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清華教授曝老闆如何淫辱洗腳妹 中國窮人以尊嚴換生存

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孫立平日前刊文披露,他一個做企業的朋友,有次去南方某個城市出差,當地的老闆請他到洗腳城洗腳,服務的盲妹竟然用舌頭舔腳。現在就是“笑貧不笑娼”,“以權謀私”致富也能得到尊重,而盲人為生存自食其力卻被如此羞辱,真如汪華斌先生所言:中國窮人想得到尊嚴還真的有點難。

“張老闆把另一隻腳抬起,在那個小姑娘的臉上隨意的蹭來蹭去!一看就知道小姑娘很不舒服,但還是用力的吮吸着他的腳趾。把腳趾全部舔完以後,從胸前掏出一個水袋喝了幾口,然後用牙齒輕輕地在腳後跟上輕咬按摩。”他的朋友說。

孫立平說,這樣的羞辱已經到了變態的程度,但更讓人深思的是背後冷酷的邏輯:沒有這樣的服務形式,這些雙目失明的女孩就可能連生活都維持不了。

南方這個洗腳城的例子,也許是極端的、變態的。但在現實生活中,這些羞辱就散布在每個人的日常生活中,這種日常性羞辱已經演變成為一種社會儀式。

窮人尊嚴的脆弱,無疑來自社會為其留下的能夠維護尊嚴的空間的狹小,甚至是有意無意的羞辱。

評論家何三畏先生提出一個觀點,窮人需要一個保底的尊嚴。他之所以提出這個問題,就是有感於來自社會的這種羞辱。最典型的例子,商場里許多老人,僅僅為了買幾個便宜的雞蛋就擠得一塌糊塗,尊嚴盡失。

汪華斌先生的“中國窮人想得到尊嚴還真的有點難!”文章談到,我們知道改革開放後最大的價值觀改變,就是“笑貧不笑娼”;所以“以權謀私”致富也能得到尊重,而成為台灣人小三的女人更成為當時的社會價值觀;因為嫁個台灣人能使一個家庭徹底翻身,所以做台灣人小三的竟然也能得到很多人的羨慕。

但是如果你下崗而貧困了,幾乎周圍的人都會笑話你;更為可氣的是我們社會的各級組織,這時更加嫌棄你;好像只有你才是給中華人民共和國丟臉的人。

正因為如此,這些貧困的人是沒有尊嚴的;如2008年南方雪災時,我見到某社區竟然要全體吃低保的人去掃雪。當見到這些連路都走不穩的人在馬路上掃雪時,我當時的心都碎了;這難道還是社會主義國家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