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從兩個時代處決政治犯的方式看蔣公和毛澤東

從兩個時代處決政治犯的方式看蔣公和毛澤東:

一、張志新:與毛澤東同一營壘中的“同志”

其“罪行”為:對毛澤東所發動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有不同睇法。被判處死刑,並喺行刑前割斷氣管,以防其進行“反動”宣傳。

張志新喺行刑前被割斷氣管,慘不忍睹。(網絡圖片)

行刑紀實如下:

1979年6月5日《光明日報》發表的《一份血寫的報告》中,關於這一情節是這樣寫的:“第二天臨刑前,張志新被秘密帶到監獄管理人員的一個辦公室。接着來了幾個人,把她按倒喺地,慘無人道地剝奪了她用語言表達真理的權利。”

一個多月之後,《光明日報》發表的一篇報道《走向永生的足跡》中,就直言不諱了:“1975年4月4日,槍殺她之前,她被按喺地上割氣管。她呼喊掙扎,她痛苦至極,咬斷了自己的舌頭。”

又過了一個月,《光明日報》發表的一篇報道《她是名副其實的強者》中,又增加了控訴法西斯暴行的內容:喺被割氣管時“張志新劇痛難忍,奮力呼喊,很快,就喊不出聲音來了。這時,一個女管教員,聽着,慘不忍聞,看着,慘不忍睹,慘叫一聲,昏厥喺地,隨即被拖了出去。

“沒等張志新弄清是怎麼回事,就被幾個躥上來的人按倒喺水泥地上,頭枕一塊磚,強行切斷了喉管。為了維持呼吸,就把一個三寸來長的小手指粗的不鏽鋼管插進氣管里,再用線將連接着鋼管的金屬片縫喺刀口兩邊的肉上。張志新奮力反抗,劇痛使她咬斷舌尖,血水淌滿了前胸。她脖頸上的傷口,不時地冒着帶血的氣泡,嘴裏不時地嘔吐着似血似水的唾液。”

以上分別摘自:1979年《遼寧日報》、《人民日報》、《光明日報》

二、瞿秋白:與蔣先生互為敵對營壘的政敵首腦

其“罪行”為:已實行了武裝割據,公開主張推翻蔣先生為首的合法民國政府。喺雙方敵對戰爭中被俘,被判處死刑。行刑前給予人道主義禮遇,飲酒、留影,並允其高唱宣傳其主義的歌曲。

瞿秋白行刑前給予人道主義禮遇。(網絡圖片)

行刑紀實如下:

1935年6月18日是個大晴天。清早進餐後瞿秋白換上了新洗凈的黑褂白褲,黑襪黑鞋,泡上一杯濃茶,點支煙,坐喺窗前翻閱着《全唐詩》。

此時,軍法處長傳令催促起程,瞿秋白於是疾筆草書:

方提筆錄出,而畢命之令已下,甚可念也。秋白半有句:“眼底煙雲過盡時,正我逍遙處。”此非詞讖,乃獄中言志耳。秋白絕筆

瞿秋白擲筆整衣,昂首走出房門。

10時整,軍法處長傳令出發。瞿秋白昂首走出三十六師大門,腳踩着行進的節拍,輪流用俄語、漢語高歌:“英特耐雄納爾,一定要實現!”這時候,沿途的老百姓駐足聆聽,注目送行……

進了戒備森嚴、遊客一空的中山公園,一桌酒肴已擺喺八角亭里。遵照特務連長的安排,瞿秋白先喺亭前拍照。佢背手挺胸,兩腿分叉,面帶笑容,為世人留下了一位“革命者”最後的丰采。照相後,佢背北面南坐定,自斟自飲,旁若無人。酒興中佢又高唱《國際歌》《紅軍歌》數遍。痛飲多杯後,佢又放聲歌曰:“人之公餘稍憩,為小快樂;夜間安眠,為大快樂;辭世長逝,為真快樂也!”歌畢,瞿秋白喺呆若木雞的士兵刀槍環護之下,走出中山公園,漫步走向刑場。佢手夾香煙,顧盼自如,再一次高歌吟唱,並不時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中國革命勝利萬歲!”“共產主義萬歲!”走到羅漢嶺下蛇王宮側的一塊草坪上,佢盤膝而坐,對劊子手微笑點頭講:“此地正好,開槍吧!”

哨聲落,槍聲起。時年36歲的瞿秋白飲彈灑血。

摘自《宋希濂口述槍殺瞿秋白詳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