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愛比房子重要 清華學姐的雞湯我喝不下

清華二校門。

今天我的朋友圈被清華學姐小萬工的《房子不是最重要的,愛才是!》刷屏。

港真,清華的教育告訴我,這碗雞湯我喝不下。

這篇雞湯將“愛”和“房子”兩個毫不相關的命題扯在了一起,試問愛和房子有半毛錢關係?以“愛之名”將我們討論居住權的自由綁架,這個命題荒謬程度接近於:葫蘆娃不是最重要的,鋼鐵俠才是。

相比於她10萬+的文字,

我這篇閱讀量一定差很遠。

因為,喝雞湯比吃藥容易,

有勇氣直面慘淡的現實就更難。

1

拿房子和愛比,

就像拿房子和你媽比一樣可笑

愛比房子更重要,我完全承認這一點。

因為,愛屬於人倫情感範疇,它是精神活動,遠比物質層面的一套房更偉大、更光榮、更高尚!

但愛什麼時候需要和房子做比較了?愛情、親情、友情都是基本的人性與人倫,一個有愛的人也需要物質補給與再生產,才能讓其獲得基本的生存與繁衍的機會。愛和麵包都是人活下去的必需品。沒有麵包只靠愛活下去的,只有聖母。

照這個邏輯,愛、親情、友情比一個石頭、一口鍋、一個房子、一部車、甚至全宇宙都更重要。

拿精神生活和物質條件做比較,本身就是很荒唐的!

2

“房子不重要”的觀點,

真正的危害的是什麼?

在這個時候還在講“愛比房子重要”是非常危險的,因為你的觀點會在潛意識裡告訴大家:

那些抱怨房價的人、那些在為自己生存權鳴不平的人,那些在為青年蝸居群體爭取基本權利的人:

“你們不配談愛、你們不配有愛、因為你們把物質看的比愛與親情更重要!”

所以,討論房價的正確姿勢是首先搞明白什麼樣的討論才是有價值的?

高房價時代,青年、才華、熱情、夢想都在被高房價收割的時候,我們需要鼓勵怎樣的社會討論?

我們需要明白,在這個生育權、教育權、生存權被房價綁架的時刻,我們需要那些敢於發聲、敢於引領輿論的人告訴我們,房子很重要,沒有房子你讓我拿什麼去談愛?拿什麼給我愛的人安全感和幸福感?

3

能夠講“愛才重要”

你已經是自由階層

讓我們來看看那些自由階層說過的話:

晒晒我朋友圈清華人的幾個轉發小萬工文章留言:

“邏輯在哪兒?房子跟愛可以比較么?談論饅頭的人就不配談愛了?”

“您的郊區大四居是給有愛的人準備的。”

“深有同感。我在京有房有車,那些為了房子奮鬥的日子,無法與我現在生活的快樂與平和相比。願你們和我一樣,早日移民成功。”

說實話,學姐小萬工出身名校,在北京有房的,而且是大房子,這樣回武漢是一個主動的、甚至不乏優越感的選擇。

但我們身邊還有另一種人,他們真的沒房、沒車、默默工作、為這個城市做出自己的貢獻,但真的因為孩子上不了學,老婆要生孩子又被房東趕出來、回到家鄉又不可能有相似工作機會的人。

他們真的走投無路、只能痛苦的待在北京,他們的離開也同樣是痛苦的。

他們回家沒有大企業的分公司可以選擇、他們的老家在那些偏遠的真的叫不出名字的地方。

在北京這麼多年的努力和積累被清零,是沒有心情去講:愛比房子重要的。

當他看到這口雞湯,他發現味道鮮美,但伴着淚水變成了苦澀,終究無法下咽。

所以“愛比房子重要”這句話,首先要有房,才具備討論的資格。

就好像馬雲說我不在乎錢對錢沒興趣、王思聰說我交朋友根本不在乎有沒有錢、劉強東說我臉盲不知道漂不漂亮一樣。

能這麼講,代表你在一個特定階層中,出身名校top2、北京已經有房有車、回到湖北有更好的職業發展,這些都是這個階層特有的標籤。

你真的沒有那種被房價、被房東逼出北京的感受。你代表了一個不那麼有錢、但至少有更多選擇與自由的階層。在高房價的中國社會,這個階層叫做“中產屌絲”。

就如同:會笑的女孩運氣不會太差。

但是運氣差的女孩她能笑得出來嗎?

4

雞湯真正的危害,

在於用愛綁架討論房價的自由,

在於帶領大家繳納高額的“智商稅”

當八爺討論這一切的時候,事實上在反思這些年見到的雞湯文,通篇是青年文摘,讀者,故事會,知音等“四大名著”的文風。

北大名言:因真理,而尋自由。但愛是情感而不是真理,真理是:我國地產已經達到GDP250%,房地產是對青年一代的收割這個可怕的社會事實。

清華校訓是:自強不息,厚德載物。清華的校訓不是用來給自己和大家發雞湯的,清華的培養應該讓你面對雞湯能夠具有獨立思考能力、判斷力和免疫力。能夠讓你擁有直面現實的勇氣、看透本質的智慧、勇於承擔的社會責任感。

雞湯最大的問題就是:一切問題都可以用愛、用情懷來撫平,遇到問題了,只要給自己來一針“愛和情懷”,我們就沐浴在愛河中,不再需要討論、辯論甚至吶喊。

今天瘋長的房價不可能持續一萬年,當有一天我們回看今天為了一平米房子而痛苦、快樂、沮喪、欣喜、吶喊、掙扎、結婚、離婚、再結婚的種種行為時,我們的回憶會變得模糊,當年的嚴肅變得可笑,當年的聰明變得幼稚。

在遙遠或不遠的未來,房價也許會從我們的話題中心消失,變成考古學研究的對象。

但雞湯文會永伴我們存在。

智商稅也永遠是這個地球上最沉重的賦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八卦學博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