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德媒譯稿首發:巴西 跟中國抗衡沒門兒

摘要:在經濟發展上,巴西越來越被中國甩在後面。與東亞同齡人相比,巴西的學生顯現出極大的不足。其他西方國家也有缺才子的問題。

當趁奧運會之際,經濟學家們這些天里又研究起巴西的國民經濟時,他們看的常常是企業。但專家們要關心的可能該是這個國家的學生,那麼他們可能就會驚訝地發現到:在2012年國際Pisa測試中,千名巴西學生當中,僅有8人在數學上獲得好或很好的成績,反之,671名學生連“及格”都沒得着。但不管怎麼說,在問卷中,巴西85%的人認為在學校里幸福。

2015年,巴西的GPD下降近4%。到2016年中旬,又降低了6%。專家們對此的解釋大多不是從教育,而是從其他要素着手:自然資源的價格下跌、從下直到工人黨頂尖人物自身腐敗;國家擴大窮人的消費開支,並且在經濟發展高峰時,耽誤了存錢;被常常提到的理由還有:由12月份女總統迪爾瑪·羅塞夫(Dilma Rousseff)下台引發的“政治危機”。從2013年年底到2016年6月,巴西的失業率從6,2%上升到了11,3%。

中國製造既好又便宜

燒飯爐子、冰箱或是貨車的簡單製造,好長時間被當作是巴西經濟增長停不下來的證據。它們當中基本上沒剩下什麼了:很多供應商在此期間將生產紛紛移到了中國。還是在1980年的時候,中國的人均收入才只是巴西的1/4,如此之大的落後差距,中國在2015年抹掉了。

當巴西喪失了簡單的製造業時,沒有人將該國提升到一個新層次。與此相反,在東亞,不僅是當地的製造業進展良好,而且在此期間,中國也跟世界高科技頂尖國家展開競爭:在6月份,無錫神威太湖之光(Sunway TaihuLight)的完全是當地自行組裝的超級電腦亮相,還有深圳的技術廠家大疆創新(DJI)在這期間供應75%的商用無人機,而真正的奇蹟來自北京的企業:億航(Ehang)研發出載人無人飛行器,一種空中的士。

少有創意、缺少才子

中國更有創意是從哪來的?這個國家的腐敗少些嗎?

在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榜上,最新結果是巴西排位第76名,中國只排在第83位。在這點上,南美人是領先的。也就是說,對中國在經濟上跑在前面,必須在別的要素上找原因。審查新發明毫不留情的美國專利局提供了首個提示。2002年,批准中國專利390項,而巴西只有112項;2015年,中國以9004項遠遠領先於381項(譯者加:巴西的專利)。

2.1億巴西人與通過了52項專利的450萬新西蘭人大約處在相當的水平上。即便是小小的葡萄牙也以從12項飛躍到67項專利,顯示出比原來的殖民地有活力。

為什麼巴西停滯在中不溜的水平?為什麼那裡的基礎設施老化?答案是:因為巴西到現在為止沒能讓其人才繁殖。無任何跡象支撐,在未來幾十年里會有相反的發展趨勢。很多輟學的人將必須同很多全球的移民為伍。

況且中國早就騎在了發達得多得多的國家的肩膀上了。1990年到2007年間,美國44%製造業崗位喪失的帳記在中國進口頭上。在美國也有清晰的學校Pisa比較:在千名美國學生的數學成績當中,只有88人獲得“好”或“很好”,而258人是“不及格”。

上海以好六倍的成績居首。這可能是因為在這個大都市裡有很多重點學校的緣故。更具代表性的是澳門或台灣:在那裡的千名學生中,當108人(台灣128)數學不及格時,極為優秀者是243人(台灣372)。美國與此不同的是,不論什麼政府執政,優秀者都少有。德國學生以177不及格和175優異,獲得中不溜的名次。瑞士得到的成績好一些:124人墊底,214人在上面兒。

中國的才子和技術員

當西方頂尖國家自己都搖晃時,巴西怎麼就能在什麼時候崛起呢?像拉力·埃里森(Larry Ellison)(Oracle甲骨文公司)、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Google谷歌公司)或是馬爾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Facebook臉書公司)這樣的超級猶太天才還讓美國保持着西方在技術上超前,但是,如果沒有東亞的工作人員的話,當然也包括配偶了,這些巨人也許已經陷入到它們的晚期。

與此類似的還有其他佐證:2015年國際奧數競賽時,當美國隊戰勝常勝將軍中國隊時,美國團隊的6人當中,站着3個亞洲人和2個猶太人計算天才。儘管如此,臉書甚至也必須要仿效中國人:該公司從微信那兒接過來把網聊、視頻對話、網購和付款聰明地組合到一塊兒的單一平台,以便不掉隊。微信母公司騰訊(Tencent)的社交媒體業務是以複製Yossi Vardi和Yair Goldfinger等人1996年投入市場的ICQ(I seek you我找你)起步的。直到如今,中國公司也還從以色列高科技公司那裡,如Playtika或Toga Networks,獲取在他們看來還超前的東西。

在德國,只有很少的報紙報道研發微信的天才張小龍。在其2000萬人口的廣州市,他上新聞也罕見。那誰又能知道小龍本國的競爭對手的名字呢?他們是2011年才起跑,時刻緊跟行業先鋒的人。

8月份的《經濟學人》(Economist)還譏諷道,”對中國用戶來說,西方的Apps顯得只是沒希望的過氣。當有誰必須沒微信上網,就相當於退回到原始時代。”

作者貢納爾·海恩索恩(Prof. Dr. Dr.Gunnar Heinsohn)2016年8月11日

原文登載在德國雜誌《Cicero》

http://cicero.de/kapital/brasilien-bildung-schule-pisa-keine-chance-gegen-china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野罌粟來稿首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