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開飛機感動丈母娘娶18歲妻子 他卻早已寫好遺囑

兩個月前,刷了一波屏、上了無數次熱搜,賣了各種人設的真人秀《真正男子漢》終於收官。

還記得開播前的造勢,節目宣傳片一改往常輕鬆愉快的氛圍,似乎要將每個上節目的藝人打造成真正的空軍新兵。

可娛樂終歸是娛樂,空軍部隊絕不僅僅是換個地方飛檐走壁,叫兩聲兵哥哥就能嬉笑怒罵於日常的地方。

當你看到這部片子,你就能更加深刻的體會到他們的毅力、堅韌、勇氣、汗水與身上的使命,以及,我們的愧疚……

為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一部《衝天》橫空出世。這是一部從女性視角去回顧抗戰期間中華民國空軍的紀錄片。

配音元老金士傑旁白,賈靜雯配音,耗時十七個月完成。

這部歷史片,在台灣不賣座,在大陸未公映,卻讓配音演員數次潸然淚下。

丘吉爾曾說:“在人類征戰的歷史中,從來沒有這麼多人對這麼少人,虧欠這麼深的恩情。”從紀錄片的開頭,就能深刻體會這句話的力量有多麼震撼人心。

半個世紀以前,有一群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每天翱翔在藍天白雲之間,看起來無比威風。

他們有的出身名門望族,有的出國留學歸來,而且個個顏值逆天。

風光背後,是年輕的他們犧牲掉愛情與一切,只為了在天空中揮灑熱血(視頻)。

入學儀式上,我們期待四年的校園生活,他們卻早已寫好了遺書。

步入校園時,他們就立下誓言:“我們的身體、飛機和子彈,當與敵人兵艦陣地同歸於盡。”

而他們的大好年華,也大多停留在二十幾歲。

中央航校的學生入學時都要立下的誓言

他們,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代戰鬥機飛行員,也是守護我們的“空中敢死隊”。

而今天要和大家講的,就是中國空軍的“四大金剛”之一,劉粹剛

劉粹剛

他是叱咤中外的“飛將軍”,曾經擊落日軍11架敵機,是中國抗戰中擊落敵機數量最多的中國飛行員。他與妻子相識於車站,卻一見鍾情。不顧空軍“不滿28歲不準結婚”的規定,他毅然迎娶妻子,卻沒曾想,婚後一年,兩人竟天人永隔。

而這一切,還要從1929年的那個夏天開始說起。

當時,南京中央軍校第八期在瀋陽招生,引來了一群東北熱血青年投筆從戎,這其中就有劉粹剛。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國土大面積淪喪。

在瀋陽第一工科學校念書的劉粹剛,眼睜睜看着一寸山河一寸血,劉粹剛意識到工科救國的理想將要破滅,又恰逢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前來瀋陽招生,他決定投筆從戎。

“失土不可不復,國讎不可不報。”

從瀋陽乘火車到北平,再從北平一路南下抵達南京。劉粹剛一腔的熱血和悲憤都訴諸筆端,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入第九期步兵科。不久又轉入中央航校第二期學習飛行,也開啟了他輝煌的軍旅生涯,成了一名飛行員。

在部隊,劉粹剛技術過硬。當時連號稱日本空軍“四大天王”的健夫大尉都曾在日記里寫道:

“在太湖上空與2401號飛機交戰時,他的技術特別熟練而狡猾,射擊也很準確。他是趙雲式的勇士。尤其是他有在飛機即將失速、萬分危險的情況下一個巧妙的急轉彎,頃刻使不利地位變成有利地位的‘絕招’。我學會了他這手‘絕招’,也拿來訓練我的部下。”

這個2401,就是劉粹剛的專屬座機。

盧溝橋事變發生時,空軍9人仿照德國組成了“紅武士”積極備戰。(厲秋芬伯爵是上世紀20年代中國空軍崇拜的空戰英雄之一,在‘一戰’中擊落敵機80架)他們全部身穿紅色飛行衣,機身也漆成紅色,9人除非戰死,絕不脫離戰鬥,這其中,就有劉粹剛。

1937年10月12日,日軍的18架飛機在南京投彈掃射,但當時沒有中國空軍迎戰,但因為資源有限,中國所有的飛機都只能隱藏着用於夜間突襲。

這18架飛機開始故意在南京上空低飛穿梭,但面對這赤裸裸的炫耀,中國飛行員只能在地面氣得跺腳,也無可奈何。

但劉粹剛是個火爆脾氣,他忍不住了,怎麼能生生看着挑釁自己卻什麼都不做。他沖向機場,揭開幕布,跳進2401里,只聽引擎迅速發動,轟的一聲就起飛了。

起飛前,劉粹剛把錢包交給了科長,他說:“我要同敵決一死戰。”

台劇《一把青》講述的也是戰爭時期中央航校飛行員的故事

日本飛行員看到劉粹剛的單機升空,一時間像蜜蜂般全部向他襲來,緊緊咬住2401尾部不放。

劉粹剛將計就計,慢速航行。在日軍沒有注意到的瞬間,突然一個急轉彎,掉轉衝到日機尾部。四挺機關槍同時開火,日機哪裡料想得到,無處可逃,拖着濃煙在南京郊外摔得粉身碎骨。

短短几分鐘,劉粹剛就完成了一場驚心動魄的空戰。這一戰吸引了南京城的市民們,他們顧不上防空警報,紛紛上街。

那段時間,劉粹剛就是所有日本飛行員“噩夢”般的存在。

有着號稱“天下無敵”的日本空軍96式驅逐機被他擊落,創造了中國空軍第一次擊落“王牌”飛機的記錄,還經常以寡敵眾。

劉粹剛一共擊落了日機11架,擊傷2架,成為中國抗戰中擊落敵機數量最多的中國飛行員,還被頒發了七星星序獎章和二等宣威獎章,而他自己卻從沒有被擊落或受傷的紀錄。

對飛行員來說,死亡來的時候是一瞬間,愛情來的時候也是一瞬間。

一次在從杭州回學校的車上,劉粹剛遇見了讓他胸口悸動的女孩,許希麟。

18歲的許希麟

這樣一個難掩鋒芒的英雄,竟第一次嘗到了鍾情的滋味。

許希麟出身名門,雖是女孩,父親卻讓家中下人稱她為“阿哥”。在母親自幼的調教下,許希麟出落得亭亭玉立,知書達理。還不到十八歲,她就在鎮立小學當校長了。

每周六,許希麟都會搭乘嘉杭區間車回杭州。周日,再搭滬杭甬列車到臨平。

車程不長,可兩人卻都給彼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溫柔端莊的許希麟,讓劉粹剛動了真情。他紅透了臉,卻不敢上前打招呼。

許希麟看着眼前這位英俊瀟洒的空軍飛行生,也心生好感。等飛行員們紛紛下了車,許希麟才敢透過車窗,偷偷看劉粹剛遠去的背影。

劉粹剛不知道從哪兒得知了許希麟的名姓和地址。給許希麟寫了第一封情書:

初遇城站,獲睹芳姿,娟秀溫雅,令人堪慕;且似與余曾相識者!初余之注意女士,而女士或未之覺也;車至筧橋,匆促而別,然未識誰家閏秀,如是風姿,意不復見,耿耿此心,望斷雙眸,而盈盈倩影,直據余之腦蒂,揮之不能去。”

劉粹剛為許希麟寫的第一封情書

從小到大都不缺乏追求者的大家閨秀許希麟,曾收到過一百六十多封情書,但從未給過回信。

更尷尬的是,劉粹剛的情報有誤,竟將許希麟的“麟”寫成了“齡”。收到情書的許希麟提起紅筆,像批改學生作業把這個錯字圈了出來。

第一封情書的下場自然是石沉大海。

可自相遇起,便一眼萬年。劉粹剛一封不夠就兩封,兩封不夠就三封。他篤定:總有一封信,可以打開許希麟的心房。

“女士,我不願,我深深的不願,妳適中了‘花朵其貌,蛇蠍其心’的這句話!啊!女士,我日夜是期待着妳的仁心,能送給我一個迴音。”

更誇張的是,每每有機會,劉粹剛就開着那架威風的2401,在許家上空盤旋。時間長了,鄰居都知道中央航校的飛行員在追求許家女兒。連許希麟的母親都常常被嚇得不輕:“要不,就考慮看看?”

可許希麟不是無動於衷,而是早已芳心暗許。有幾次,劉粹剛因執行任務出差,沒有按時出現在火車站台,許希麟還在人群中苦苦尋找,但卻失望而歸。

許希麟父親並不反對這樁感情,可一想到劉粹剛的職業有太大的不確定性,隨時都有可能為國捐軀,擔心女兒的許父問:“你想清楚了嗎?”

許希麟從容地拿筷子沾酒,寫下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婚後在家的許希麟

儘管時局動蕩,劉粹剛的訓練又極為辛苦,但兩人的日子過得幸福美滿。

許希麟曾經問劉粹剛:“如果國家需要我出征,你不會阻止我吧?”

他被逗笑了:“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國家不得不要女孩兒出征,我們就並肩作戰吧!”

劉粹剛夫婦(左)與其他航校同學

戰局越來越艱難,劉粹剛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匆匆忙忙。

前線傳來的消息里,飛機折損得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年輕的勇士犧牲在沙場。許希麟每天提心弔膽地在報紙上追蹤着丈夫的身影,可她知道,丈夫是個勇士,只得在書信里勸他專心殺敵,勿念兒女情長。

試想過一百個戰爭結束他凱旋歸來的樣子,卻一個字也不說。

10月25日凌晨,許希麟像往常一樣叫醒劉粹剛,送丈夫坐上車。劉粹剛搖下車窗,沒有說話,只是像往常一樣,看着妻子,離開了。

可如果他們知道,那是夫妻倆的最後一面,一定不會只是這樣潦草地告別。

劉粹剛最後犧牲的地方

原來,前天劉粹剛就接到緊急任務,要帶領5架飛機第二天天亮前趕到山西,支持八路軍反攻娘子關戰役。

劉粹剛和隊友從南京起飛,到達洛陽,準備加油後飛往太原。

可那時候突然下起了雨,濃霧瀰漫。有人勸他等天氣轉好再出發,他堅決不肯:“這是國共兩黨攜手抗日的軍令,怎麼能貽誤戰機?”

在一片漆黑的濛濛細雨中,劉粹剛的隊伍低空飛行。

到達太原後,因為沒能和八路軍取得陸空聯絡信號,飛機無法降落,必須連夜飛回洛陽。

可這時飛機的量油器指針告急,劉粹剛投下照明彈,讓其他戰友先迫降,自己還留在空中盤旋,航油卻馬上耗盡,他只能低空盤旋,儘力尋找着陸點。沒想到,當時剛好有戶人家燃起了火光。劉粹剛卻誤以為是着陸信號,整個飛機一下撞到魁星樓上……

那時候,劉粹剛只有二十幾歲,卻將生命永遠定格在了藍天。

人們焦急的尋找劉粹剛,可這時才發現,他的座機穩穩噹噹地停在魁星樓的欄杆上,只有尾部稍微損壞——至死,劉粹剛都一心想要保全飛機。

那天,坐在家裡的許希麟隱隱感到不安。可當真正聽到丈夫犧牲的消息,她痛不欲生。趁家人不注意,許希麟一口氣吞下36塊銀元……

在最後的家書里,劉粹剛曾經寫道:

“如果我發生不幸,你要勇敢地活下去。不要失去理智,不要殉情盡節。老天有眼,我們一定會有長相廝守的那一天。”

許希麟被救了回來,可劉粹剛再也沒有回來,甚至一次都沒有到過她的夢中。

在往後的幾十年里,許希麟的夢裡都只有漫天黃沙的北方高原,孤苦伶仃的一人。

然而愛情的模樣,或許並非白頭到老,而是沒了你,我還能勇敢地把日子過成有你的模樣。

劉粹剛犧牲後一年,許希麟主持成立昆明粹剛小學。入校的學生,大都為空軍在職或遺族子弟。

半個世紀後,許希麟早已頭髮花白。她跨越一灣淺淺的海峽,到南京航空烈士公墓。在劉粹剛的墓前,她獻上親手所書的詩句,條幅上寫着:“秦時明月(視頻)漢時關,萬里長徵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雜家Mis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