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喺緬甸和平進程中所扮演的複雜角色

緬甸克欽獨立軍總部所喺地拉咱與中國之間的國門。中國景頗族百姓通常繞開國門,從小路為克欽獨立軍運送物資。圖為記者喺拉咱一側所攝。(美國之音朱諾拍攝,2015年3月17日)

3月14日,正值緬北戰事持續發酵之際,據緬甸媒體《伊洛瓦底》(The Irrawaddy)報道,中國外交特使孫國祥邀請緬北四支民地武的代表喺雲南昆明會談。與會的德昂軍代表告訴記者,孫國祥喺會上敦促這四支組成“北方聯盟”(Northern Alliance)的武裝組織停止軍事行動,並與緬甸政府的“民族和解和平中心”(National Reconciliation and Peace Center)進行對話。

孫國祥向與會代表介紹了佢最近與昂山素季、緬甸軍隊總司令敏昂萊、以及另一支民地武組織佤邦軍會面的情況。四支民地武代表則請求孫國祥轉告緬甸政府,佢們將按照不久前喺佤邦首府邦康召開峰會時發表的聯合聲明,要求廢除2015年上屆政府與部分民地武簽署的《全國停火協議》,由佤邦牽頭與現政府對話,以期達成一份新的停火協議。

自從去年11月緬北衝突進入一個新階段以來,孫國祥一直以一個協調人的角色,奔走於緬甸各利益方之間,這基本上符合中國政府對於緬甸和平進程的官方立場。然而,啲國際觀察家和緬甸國內人士一直指責中國暗中支持這些與緬甸政府軍作戰的民地武組織,使得緬甸和平進程遲遲得不到真正的推進。

那麼,中國到底扮演了一個怎樣的角色?緬北民地武又與中國有着怎樣的關係呢?

緬北民地武與中國的關係

緬甸的少數民族地方武裝(簡稱“民地武”),主要分佈於緬甸東部與泰國接壤的地區以及緬甸北部與中國接壤的地區。2015年,9支民地武與當時的政府簽署了《全國停火協議》,這些組織大多是喺泰緬邊境地區的,而7支沒有簽字的民地武則大多分佈於中緬邊境,即緬北地區。這種局面足以讓持“中國支持緬北民地武”觀點的人自認為揾到了佐證,而實際上,除了緬北具有複雜地形地貌而有利於民地武生存這個原因之外,中國與緬北民地武組織的關係還有更為複雜的歷史淵源。

1960年,中緬兩國進行邊境劃定協商時,為了求得政治上的承認和友好的鄰邦關係,中國基本上接受了緬方提出的、按照1941年英國與中華民國政府簽訂的界線,這與中國政府對中印邊境界定的態度完全不同。然而,中緬邊境上的跨境少數民族始終對世代寄居的土地被割裂而感到無奈,比如,佤族生活的阿佤山地區三分之一留喺中國,三分之二被劃入緬甸。這些喺緬甸境內的少數民族,因為很少受到緬甸中央政府的管理、甚而很多人根本拿不到緬甸公民身份而感到不滿。

上世紀60年代中期,中國喺東南亞地區實行了“輸出革命”的外交政策,曾經支持緬甸共產黨的武裝從事反抗緬甸政府的活動。到了上世紀80年代末期,中國決定停止對緬共的資助,緬共武裝隨之解體,分裂成四支武裝。這四支武裝先後與緬甸政府簽署了停戰協議,被允許喺各自領地享有一定的自治權,並保留武裝,從而形成了由果敢軍控制的緬甸“撣邦第一特區”,佤聯軍控制的“撣邦第二特區”,勐拉軍控制的“撣邦第四特區”,和克欽新民主軍(NDA)控制的“克欽邦第一特區”。這四個特區都分佈喺中緬邊境地區,分別與雲南省鎮康縣南傘鎮、滄源縣、西雙版納、以及騰衝接壤。

緬共武裝解體後,以意識形態為主的階級鬥爭宣告結束,以上四支武裝力量的形成基本上以民族認同來劃分。其中果敢軍是緬甸華人,祖先是明末清初逃入緬甸的南明軍隊殘餘;佤聯軍和克欽新民主軍分別以佤族和克欽族(中國稱“景頗族”)為主,屬於跨境民族;勐拉軍主要以文革期間加入緬共的廣東、海南知識青年為主。可見,這些武裝都與中國有着難以分割的血脈聯繫。

中國與緬北主要民地武的關係

美國智庫史汀生中心(Henry L. Stimson Center)的緬甸問題專家孫韻近日喺美國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USIP)的刊物上發表了一份特別報告,《中國與緬甸的和平進程》,詳細論述了中國的官方立場、中國與緬北幾支主要民地武之間的關係、中國中央政府與雲南地方政府態度上的差異、中國喺緬甸的利益集團、以及中國喺緬甸和平進程中的現實考量。

喺中國與緬北民地武之間的關係方面,報告着重分析了中國對克欽獨立軍(KIA)、佤聯軍和果敢軍的態度,這不僅因為這三支武裝自身的實力,還因為佢們與中國境內更深的民族聯繫。

克欽獨立軍是緬北民地武中戰鬥力最強的部隊之一,佢們與從緬共分離出來的克欽新民主軍不一樣。雖然同是以克欽族為主的武裝力量,但克欽獨立軍早年並不屑於與緬共的部隊合作,只是由於近年來佢們所控制的地區不斷受到緬甸政府軍的擠壓,生存空間不斷縮小,所以先至與另外幾支武裝組成了北方聯盟,共同對抗緬甸政府軍。

克欽獨立軍與中國政府的關係並不算親近。二戰期間,克欽獨立旅曾與英軍、美軍、中國遠征軍並肩作戰,佢們的基督教信仰也使得佢們與西方、尤其是與美國的關係更近。記者曾於2015年進入克欽獨立軍總部所喺地拉咱(Laiza)進行採訪,就是通過美國基督教會與雲南景頗族教會的幫助先至得以成行的。此外,克欽軍曾經帶頭抵制了中國喺緬甸投資的密松水電站項目,遭受損失的中國國企對其頗有微詞。克欽軍內部的強硬派人士曾經將尋求獨立作為政治訴求,但目前主政的領導人則偏向喺緬甸聯邦中求得更大的自治權。

中國與克欽軍保持着相對密切的溝通,不僅因為克欽軍是緬甸多支民地武的聯合組織——“民族聯合聯邦委員會”(UNFC)的發起者和領導者,還由於克欽軍得到了中國境內景頗族同胞的強力支持,中國中央和地方政府都不希望因處理不好與克欽軍的關係而帶來邊境地區的社會動蕩。

雲南省滄源縣的房地產,相當一部分高檔住宅樓被緬甸佤聯軍的官員所購買。(美國之音朱諾拍攝,2015年3月5日)

佤聯軍與果敢軍

佤聯軍是緬甸民地武中軍隊人數最多的武裝,也是與中國關係最緊密的組織。中國很多企業喺佤邦進行投資,佤邦境內流通人民幣,使用中國運營商的手機服務,通行普通話,電視台播放《新聞聯播》翻版的《佤邦新聞》。記者於2015年喺佤邦轄區對面、中國境內的滄源佤族自治縣採訪時,曾被當地人告知,滄源縣的房地產相當一部分高檔住宅樓被佤聯軍的官員所購買,佤聯軍的官兵可以自由進出邊境口岸,佤聯軍的高級幹部享受自由到昆明就醫的待遇。

佤聯軍並不尋求獨立,也沒有加入中國的願望,而是希望佤邦從現喺所屬的撣邦中分離出來,成立“佤邦自治邦”(佤邦的稱謂中雖然帶有“邦”,但現喺的行政地位只是撣邦的一個特區)。由於佤邦自身的實力,佤聯軍一直以緬北民地武“帶頭大哥”的形象示人。

中國支持佤聯軍喺民地武中的領袖地位,也支持其留喺緬甸聯邦中爭取更大自治權的訴求,不希望佤聯軍與緬甸政府軍之間發生摩擦。佤邦境內的黃賭毒泛濫,但中國似乎對這一現象以及引發的跨境犯罪事件足夠容忍。緬甸內部啲人士一直指責中國向佤聯軍販賣武器,但孫韻的報告指出,佤聯軍自己有兩個生產輕型武器的軍工廠,其中的啲技術人員確實來自中國,但很難發現佢們是由中共官方出面組織的證據,啲受到採訪的中國技術人員表示,佤聯軍付給的優厚報酬是佢們來呢度工作的主要原因。

最讓中國感到頭疼的緬北民地武是果敢軍。一方面,不同於其佢民地武,果敢軍的構成是與中國主體民族相同的漢族,中國國內的輿論和啲智庫組織都從血脈關係的角度,呼籲中國政府支持果敢軍與緬甸政府軍的鬥爭。中國的啲個人或私企喺果敢發生衝突期間,總是不顧政府的阻止,自願捐款出力,通過各種渠道,將物資送到果敢軍手中。

果敢自1989年成為撣邦第一特區以來,經歷過數次家族之間的權力爭鬥,果敢軍的領導人彭家聲終於喺2009年“88事件”後被緬軍趕出果敢,殘餘的果敢軍被政府軍收編。經過5年多的逃亡,彭家聲於2015年1月復出,喺克欽軍和佤聯軍的幫助下,打出“光復果敢”的旗幟,與政府軍展開爭奪果敢的戰鬥。佢通過互聯網發表了一篇《告世界華人同胞書》,獲得了大量中國網民的同情和支持。

根據孫韻的報告,彭家聲光復果敢的行動起初讓中國政府極為生氣,認為佢再度挑起爭端是為了私人利益,而不顧中國的國家利益。彭選擇喺過年前夕開戰,將6萬多難民推給中國,是一次精心策劃的行動,目的是希望中國給緬甸軍方施加壓力,自己則可以趁機控制果敢。

中國政府對彭家聲的態度喺緬甸政府軍炮轟邊境、造成中國境內公民死傷後發生了轉變,中方認定緬甸軍方和登盛政府不喺意損害中緬關係,於是便開啟了較為強硬的應對措施。中國不僅喺邊境集結軍力,進行軍事演習,還喺國內媒體上表達對緬方侵犯主權的不滿。中國允許彭家聲的部隊通過中國境內,迂迴應對緬軍的封堵,還允許果敢軍喺中國的銀行開設賬號,接受中國境內支持者的資金捐助。中國特使喺其後調解緬甸和平進程的會議上,表達了希望緬甸政府接納果敢軍作為談判對象、參與緬甸和平大會的態度。

影響中國立場的因素

中國的官方立場一直是“勸和促談”,這個立場從緬甸前一屆政府時期就已經確立,至今並沒有變化。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和印度洋戰略都需要緬甸和中緬邊境有一個穩定的環境,而自從民盟政府當政以來,出於中國對緬甸經濟和對民地武影響力的考慮,昂山素季也採取了改善與中國關係的外交方針。緬甸經濟與和平問題是兩國高層互訪時的重要議題,中國政府還專門捐助給緬甸300萬美元,以促進緬甸和平談判的實現。

然而,中國的智庫組織和緬甸問題專家們並不認為緬甸全國範圍內的和平是一件可以喺短期內實現的事情。首先,中國專家認為,大緬族主義是緬甸民族衝突的根源,而和平唔係一個空洞的口號,需要制訂具體的框架,從而使得中央政府與地方少數民族組織真正喺國家和地方層面上分享政治和經濟權利。但是,這種框架目前還看不到。

其次,緬甸軍方與聯邦政府喺認知上存喺較大分歧。軍方將民地武視作分離分子,視為對國家統一的威脅,如果民盟政府以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為代價與民地武妥協,軍方將不顧一切地加以反對。而民盟政府的啲官員則認為,軍方是利用民地武的存喺作為借口來維護其喺緬甸政治經濟生活中所享有的特權,所以,政府方面所採取的任何妥協舉動都不會被軍方所接受。

再有,緬甸少數民族與緬族之間、軍方與民盟政府之間缺乏最基本的互信,緬甸的和平進程和國家構建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將會遇到各種反覆,任何達成的協議都不可避免地被單方面或雙方有意無意地打破。

鑒於以上這三方面的認知,中國將會採取具有彈性的應對措施,一方面,中國可以借幫助緬甸和平進程拉近與緬甸政府的關係,另一方面,中國也不會“拋棄”民地武,因為佢們根本不可能被消滅,甚至,如果中國對佢們施壓過大的話,佢們會反過來損害中國的國家利益。“最重要的是,北京不會假設它必須喺內比都中央政府和民地武之間選邊站,相反,它會與雙方保持良好的關係,以服務於不同的目的”,孫韻表示。

地方政府和私人利益團體

孫韻的報告中還分析了另外兩個影響中國喺緬甸和平進程中所起作用的因素。其中之一是雲南的地方政府,無論是省一級還是更低級別的政府,都與中央政府喺認知上或利益相關上存喺着差異。2009年果敢事件發生後,中國中央政府被雲南對邊境地區管理不力、信息壟斷、腐敗猖獗的現象感到震驚,因而開始加強與緬甸民地武組織的直接溝通(設立外交特使,拓展民間對話渠道),並採取了定期輪換邊境官員和武警,派遣解放軍駐守關鍵口岸和哨卡等措施。

雲南省是習近平反腐運動中下馬高級官員最多的省份,儘管這一結果不一定直接影響雲南地方政府與緬甸民地武之間的關係,但至少威懾了地方官員、使其不敢明目張胆地違背中央政策。

另一個因素是中國的私營企業和同情緬北民地武的個人,尤其是雲南當地的私企,佢們喺緬甸進行的很多投資都是喺民地武控制的地區,主要涉及礦業和林木砍伐,因而與民地武保持着私人關係。這些企業和個人會不顧中央的政策,喺緬北發生衝突時,向民地武提供資助,幫助佢們暫時撤退進入中國境內避難等。

孫韻的報告特別提到了正喺接受“欺詐罪”調查的安徽鈺誠集團,該集團推出了以e租寶為代表的“互聯網金融平台”,涉嫌以超高年化收益率為誘餌非法騙取90多萬投資者高達500億人民幣的資金。鈺誠集團董事長丁寧於2015年受到彭家聲《告世界華人同胞書》的感動,一次性向果敢軍捐助了1000萬元人民幣,並由此與另外6支緬北民地武建立了關係。很快,集團將業務重心迅速向緬甸轉移,喺佤邦建立了一個“鈺誠東南亞自貿區”和“東南亞聯合銀行”,只這兩項投資就達到500億人民幣。

鈺誠集團對外宣傳投資佤邦是支持政府的“一帶一路”倡議,要將佤邦建設成中國對東南亞施加影響的樞紐。而實際上,根據中國媒體《財經》的調查採訪,鈺誠利用佤邦作為窗口,進行洗錢活動,資金的最終目的地是泰國和新加坡,具體的資金額度尚未查明。不過,鈺誠被證實曾經幫助佤聯軍購置先進武器,而這一行動曾被緬甸人士看作是中國政府支持民地武的行為,因為鈺誠曾對外宣稱其所有對佤邦的投資都獲得了“政府有關部門”的批准,中央電視台還曾經拿鈺誠作為“金融創新”的典型大肆褒獎。

總之,中國支持緬甸的和平進程,但不一定相信其目標喺可預見的未來能夠實現。因此,對中國來講,首要的任務是為不同的可能性做好準備,並最大限度地提高其應對的靈活性。中國沒有選邊站的理由,對於中國直接支持民地武的指控大多很難揾到確鑿的證據,儘管來自地方政府和私人領域的同情和支持會混淆外界對中國政府政策的認知。

3月6日的果敢槍戰及之後一連串緬北武裝衝突發生之後,緬甸21世紀彬龍和平會議再次被延後。“北方聯盟”會不會聽從中方的意見而停止軍事行動,緬甸民盟政府、緬甸政府軍、緬北民地武等各方力量如何博弈,中國喺打開緬甸和平進程死局中能起到多大的作用……這些都有待我們的進一步關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