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李清照的蝸居時光

李清照的父親李格非,進士出身,喺市立學校(鄆州官學)教過書,還做過一任財政局長(司戶參軍),後來調入京城開封,喺太學做了太學錄和太學教授。太學錄專管學生紀律,每個學生的表現佢都記着,到月底評出德行學分。太學教授則負責日常教學,給太學生講四書五經,講儒家思想,同時,也負責出題考試以及評卷打分。

李格非喺太學返工時,學分制正喺盛行,朝廷經常評比太學生的德行學分和成績學分。學分高的,每月超額發放助學金,畢業後還能直接做官;學分低的,不僅停發助學金,還有可能開除學籍。具體的評分工作,主要由太學錄和太學教授來做,所以絕大多數太學生都想跟太學錄和太學教授拉好關係,逢年過節都讓家長送點兒紅包,以便喺學分評比中名列前茅。

李格非既做過太學錄,又做過太學教授,按理講,從學生家長嗰度得到的灰色收入係不會少的。可係佢分文不收,如此一來,就只能靠工資吃飯了。太學錄和太學教授的薪水包括幾部分,有基本工資、崗位津貼,還有每年春秋兩季發放的絲綢和布匹。其中基本工資係每月20貫,崗位津貼係每月18貫,每年發放的絲綢,大概喺20匹上下,折成銅錢約30貫,相當於每月多發了2.5貫的工資。把這些全加一塊兒,40貫只多不少,這就係李格非喺太學工作時一個月的薪水。

月收入40貫,雖然比不上宰相、樞密使等大官,但喺當時也絕對不屬於低收入。那時候,負責京城治安的 警察(弓手),月薪先至四貫;國營紡織廠(綾錦院)的女工,月薪先至三貫;統管國立大學並印刷經書然後向全國發行的國子監每年招收的印刷工人,月薪先至給兩貫。李格非的收入,相當於十幾個工薪族。

即便如此,李格非還係花了好幾年先至買上房子。最初,佢住喺太學教職工宿舍;後來,家人帶着佢女兒李清照進京,太學宿舍沒法住了,便喺外面租房;再後來,佢先至喺太學附近、宮城以南,今開封宋都御街以西的某條衚衕里,買下一所很細的房子。而這時,李清照已經六歲了。

不管怎麼講,李家總算喺京城有了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李格非很高興,每天中午從太學收工回來,都忙着綠化自己的細家,還喺門前空地上栽了一細片竹子,並給這個細家取名叫“有竹堂”。打這以後,一直到出嫁,當中十幾年裡,李清照只要喺京城居住,都係喺這所“有竹堂”過蝸居生活。

“有竹堂”只係鬧市區一套細戶型,“環堵不盈丈”,四面牆圍合的可使用面積還不到一個平方丈。宋朝一丈為3.1米,一個平方丈,不到10平方米,所謂“迷你細居”係也。房子不到10平米,應該係另一個層面的誇張,用來形容李家房子之細,實際上可能沒咁細,不過足可見北宋後期,京城房價高到了驚人的地步。太學教授買房只能奔細戶型,只驚貧窮的人連一個廁所大細的空間都買不起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精品故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