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科院物理大牛為竇唯專輯彈吉他 人稱"搖滾博導"

中科院物理大牛為竇唯專輯彈吉他人稱“搖滾博導”

演唱中的陳涌海

竇唯日前發佈了自己的最新專輯《山水清音圖》,在專輯中擔任吉他手的物理學家陳涌海引髮網友熱議。

中科院半導體所主頁上這樣介紹陳涌海:

博士,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半導體材料科學重點實驗室主任,曾任973項目首席科學家。長期從事半導體材料物理研究。先後主持了國家重點基礎規劃項目和課題、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大項目和面上項目、中科院重點項目等十餘個科研項目。在國際知名學術刊物上發表SCI論文百餘篇,獲得國家授權發明專利十餘項。曾獲2004年國家重點基礎研究計劃(973)先進個人稱號、2006年度傑出青年基金獲得者、2009年新世紀百千萬人才工程國家級人選、2011年度中科院百人計劃入選者等獎勵和榮譽。

不了解陳涌海的人在看過上面這段介紹後估計就更懵了。

物理學家?玩搖滾?吉他手?

“搖滾博導”已是網紅

此前,陳涌海演唱的《將進酒》被好友無意之間上傳到網上,很快就破了千萬的播放量,還因此上過2012年的網絡春晚。那豪邁又稍顯嘶啞的聲音很難讓人將其與這位著作等身的物理學家聯繫起來。

陳涌海

長袖襯衫、西褲、整齊的短髮、眼鏡……如果只聽聲音,相信呈現在絕大多數人腦海中的不會是這樣的形象。

自此陳涌海獲得了“搖滾博導”的稱號,在網易雲音樂中,這首歌的下方的評論區中仍然陸陸續續地有網友留言。

有思接今古的:

——如果說民謠歌手就是古代的詩人的話,那李白就是一個搖滾歌手!

——感覺太白要是生在現在,肯定也和這哥們一樣,喝得七倒八歪,拿把破吉他,一口大煙嗓,在天台上迎風狂吼,高樓下是夜色中穿(川)流的人群~

有搞穿越混搭的:

——彈唱、曲:中科院博導陳涌海;指揮:中國著名雕塑家錢紹武;作詞:唐朝搖滾詩人李白;場外指導:當代藝術家竇唯。

表演中的陳涌海

有讚不絕口的:

——魏晉風骨,漢唐氣象,書生意氣,劍膽琴心!且歌,且行,且飲,且狂!人心不古,紙醉金迷之下,還有此等名士。陳教授Orz!Orz!Orz!

——當時還聽過他的講座,想不到這樣要給文弱書生有如此的爆發力。

——物理學界彈琴第一人,將進酒驚為天人

有插科打諢的:

——教授,你趕緊去唱歌吧,別讓工作耽誤了你的歌唱事業

也有花痴並附帶着黑自己導師的:

——當他的學生該有多幸福,可惜我的導師只會唱情歌……

研究量子、納米之餘,縱情民謠

陳涌海出生在普通市民家庭,沒有任何音樂和科學方面的家學。由於父親在電影院工作,家在電影院旁,從小看了不少的電影,聽了不少電影插曲。

1986年他隻身來到了北大求學。在那段日子裏,陳涌海不但是個學霸,更是一個文藝青年。吉他自然必不可少,每到夏天的傍晚,一群同好便會相約在北大圖書館東邊的草坪上彈琴,唱歌,聊理想。有人回憶,當年陳涌海唱歌時,滿口方言,台下的觀眾開始瞎起鬨,這時的他憤怒異常,大聲吼道:“聽不懂的出去!”

成都商報曾在2012年時對陳涌海進行過一次書面採訪。陳涌海懷抱吉他演奏的特寫和王力宏勁舞的照片被並排放在了文娛版上。

陳涌海懷抱吉他演奏的特寫

成都商報:如果能重新選擇,你是做音樂人還是科學家?

陳涌海:當然還是搞科研。科研和音樂都是我喜歡的,搞科研更有把握保障自己和家人的生存,搞音樂就不好說了,音樂就是自己的業餘愛好。

成都商報:你是如何平衡科學家和音樂人的身份?音樂對你進行科研有幫助嗎?

陳涌海:很簡單吧,科研是職業,音樂只是業餘愛好,兩個都是我喜歡的,定位很清楚,不需要什麼特別的平衡。彈琴唱歌可以緩解科研上的壓力吧,算是科研生活的一個很好的調劑。

其實除了為古詩詞作曲,陳涌海還創作了數十首原創音樂作品。設想一下當時的情景,夏日校園的樹蔭下、草坪上,年輕的陳涌海隨意穿着一件體恤衫,在微風中懷抱吉他,微閉雙眼,低吟淺唱,遠處是朦朧的月亮和時隱時現的星,近處是循聲而來圍觀的人。大家不看電視,也沒有手機,在校園裡一起唱歌,一起讀詩。

據說,即便是在這幾年,陳教授依然過着隨性洒脫的生活,除了完成科研和教學任務外,還看書、畫畫、彈琴、吟詩,會參加詩歌集會和音樂節,偶爾還會登台對着陌生人唱上兩句。

能在科學家與藝術家之間自如切換的例子並不多見,這種恬淡和洒脫,恐怕是求學、科研和其他所有工作中都不可或缺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浙江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