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喺緬北和平進程中起何作用?

一個重要的緬甸和平會議一推再推,如今又被推遲到5月。昂山素季領導的緬甸全國民主盟的政治綱領之一是推動民族和解。但是,和平進程之路並不順利,與北部啲少數民族武裝之間的問題仍未解決。3月初,接壤中國的果敢地區衝突再起,大批因戰事流離失所的緬甸邊民湧入中國境內。北京敦促停火,派出代表與緬北少數民族武裝領導人舉行會談,試圖平息邊境地區的戰火。分析人士認為,喺緬甸的和平進程中,中國一直會扮演一個重要角色,但是這種角色將喺多大程度上促進和平進程則取決於中緬兩國關係的發展以及中國對其國家利益的考量。

最近發生喺靠近中國邊境的緬甸撣邦果敢地區的戰鬥已經造成數十人死亡。中國方面講,至少有兩萬緬甸民眾逃亡到雲南躲避戰事。

本周,中共外交部亞洲事務特使孫國祥喺昆明與緬北聯軍的領導人舉行會談。這支聯軍包括緬甸民族民主聯盟(果敢軍)、若開邦軍、德昂民族解放軍和克欽獨立軍。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星期四喺例行記者會上講:“果敢衝突爆發後,中方通過現有渠道做了大量勸和促談工作,其中包括外交部亞洲事務特使同緬甸有關各方的接觸,旨喺推動事態儘快平息,維護中緬邊境地區的和平穩定。”

邊境安全是中國最根本利益

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東亞事務高級助理、中緬問題專家孫韻對美國之音講:“不管問題怎麼解決,解不解決,至少喺邊境唔好有武裝衝突,唔好有流彈打到中國境內,唔好有中國人被打死,我覺得對中國來講,邊境的安全和邊境的穩定是最重要的利益。”

啲分析人士認為,北京對緬北戰事的部分擔憂與“一帶一路”有關。這項投入數百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的一部分預計會經過緬甸直通印度洋沿岸的一個深水港,而果敢地區少數民族武裝與緬甸軍方的衝突破環了這個計劃。

喺昆明的緬甸分析人士拉岩佐(Hla Kyan Zaw)對美國之音緬甸語組講:“我認為,中國會盡一切可能保證嗰個地區的和平。”

北京的斡旋努力

昂山素季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2015年喺大選中獲得壓倒性的勝利,承諾達成國家的民族和解。但是民盟政府執政一年以來,少數民族武裝的衝突並沒有停止,局勢反而有激化之勢。

昂山素季希望所有少數民族武裝簽署全國性的和平協議,但是上述四個少數民族武裝尚未簽署協議。

喺3月初的衝突發生之時,緬甸政府正喺籌備召開第二屆“21世紀彬龍會議”,會議原定於2月底舉行,但現喺被推遲到5月。政府希望通過這個會議來推動與少數民族武裝的對話並促成協議的簽署。第一次的會議喺去年8月召開,果敢軍、德昂軍、若開軍因拒絕先解除武裝而沒有參加會議。當時昂山素季希望所有少數民族武裝都參加,但是緬甸軍方要求這三支武裝必須先放下武裝先至能受邀參會。

北京表示,中國支持緬甸推進和平進程,並且根據緬方意願,北京“喺緬和平進程中發揮勸和促談的建設性作用”。

孫韻講,喺昂山素季領導的民盟執政之後,中緬兩國關係改善,中國喺促進緬北少數民族武裝和中央政府和解方面也比過去幾年做了更多的斡旋努力。

自去年11月以來,中國和緬甸舉行了兩次高層會談,孫國祥此前也與緬北少數武裝領導人有過兩次會談。此外,中國也提供了數百萬美元的資金,支持和平會談。

不過,孫韻喺一份研究報告中講,雖然中國支持緬甸達成和平,但這並不意味着北京認為,緬甸會喺可預見的將來達成全面和平,因此北京優先考慮的是如何對各種可能出現的不確定情況做好準備,並喺整個進程中取得最大的靈活性。

她講:“從政策分析的角度來講,中國要判斷的是,如果達不成和平,如果喺可預見的未來,武裝衝突,或者不和不戰的狀態繼續的話,那中國要做乜嘢樣的準備?”

不過她指出,喺緬甸和平進程的問題上,中國的角色只能是協調者(coordinator),而唔係法官(judge),中國無法將一個全國和平協議強加於緬北武裝,也不可能與緬甸軍方合作將這些武裝組織剷除。

與緬北武裝的聯繫引質疑

但是,中國與緬北少數民族武裝之間持續的聯繫也被啲人視為是向這些組織的生存和鬥爭提供支持。

這四個武裝與中國境內的族群有着歷史和文化上的共同紐帶,同時也擁有政治和經濟上的聯繫。尤其是果敢人,佢們是華人。喺果然人聚居的地區,店鋪的招牌,當地人使用的語言是中文。果敢地區流動電話用的是中國雲南的流動電話網絡。果敢軍還喺中國的微信等社交媒體上開設有公眾號,向華語世界發佈佢們的資訊,佢們也有中國的銀行賬戶,接受中國民眾的捐款。

另一方面,有報道指出,果敢軍使用的啲武器來自中國或是中式武器。

孫韻星期四喺美國和平研究所舉辦的有關緬甸和平與衝突的討論會上講,確實有證據表明中國境內的個人或企業組織向這些武裝提供支持,但是目前沒有證據表明這種支持與中國政府有關聯。

她講,中國中央政府的立場一直是不干涉內政,喺緬北少數民族的問題上不設立場,但是喺實際操作中,確實會存喺啲疑問,比如:跨境民族之間的相互支持是否代表中國的立場,以及中國啲個人和企業與緬北之間的交易是否代表中國的立場?

北京和地方利益或不一致

喬治城大學亞洲研究榮休教授戴維·斯坦伯格(David Steinberg)講:“北京唔係昆明,昆明也唔係中緬邊境上的縣。佢們有各自不同的利益,有時候優先考慮的東西也不同。有時候縣一級是會出現非法活動。”

佢表示,北京如果可以更積極地對邊境地區的非法活動加強控制,將會有所裨益。

但是,中國是否會立場強硬,對個人和企業行為進行強有力的控制,中國的態度似乎比較模糊。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星期四喺記者會上表示過:“我們絕對不會允許任何組織和個人利用中國的領土從事破壞中緬關係和邊境地區問題的活動,那麼對於任何違法違規的行為,我們都會依法依規的處理。”

但是她的這句話之後沒有出現喺外交部網站的發言人表態的問答頁面上。

中國的其佢利益考量

孫韻認為,如果中國政府想要採取強硬措施,是能夠做到的,但是北京可能還有其佢方面的考慮。

她講:“佢現喺對緬甸可能有其佢的考量,這個是中國政策圈一直都有的,就是,我點解要幫緬甸中央政府解決少數民族的問題?你一邊停我的水壩,另一方面破壞我喺緬甸的經濟項目,然後你還想要和西方國家合作,那對我來講,如果你是一個戰略威脅,我點解要幫你實現你的國家的一個大的目標?所以這種聲音喺中國是有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