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專家:美國解決朝鮮危機指望不上中共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即將訪問北京。佢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時的主要議題除了為兩國元首的峰會做準備,最重大的莫過於如何應對朝鮮發展核武和導彈項目的危機問題了。

喺蒂勒森之前訪問韓國與日本的過程中,佢對這一重大議題的發言有兩個要點,第一,美國過去20年讓朝鮮無核化的外交和其它努力都失敗了;第二,採取先發制人的軍事打擊選項已經擺上檯面,但佢仍呼籲朝鮮放棄核武和導彈項目。佢並表示,此行的目的就是要跟美國的亞洲盟國和北京,商量如何揾到解決這一危機的新辦法。

美國前助理國防部長瑪麗·貝斯·朗喺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召開的朝核威脅討論會上發言(外交關係協會網站截圖)

美國前助理國防部長瑪麗·貝斯·朗認為,解決朝鮮危機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朝鮮只需幾個月時間,就可以研製出射程到達美國西海岸的洲際彈道導彈了。”

美國前國家情報委員會負責東亞事務的副國家情報官蘇·密·特里喺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召開的朝核威脅討論會上發言(外交關係協會網站截圖)

美國前國家情報委員會負責東亞事務的副國家情報官蘇·密·特里講,有報道講,金正恩準備進行第一次核打擊。

被蒂勒森國務卿稱為美國過去20年失敗的政策,其中也包括了美國對北京喺解決這一危機中的角色期待:希望北京能對朝鮮施壓,希望北京喺落實聯合國安理會對朝鮮的制裁中發揮最大作用。

朝鮮無核唔係中國的最高優先

蘇·密·特里認為,中國雖然也希望朝鮮無核化,但它的優先跟美國是不一樣的。佢們的順序是不打仗、不破壞穩定、無核,“這樣的排列順序就是講,佢們尋求和平與穩定,然後先至是無核。”

她表示,“這一情況沒有根本的改變。朝鮮90%的貿易仍然是跟中國做,中國提供它90%的進口;而禁煤進口,不過是策略性的和暫時的。”“2017年頭7個星期,中國已經進口200萬噸朝鮮的煤,已經達到了聯合國安理會決議所允許中國的最大限額。”

蘇·密·特里認為,中國這樣做很可能是以此來增加跟川普總統談朝鮮問題時的籌碼。“我們有機會,下個月習近平來美喺馬拉拉格莊園跟川普會晤,我將看到是否有協議達成”,她表示,川普總統講過多次,要讓中國去對付朝鮮。“但是如果我們對中國已經施壓還是沒有達成協議,那我認為我們必須考慮其它政策選項。”

習近平已經決定支持朝鮮

美國前助理國防部長瑪麗·貝斯·朗也認為,不能讓美國的政策被中國關於朝鮮的長期或短期的決定所綁架,“習近平已經決定支持朝鮮,現喺習近平係唔係策略性地希望給川普總統某些東西去進行合作,這有待觀察。但是我不確定這與朝鮮正喺做的會有任何實質性的不同。”因此,她認為,應該考慮對朝鮮進行政權變更。

美國前負責政治軍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羅伯特·加盧奇喺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召開的朝核威脅討論會上發言(外交關係協會網站截圖)

1994年任美朝談判代表的美國前負責政治軍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羅伯特·加盧奇講,朝鮮發展核武器是因為害驚美國發動改更其政權的行動,“你改變了伊拉克的政權,改變了利比亞的政權,我們不想讓你們也對我們這樣做,所以我們要發展核武器,這樣你就不能改變我們的政權了。”

因此佢講,問題是除了核武器還有乜嘢可以給佢們信心?“美國必須給予朝鮮它不必擔心改變政權的保證,唯一的東西就是跟美國喺沒有敵意的情況下建立新的關係,而唯一能做到這一點的就是要改變它的政權。但我無法想像美國可以跟一個對自己人民實行酷刑的專制獨裁政權建立正常關係。”

預防性打擊——把導彈消滅喺發射架里

加盧奇提出了預防性打擊的設想,即把朝鮮的導彈消滅喺發射架里,而唔係等它發射了將其擊落喺空中。但佢又認為,“現喺的問題是,如果美國要採取主動,怎麼能將其制止喺發射之前?難以想像採取主動但唔係發動戰爭。”不過佢又問,發動戰爭我們的盟國準備好了嗎?我們的人民願意嗎?

蘇·密·特里認為,無論邊個是青瓦台的主人,對於美國向朝鮮的主動出擊都難以獲得支持,尤其是如果自由派上台。“韓國正喺發生巨大的政治動蕩。即將進入青瓦台的唔係跟美國一直同步的保守派,而是親北京、主張南北統一的自由派。朝鮮最善於玩弄離間手段,喺南北之間,以及喺薩德系統部署問題上喺北京和韓國之間。”

作為國務院老談判手的加盧奇,最後給出的方案仍是“談”,不過唔係直接談判,而是就談判進行無條件討論,“我的處方是,無條件地把各方召集喺一起舉行有關談判的討論,唔係談判,而是無條件地討論談判,喺討論中,我們可以表達我們希望從談判中得到乜嘢。”佢講,如果這樣不行,再採取遏制行動。

不叫政權變更的政權變更

但美國前駐華大使、國際救援委員會和朝鮮人權委員會的負責人溫斯頓·洛德講,加盧奇的方案是最壞的。佢介紹了一種名義上不叫政權變更但實質是政權變更的做法:

“逐漸加強(對朝鮮)伊朗式制裁、二次制裁,立即切斷其外匯,也讓中國的利益受損;如脫北者所呼籲的,將大量外界信息送進朝鮮,加上網絡努力;加強防衛、導彈系統,全方位進行,不僅吸引朝鮮注意,因為生存是佢們唯一比核項目更重視的東西,而且吸引中國的注意,因為佢們的利益確實受損了。”

洛德認為,這樣做的結果可能有三,“第一,最起碼癱瘓了佢們的項目;第二,有可能因此佢們會按你的希望回到談判桌上;第三,也許政權被變更——至少增加幾率。我認為這是唯一的途徑,不僅解決核問題,而且解決人權問題。”

最終方案:韓國領導的半島統一

蘇·密·特里表示,需要向朝鮮發送大量能動員人民的信息;第二,告訴精英階層,現行政策不會導致穩定,只會更加動蕩。

她認為,對金正恩來講,施壓沒有用。“喺金正恩治下,朝鮮不會無核化,不會放棄核武器,人權狀況不會改善。佢剛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喺國際機場殺害了自己的兄弟。”

但如果政權變更導致了政權崩潰會是一種乜嘢狀況呢?蘇·密·特里認為,“頭號挑戰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然後是人道危機、難民潮等。但最終經過這些挑戰後就是尋求朝鮮的統一。最終,我認為唯一長遠的方案是韓國領導的半島統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