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劉青:不識邪惡與羞恥是共黨極權本性

專制黑暗得密不透風的金家屬地朝鮮,鮮少有真實情況流出並引起國際社會關注。然而一旦流出則唔係駭人聽聞的血腥虐民殺戮,便是耍些流氓癟三那類死狗的滾刀肉行徑,還從來沒有聽講任何正面的與人友善的信息。最近一次爆出讓世界高度關注朝鮮的新聞,就是長期喺國際流亡的金正恩的同父異母兄長金正男,喺馬來西亞國際機場眾目睽睽之下慘遭毒殺。

目前能搜集到的所有證據全指向朝鮮,而且處處閃現獨裁者金三肥是始作俑者。其實金三肥要暗殺長兄金正男,喺國際上早已傳的沸沸揚揚。而金正男本人對此也是爛熟於胸,這位對政治沒有興趣的金家正統長兄,就曾經寫信給金正恩哀求放過追殺佢。但是金正男是金家正統血緣的政治影響力,還有對金正恩極度殘酷暴虐統治不滿的人,大力擁戴金正男為領袖領導反對派運動,全讓血統不正而忐忑不安的金正恩,對潛喺危及其統治的金正男必欲除之先至能安眠。前朝鮮駐英公使太勇浩對暗殺金正男的推斷,可能是最具權威和最接近真實的,這位逃離朝鮮的高官畢竟曾是權勢集團的一員,對金家的思維模式和手段自有維生必須的認識。太勇浩不顧自身已是朝鮮獨裁政權暗殺的前列目標,多次公開向社會和媒體指出金正男之死是金正恩直接指使的,因為維繫金正恩個人獨裁體制的法理,是金氏白頭山血統必須獲得認可,而只有身為嫡長子的金正男死了這先至可能。而且金正恩極其暴虐和漠視血親關係,喺殺害姑夫張成澤時已經充分展現了,追殺可能未曾謀面的金正男不會有心理障礙。

金正恩不僅有如此強烈的殺害金正男的作案動機,而且喺馬來西亞留下眾多直指朝鮮的犯罪證據。馬來西亞警方喺金正男被公開毒殺後,很快就抓捕了實施毒殺的兩名女性兇手,並且也很快確認與兩名兇手涉嫌合謀的八名嫌犯。據韓國情報部門對這八名嫌犯的背景起底,其中四名朝鮮籍嫌犯喺朝鮮安全保衛省工作,另外兩名是朝鮮外務省官員,也就是講大多是專職特務或外交身份的特務。而馬來西亞警方喺偵辦此案多日後終於公布,朝鮮駐馬使館的二秘玄廣松和高麗航空公司職員金郁日,與暗殺金正男有關,要求朝鮮大使館交出否則發佈拘捕令。馬來西亞警方還公布了另外四名涉嫌暗殺的嫌犯,包括這些人的姓名年齡和已經查清的朝鮮籍,且指出案發當天此四人逃離馬來西亞,經多國迂迴喺四天之後成功返回朝鮮。馬來西亞警方又證實死者確是金正男,死因是VX致命神經毒劑導致金正男十五分鐘死亡。而VX致命神經毒劑是聯合國禁止的、只有國家級別實驗室先至有能力製作的。這就是講現有證據不僅全指向朝鮮身份的人,而且從毒品到人員只有政權先至有這樣的暗殺能力。

然而朝鮮金氏政權面對馬來西亞警方公布的確切證據,其反應和表現可以講讓世界再一次見識,共黨專制政權將邪惡和寡廉鮮恥如何發揮得淋漓盡致。朝鮮金氏政權首先就是否認死者是金正男,並且否認這是一起精心策劃的公然謀殺案。其次則是一口咬定死因是心臟休克,不允許對死者體檢和聲明不承認體檢報告。朝鮮完全沒有接觸死者和進行任何調查工作,卻鐵口直言唔係謀殺和不準進行屍檢即不準偵破,這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隔壁王二不曾偷”的當代國際版。由於朝鮮駐馬大使館不交出有證據表明的二名兇殺嫌犯,朝鮮大使姜哲又擅闖金正男屍檢場所並發表誣衊攻擊言論,馬來西亞當局宣布驅逐這位大使限四十八小時離境。而朝鮮金氏政權不僅相應驅逐馬來西亞駐朝大使,同時還宣布扣留朝鮮境內的馬來西亞國籍的民眾,要求用九名無辜被扣留馬民眾交換躲喺使館內的二名嫌犯,這毫無疑問是土匪抓捕人質進行交易的盜匪勾當。

儘管朝鮮金氏政權極盡專橫野蠻也不會不知道,“此地無銀三百兩隔壁王二不曾偷”的表態,從邏輯上恰恰提供了表態者就是真兇惡匪的口實。但是這邪惡政權不驚暴露自己真兇惡貌,打定的主意就是只要拿不出犯案兇手和鐵證,不論有幾多旁證和不利形象,對落實這一舉世震動的嗜殺案件也是白搭,講白了這意思就是老子殺就殺了你奈我何。至於綁架喺朝鮮的大馬民眾交換涉案嫌犯,這一徹頭徹尾的綁匪行徑,除了也是同樣用心之外,還因朝鮮金氏政權慣用這一手段,例如不斷核爆及發射導彈,就是以此綁架勒索世界討要政經贖金。不過,當今世界上理直氣壯興高采烈行兇作惡的,絕不僅是朝鮮金三肥的專利。不少專制極權理論皆可以豢養出如此窮凶極惡之徒,例如至今仍有納粹信徒冥頑不化,視當年罪惡為真理和必要手段,而荼毒東亞的日本更是從官到民,不承認當年罪惡甚至加以美化的還大有人喺。這是因為產生這些罪惡的基礎,是法西斯無視人命強權至上的意識,這意識並未徹底死亡還喺散發腐臭的原故。

但是與禍害人類一世紀至今仍喺禍害的共黨來講,這些法西斯意識和信徒則是小巫見大巫了。世界上的共黨國家都曾經以各自的方式,犯下不識邪惡和羞恥的駭人聽聞罪行,絕不遜於朝鮮金氏罪惡政權干下的。蘇聯列寧斯大林犯下的罪惡罄竹難書,單是屠殺波蘭二萬多投靠蘇聯的官兵,並信誓旦旦的指稱是希特拉納粹犯下的罪行,便足以講明只有視邪惡為真理,先至能夠心安理地屠殺數萬託庇的鄰居,並毫無疚愧的興高采烈的嫁禍於敵方。殘暴殺害四分之一國民的柬共屠夫,也是一個講明共黨不識邪惡與羞恥的範例。喺柬共搶霸政權到滅亡的短短三年多時間,至少有四分之一國民超過二百萬民眾,被柬共政權殘暴殺害或迫害致死。但是喺隨後成立的追究柬共罪惡的法庭,那些面對血海一樣的駭人罪惡的責任者,居然沒有一主要罪犯對此認罪和懺悔。殺害和摧殘致死不少於六千萬民眾的中共,更是中國人難以歷述的罪惡淵藪,中共不僅有計劃按比列屠殺和殘害民眾,更是以屠殺殘害民眾為教育範本。例如中共內戰時圍困長春一戰,完全沒有必要卻活活害死三十多萬老弱婦孺,這些人本是國軍不忍其餓死放出城逃生的,卻喺中共毛澤東的指令下不準放走一人,而堆積如山的餓死兩軍間的空地上,毛稱這樣做的目的是迫使心有不忍的守軍司令鄭洞國投降。

這些共黨比納粹日寇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兇殘,之所以喺各個共黨搶到政權的國家普遍存喺,就因為這從根上代表了共黨理論和人品的實質。主張消滅一切階級的共黨創教主馬克思,不僅興高采烈為巴黎公社血腥暴行大唱讚歌,還是與保姆私通生下兒子由恩格斯頂缸的好色之徒,而為了瞞騙馬克思妻子自願頂缸的恩格斯人品也是一丘之貉。開啟兇殘血腥搶權屠戮民眾大門的列寧,這個死於梅毒的縱慾之徒對殘忍的解釋,是打鬥的雙方講不清哪一拳是必要的,意即打人傷及無辜完全合理和必要。斯大林毛澤東這些動輒屠戮數千萬人的黨酋,也無一唔係盡情縱慾甚至親生女兒也不放過的無恥之尤。歸根結底共黨普遍兇殘的心安理得,荒淫無度藐視一切法理和規則,乃是由於共黨意識和實際人品滋生出來的,必是完全不識邪惡與羞恥為何物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