三間房的時候,村書記家裡蓋五間,後來我們出去打工賺了錢蓋了五間,書記家裡蓋起了兩層小樓,再後來我們也蓋起了小樓,書記把地賣了,搞起了房地產開發,村子沒了。

【一位公安局副局長講述拆遷真實故事】拆遷區民房下午被強拆,我被叫去維持秩序,看到被拆遷家的小孩放學回來,家沒了,看着一片廢墟無所適從,又不敢離開,只好趴喺廢墟的石頭上寫作業,等爸媽回來。我看到這場景當時眼淚就下來了,心想: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要我來干?我盼着趕緊退休。

andyyeung12:慕容雪村:維穩體制下,中共黨官關心的並唔係公平、正義或事實真相,而是“千萬不能出事”。當年的京溫商城事件、今日的太伏事件,原本都很簡單,只要稍微公平地處理,這些事不可能有轟動全國的影響力。但這樣的體制之下,地方黨官既缺乏跟民間平等談判的能力(官老爺當久了),也擔心刁民會藉機生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