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重磅!毛阿敏老公10億美元不見了…

兩年前投資的人民幣58億元(當時合9.4億美元),怎麼說不見就不見了呢?背後到底是重磅騙局還是驚天“失誤”,抑或藏着其他不可告人的隱情?領導着諸多資管圈大佬的神秘復旦女到底又是何方神聖?

參觀跑車製造商阿斯頓馬丁工廠、觀看溫布爾登女子網球決賽——2015年夏天,當中國億萬富豪、中植系幕後大佬解直錕在歐洲快樂旅行的時候,絕對沒想到後面的煩惱會來得那麼快那麼陡。

解直錕,經營木材起家,曾經叱咤風雲。目前是萬億金融帝國的掌門人,中植系有一萬多名員工,主營六大業務板塊包括信託、財富管理、金融投資、礦業、新金融及併購等。

著名歌手毛阿敏是他的夫人,他也是前年離職的中央匯金公司總經理解植春的胞弟。

越有錢越低調。謝直錕的低調也是一種腔調。

當錢“不見了”的時候,從不接受採訪的謝直錕也不再沉默。

1、錢不見了

今年2月,解直錕一紙訴狀將去年曾陪同一起歐洲考察的XIO GROUP高管們告上了法庭——指控這家公司的高管通過欺詐行為獲得“秘密利潤”。

XIO2014年成立於香港,從事私募的時間並不長,但去年因為以11億美元收購了總部位於加州的汽車研究機構J.D. Power而引發業界廣泛關注。

J.D. Power是全球最專業最權威的市場研究諮詢機構之一,開發並維護着世界上現存最大、最全面的用戶滿意度數據庫,在全球和中國市場汽車、金融行業的調查和研究實力首屈一指。

事情要從2014年說起。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解直錕在2014年出資人民幣58億元(當時合9.4億美元)幫助設立XIO以及資助XIO收購兩家中型企業。

據知情人透露,2015年夏天,XIO甚至動用私人飛機陪同解直錕考察歐洲和以色列。在旅行日程上,解直錕的身份是“有限合伙人”。

而之所以參觀跑車製造商阿斯頓馬丁工廠,據說也是因為解直錕和XIO可能要參與投資。

阿斯頓馬丁跑車是大名鼎鼎的英國間諜007詹姆斯•邦德的座駕。

然而好景不長,解直錕發現自己的“巨額”投資最終投資了什麼,自己一無所知。

XIO不回他的電話,也不給相關信息和文件。

於是,解直錕的一位代表連續兩次給XIO發了信函,要求了解資金去向。

在今年2月提交給開曼群島法庭的文件中,解直錕指控XIO高管串謀詐騙他的錢財,這場糾紛牽扯的主要公司都在開曼群島註冊。

雙方撕破臉皮最終走上法庭,顯然是在XIO否認拿了謝直錕的錢後。

XIO否認解直錕的說法,並表示他們根本沒拿解直錕的錢。

至於當被問到與解直錕有關的實體是否投資過XIO時,XIO發言人沒有答覆。

兩年前投資的人民幣58億元,怎麼說不見就不見了呢?背後到底是重磅騙局還是驚天“失誤”,抑或藏着其他不可告人的隱情?

2、神秘的XIO GROUP

在媒體的報道中,對這家私募特別提到的是它是一家總部位於倫敦的“有深厚中資背景的私募投資公司”。

董事長是一位中國女性,叫Athene Li,關於她的公開資料比較少。

XIO GROUP首席執行長Joseph Pacini,曾是貝萊德亞太地區另類投資部的負責人,其在貝萊德期間管理超過240億美元的資產。

Carsten Geyer,目前為XIO Group歐洲地區業務的負責人。曾是總部位於歐洲的大型私募基金公司,累計融資220億歐元的Permira Advisers的主管之一。

可以看出,XIO Group的合伙人和管理層,個個都是大資管精英。

據信託圈調查,Athene Li中文名字叫李響。

曾就讀於復旦大學、悉尼大學和康奈爾大學。她獲得了金融學雙碩士學位。

在2010年(第十二屆)中國風險投資論壇上,李響作為嘉賓有過演講。通過該論壇的資料查詢顯示,此時李響的身份為天泉投資執行董事,她的英文名正是Athene Li。

頭像與上述英文資料透露的簡歷信息,與XIO GROUP官網關於Athene Li的簡介相吻合。

李響曾在貝爾斯登亞洲企業財務團隊工作。貝爾斯登前,在亞洲美林投資銀行工作。她專門從事IPO和併購交易,經手案例包括東風汽車香港上市、同濟堂紐交所IPO等。

根據《歐多瑞汽車情報》通過對英國方面信息的查詢可以獲知,XIO還有着更為神秘的一面。

XIO集團在英國註冊的是一家名為XIO(UK) LLP的有限合伙人公司,並不是一個註冊的實體。2014年,其註冊總資本為6萬英鎊。它有兩個股東,一個在香港註冊,一個在開曼群島註冊。

值得關注的是,其在香港註冊的公司的股本只有1港元。

同時,信託圈調查發現,XIO2014年7月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名為“力作”的投資管理公司,註冊資本1000萬人民幣,法人為李響。李響占股95%,另有一名自然人股東為劉麗艷。

李響、劉麗艷為股東的公司還包括上海力時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註冊資本、成立時間同前。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力時投資也是上海力尊投資中心(有限合夥)的企業法人。

解直錕的錢到底去哪裡了?

此番被解直錕告訴法庭的,除了復旦大學畢業生李響,還包括XIO GROUP首席執行長Joseph Pacini。

3、出差常吃快餐的謝老闆

據網上一些零星的資料,1991年以前,解直錕曾是黑龍江省伊春市五營印刷廠的一名工人,而當時從伊春市坐火車到哈爾濱至少需要20個小時。解直錕及其兄長解植春,是從五營走出去的為數不多的名人。

解直錕第一次走進人們的視野,是因為他的夫人——歌星毛阿敏。

2012年,知名博客長春國貿爆料毛阿敏丈夫名為解直錕,為中植集團董事局主席,集團產業覆蓋金融、投資、礦業能源,身家不菲。據長春國貿稱,毛與其是在2002年一次工商界舉行的酒會上經介紹相識,毛阿敏當時作為特邀嘉賓出席,二人秘密交往一年後結婚。而對於毛阿敏此後育有一雙兒女之事,因為“爸爸已取得美國國籍,所以不算超生”。此後媒體也曾目擊毛阿敏在機場大方地攜自己一對金童玉女出沒,但未曾見到其丈夫。

面對外界沸沸揚揚的議論,毛阿敏從未出面透露老公身份,據說她在公開場合奉行“可以談孩子,不能談丈夫”的原則,甚至曾表示“一輩子也不會把老公身份公開”。

謝直琨深居幕後,連集團中都沒有相應的品牌宣傳部門。

最“高調”的一次,是在2012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解直錕家族以35億元財富位列財富榜第308位。

儘管中植系在資本市場的種種舉動表現上和謝直琨並無直接關係,但是誰都不能忽視這位“靈魂人物”的想法和作用。

“中融很多與地方政府合作的大項目都是解直錕親自出馬談成的。”曾經跟着解直錕一起出過差的楊帆表示。如當年湖南省一個超過50億元的信託項目,就是解直錕親自找當地領導談完的。

在中融員工眼裡,解直錕是一個謹言慎行的人。雖然身價過億,但是出差時,經常吃快餐。

“中植系其實很簡單,就是以中融信託為核心,作為募集資金的渠道,然後通過定增等方式和上市公司搭上線,結成利益共同體,然後跟上市公司合作搞一個項目,成立一家公司,可能是上市公司佔大股,也有可能是中植集團佔大股,但真正出錢比較少。經營團隊是中植派,派了人以後和上市公司談好,保證每年八千萬或者九千萬的利潤,並按照5%或者10%增長。”中植系內部一名人士曾向理財周報記者表示。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調查發現,中植系的資本運作平台數不勝數;然而,多家PE與產業基金大多從以下重要資本平台衍生出來。

值得一提的是,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7”上,央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出席並發表演講。

潘功勝直言,有很多企業,在中國的負債率已經很高了,再借一大筆錢去海外收購。有一些則在直接投資的包裝下,轉移資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信託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