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18歲和38歲的區別

得體,是保持恰當的距離感

我20多歲時陪同我的女老闆接待一家新客戶,項目聊得很順利,氣氛融洽。工作談到尾聲時,涉及到了一些淺層次的私人話題。

客戶提到了一位她們共同的熟人:‌‌“XX跟你很熟吧?聽說你們還是大學同學,我來之前她就跟我聊到一些你的事情,說你業務能力特彆強,大學時代就是班裡的女強人。‌‌”

我心裏咯噔了一下,‌‌“女強人‌‌”這個詞見仁見智,並不是完全的誇獎,我看了一眼老闆,她保持着禮貌的微笑,並沒有說什麼。

客戶接著說:‌‌“XX還提到你是班裡唯一一個和大學校友結婚的女生,你先生是同一所學校畢業,比你高兩屆。‌‌”

我老闆微微變了下臉色,停了一會兒笑着接話:‌‌“我和XX自從大學畢業再也沒有見面或者聯繫,看來她對我的情況還挺了解。‌‌”

客戶答:‌‌“她說和你是好朋友。‌‌”

我老闆說:‌‌“可能我和她對於朋友的理解不一樣,在我看來我們是同學,在同一個班級上過課,但沒有達到朋友的情分,朋友是雙方都認可的親昵關係,我們還沒有那麼熟悉。‌‌”

我以為我老闆為了給客戶面子,同時推進業務關係會給出特別八面玲瓏的回復,沒想到她那麼說真話,心裏又咯噔了一下。

客戶的臉上看不出喜怒,只有些微的意外,她順着話題繼續接:‌‌“難怪呢,我請你同學打個電話引薦下,她居然推辭了,可見沒有那麼熟。不知道按照你的理解,我們今後是否有機會成為朋友?‌‌”

這話說得真難接啊,我為我老闆捏了把汗。

只見她笑眯眯地說:‌‌“謝謝X總您這麼看重我,咱們今天第一次見面,對彼此的了解都比較有限,希望今後有機會多走動走動,那就不一樣了,友情都是自然而然發生的,來,咱們先一起吃個午餐加深了解吧。‌‌”

一場略顯尷尬的聊天,被相對熱鬧的飯局中止了。

回程的車上,我問老闆:‌‌“您覺得這個客戶能簽下來嗎?‌‌”

她臉望着窗外,扭過頭笑了一下,沒說話。

一周後,客戶順利和我們簽訂了協議,還是筆不小的合約。

我興奮地蓋章、找老闆簽字,見到她剋制不住崇拜:‌‌“其實您知道能簽下來單是吧?您當時那麼接話,我擔心死了。‌‌”

她認真地簽好名笑着把合同遞給我:‌‌“為什麼一定要說客套的假話呢?決定合作成功的並不是我說的話多麼讓人愉快或者刺耳,而是雙方的銷售、品牌等等業績會不會在聯合後獲得提升,是共贏的吸引力夠不夠大,而不是話說得多好聽。‌‌”

我接過合同,說:‌‌“其實客戶最後那個關於能不能做朋友的問題,您回答得真意外。‌‌”

她說了一段讓我至今印象深刻的話:

‌‌“那些問你難堪問題的人,開口前,ta們想過自己的話會讓你覺得不舒適嗎?如果ta們明知道這不是一個好問題卻依舊問了出來,那麼,你又有什麼必要一定給出讓人如沐春風的回答呢?‌‌”

既不交淺言深,也不諱莫如深,讓別人清晰了解你的界限和距離,知世故而不世故,沒什麼不好。

女人18歲和38歲的區別

是的,知世故,而不世故,可能是女人最好的狀態。

凡事有自己的思考、方法和應對,生活有點像寫文章,是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我18歲時碼的字和現在差別巨大。

18歲,我特別喜歡用濃烈的比喻、排比、段子這類技巧性很強的表達;

現在,一切敘述都普普通通娓娓道來,誰沒有見過生活的蒼茫,何必說話那麼用力呢?

18歲,愛用感嘆號、省略號之類特殊的符號表達不一樣的心情,生怕不被別人理解;

現在,滿篇文章幾乎除了逗號,就是句號,好像一個成年人的臉,心裏的情緒不再需要被誇張的表情演繹,翻江倒海的內心戲未必用咆哮的方式表達,一個微笑已足夠。

18歲,觀點鮮明,語氣毒辣,鐵骨錚錚,氣質梟然,生怕別人看不見我,總是搜腸刮肚想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文字。

現在,溫暖多了,倒不是害怕得罪誰,而是過日子確實有很多不得已,哪個中年人沒有幾段灰頭土臉的往事,幾點不堪回首的過去呢?寬容點挺好的。

18歲,喜歡對仗工整音律整齊,為了一個生僻炫酷的詞絞盡腦汁,寫出來之後恨不得滿世界展覽:請看我才華橫溢。

現在,句式長短不對稱有什麼關係?音律不押韻有什麼要緊?抑揚頓挫的節奏本身才是文字美和音律美的一部分,何必那麼刻意呢?

18歲,喜歡用‌‌“最愛‌‌”、‌‌“太圓滿‌‌”、‌‌“極好‌‌”這樣極端的形容詞,好像不如此不足以表達情感蓬勃的張力。

現在,貌似外在都是淺淺的,深度在心裏,一切不強求、皆可以,但我自有觀點。

18歲,特別喜歡判斷、下結論,什麼都要三段式總結出中心思想。

現在,只是淡淡地說:‌‌“我講個故事給你聽啊,對不對自己判斷。‌‌”

見過生活凌厲,依然內心向暖

林夕曾說:那時候,年輕得不甘寂寞,錯把磨練當成折磨,對的人終於會來到,因為犯的錯夠多,總要為想愛的人不想活,才跟該愛的人生活。

絕大多數女人成長的過程都是這個樣子吧:親自撞過南牆才知道疼。

所以,女人得體的舉止、豐富的內心和智慧的頭腦,從來不是一蹴而就,都是時間的淬鍊。

就像當年我的女老闆,她後來真的和那位客戶成了工作上惺惺相惜的朋友,甚至,對方非常欣賞她的坦誠和直率,她明明可以用冠冕堂皇沒有溫度的回答敷衍過去。

但是,依舊給了個比較接近真實的答案,既不撒謊,也沒有難堪,還很符合第一次見面的分寸;既沒有給套近乎的人機會,也不委屈自己。

女性的體貼,並不僅限於順從。

或許見過生活凌厲,依然內心向暖的狀態,是另外一種風格和堅持。

願我們一直一起往前走,面對生活的困難與從容,知世故,而不世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李筱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