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國曾進軍俄國被蘇聯稱為帝國主義

——1918年中國曾和美日一起入侵俄羅斯

除了外蒙古海參崴,中國還進軍過西伯利亞,蘇聯歷史書上講中國係“干涉蘇俄的十四個帝國主義國家”之一。

紅色國際通道地圖(圖源:VCG)

1918年中國曾和美日一起入侵俄羅斯。

別講筆者逗你們,中國確確實實在1918年和美國日本一起入侵過俄羅斯,所謂“入侵”就係派遣自己的軍隊進入到別國的領土,當然了很多網友不樂意了因為外東北地區本來就係中國的領土,但係在當時法定領土上確實係劃給俄羅斯,好了現在唔好糾結“入侵”“收復”兩個詞了,我們還係來揭開這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吧!

1917年8月,當第一次世界大戰已經進入尾聲時,應法國和英國的邀請,一向保持“中立”的中國的北洋政府宣布放棄中立,加入協約國一方,對德國和奧匈帝國宣戰。同年11月,同屬協約國的俄國,爆發十月革命(俄羅斯農曆10月),宣布退出戰爭,幸好後來美國參戰彌補協約國空缺。1918年,協約國在戰勝德奧之際,不甘心世界上第一個無產階級政權對其影響力,所以乘布爾什維克黨立足未穩,英、法、美、日為首的協約國,決定組織14國干涉軍,出兵俄國。十月革命造成的混亂把收復領土的時機送回到了中國面前。北洋政府也應邀派出海陸軍前往海參崴,參加協約國對俄國的軍事干涉行動。要我講歷史書上評價北洋軍閥基本都係一邊倒否定它的歷史作用,講咩軍閥混戰咩簽訂廿一條,然而在很多華僑的心目中對北洋軍閥的印象還很不錯,原因之一就係進軍俄羅斯。

好,自清末被沙俄入侵的領土係咪有機會收復呢?我們且看俄國十月革命後,俄國遠東領土處於無政府狀態,原來由俄國支持的外蒙古獨立勢力也頓失重心。既然連美日都想出兵,中國何不碰碰運氣呢?我們先講下協約國入侵俄羅斯有兩個大方向,一個歐洲方向,一個亞洲方向,亞洲方向與俄羅斯接壤的就係中國和日本。中國和日美在這段特殊的時期,神奇地成為了“同盟”,當然只係名義上各打個的。協約國亞洲介入軍第一個目標就係海參崴,海參崴原係中國領土,1860年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被沙俄搶佔,改名符拉迪沃斯托克。1918年4月9日,“海容”艦由艦長林建章指揮,從上海起航,前往海參崴。“海容”艦出發後,一路北上。行至朝鮮濟州島巨文港時,停泊一夜,稍事休息。接着,便穿過對馬海峽,經過4天航行,最終在17日抵達海參崴。“海容”艦到達時,海參崴基本處於無政府狀態,街上只有很少的俄國警察站崗。為了維護治安,協約國駐軍設立了治安指揮部,由一名美國陸軍少校負責,各國軍艦每天輪流派出12名水兵組成巡邏隊,與白俄警察共同維持治安。“海容”艦官兵除參加聯合行動外,還積極與當地的有關中國機構配合,保護華僑利益,受到他們的稱讚。不久,各國陸軍也陸續開進俄遠東地區。距離俄國較近的日本,企圖長期佔領俄西伯利亞地區,派軍最多,有幾個師團。於是,各國公推日本的大谷大將為聯軍總司令,統一指揮各國駐軍,其司令部設在海參崴商業學校內。

在進軍俄羅斯的同時,段祺瑞也打算收復已成獨立狀態下的外蒙古。因此北洋政府利用這個有利時機,一方面派遣徐樹錚將軍出兵西北,伺機收復外蒙古,一方面於1918年決定出兵俄國西伯利亞,參加聯合干涉軍,屏護三江,並進一步設法收復東北失地。1919年,德國戰敗,中國政府將參戰軍被改為西北邊防軍,1919年2月,徐樹錚派出一個旅的兵力,在大青山北進行軍事演習,並從西北邊防軍中選拔精銳積極備戰,他本人在多倫建立前進指揮所。在中國方面的軍事壓力之下,以哲布尊丹巴為首的外蒙王公貴族失去了靠山,被迫遣使多倫,表示願意回歸中華祖國。1919年11月17日,歷史永遠記住這一天,外蒙古正式上書中華民國大總統徐世昌,呈請廢除中俄“蒙”一切條約、協定,回到中華民國懷抱!蒙古全境重歸祖國,尤其係唐努烏梁海,早已被沙俄侵佔,也在這時終於回到祖國懷抱,中國的版圖在辛亥革命後達到最大的頂點!徐同時向當時的總理段祺瑞和南方革命政府孫中山先生髮電述職,孫中山先生收到來電後異常喜悅,不顧國民黨內某些人的反對回電慶賀他的大功。

除了外蒙古海參崴,中國北洋軍閥也進軍過西伯利亞。難怪蘇聯歷史書上講中國係“干涉蘇俄的十四個帝國主義國家”之一。北洋軍隊迅速開往俄羅斯雙城子、伯力予以佔領,中國軍隊在清朝失去西伯利亞後第一次進入了該地區。由於俄羅斯蘇維埃力量發展迅速,中國不久又派了第32團李源昆第三營和第35團曹德明第一營共1000人增援雙城子,以鞏固佔領。為了應付可能發生的與蘇俄的戰爭,段祺瑞親自兼任參戰督辦,設立以靳雲鵬為督練、徐樹錚為參謀長的訓練處,成立兩個教導團,集訓參戰軍軍官和軍士,組建“參戰軍”曲同豐第一師、馬良第二師、陳文運第三師。由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不久即結束,中、日、美協約國聯軍也就沒有與蘇聯發生戰事,年底在海參崴舉行閱兵後開始撤軍,但中國駐軍一直堅持威脅蘇聯,到1921年才撤回到本土牡丹江、一面坡等處。雖然沒有發生戰事,但出兵俄羅斯遠東地區對蘇維埃係重要牽制,係協約國限制列寧政權支持德國的一系列行動中的重要一環,其戰略意義遠大於戰術意義,因此,不能從係否發生作戰來貶低中國“參戰軍”出擊的歷史地位。對於中國自身而言,“參戰軍”佔領雙城子和伯力,其意義更大,不僅係回到了故土,更潛在着收復西伯利亞廣大故土的可能性。如果第一次世界大戰沒有馬上結束,協約國與支持德國的極其脆弱的列寧蘇維埃政權正式開戰,中國出兵所能獲得的領土利益將係難以估量的。也正因為中國這次出兵所進入的領土和威懾的對象係蘇聯,因此,長期就被視為了係對抗“十月革命”的段祺瑞政府反動行為,其歷史地位被無情貶低。段祺瑞決策參戰和出兵,終於改變了他的助手徐樹錚的立場,徐樹錚懂得了中國出擊的意義,不僅在這次出兵軍事行動中積極組織軍隊,而且一年後就成為了中國近現代史上最了不起的民族英雄之一。1919年段祺瑞迫於人們壓力,不得不把令軍閥和官僚們畏懼的徐樹錚調出中央,任命他為西北籌邊使兼西北邊防軍總司令,徐樹錚反過來利用了這一被排擠出中樞的機會,專註於收復國土,在段祺瑞支持下組織專門應變蘇聯侵略的西北邊防軍,有宋邦愉、宋子揚、褚其祥、張鼎勛四個精銳的混成旅。西北邊防軍組建後,徐樹錚親自率領褚其祥旅突然出奇兵佔領庫倫,一舉收回了被蘇聯和日本佔據的外蒙古。1921年徐樹錚回北京後,蘇聯沒有了畏懼心理,一方面組建中共試圖通過革命把中國搞亂,一方面則利用直系軍閥戰勝段祺瑞的機會,很快以蒙古“革命”名義擊敗失去了後援支持的褚其祥旅,外蒙古重新淪落蘇聯之手。

這次協約國入侵,各國出的兵力都非常的少,都係幾萬幾萬的,心有力而力不足,沒有認真地打。北洋軍閥政府出兵外蒙古和西伯利亞,在廿世紀初期,極貧積弱的中國確係為保衛國家主權,維護國際地位作出了相當大的努力,他們的功績和歷史地位,係應該被後人所紀念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鐵血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