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玉清心:〝嚴打運動〞冤魂知多少

〝嚴打〞,不是法律名詞,是中共政治運動的符號,如整風運動、鎮反運動、反右運動。1983年的〝嚴打〞運動是首次,之後,中共在1996、2001年和2010年又搞了三次。

1983年8月25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嚴厲打擊刑事犯罪的決定》稱:〝在三年內組織三個戰役,依法將刑事犯罪份子逮捕一大批,判刑一大批,勞教一大批,註銷城市戶口一大批,並且殺掉一批有嚴重罪行、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犯罪份子。〞當天《人民日報》頭版頭條登出鄧小平語錄:〝可抓可不抓的要抓,可殺可不殺的要殺。〞

北京、上海、天津這些大城市首當其衝,警察夜闖民宅,大肆抓捕,鬧得雞飛狗跳。被抓的都是年輕人,那些擾亂社會治安的〝反革命分子〞。全國各大中城市,滿街就地收容審查、拘留、逮捕、槍斃或送往新疆荒漠……。

據官方數據,83年的〝嚴打〞運動,耗時3年零5個月。全國〝查獲各種犯罪團伙〞19.7萬個、成員87.6萬人;共逮捕177.2萬人,判刑174.7萬人,勞動教養32.1萬人。其中,第一階段逮捕102.7萬人,判死刑的2.4萬人。

對上述官方數字,尤其是被處死人數,幾十年來不斷有人提出質疑。從全國各地大量死刑犯案看,2.4萬顯然是個大大縮水的虛假數字。有知情人披露,83年嚴打運動實際被處死的人數是96萬人。

2011年10月8日,財經網博主司法野史在《嚴打親歷者話第一撥嚴打》一文中寫道:1983年9~12月份殺的人比1949年以來(通過正常法律程序)殺掉的人還要多,1984年比1983年殺的人又要多得多。具體數字只好略去了。

民運人士劉青2012年撰文:〝共產黨的宣傳機器宣稱,‘嚴打’只殺了數萬人,判刑百萬人。但克拉蒙亞洲研究所的研究員林長盛說,他的一位朋友親眼看到了人大常委會的內部絕密文件,‘嚴打’殺的是96萬人。林長盛的話得到了另外一些人的證實。〞

王若望在《評焦點人物鄧小平》說:僅僅統計連續兩次拉網戰役,全國就逮捕了兩百萬人,牢獄關不下,甚至關在倉庫或閑置的街道工廠里。據林長盛的朋友看見人大常委的一份絕密件,1983被鎮壓的各類刑事犯就有96萬人。

1983年〝嚴打〞動員會上,新上任的公安部部長劉復之稱,嚴打〝是繼1950年至1952年鎮壓反革命運動之後,堅持人民民主專政的又一具有歷史意義的里程碑〞。

可見,中共〝嚴打運動〞和〝鎮反運動〞一樣,要打殺出無產階級專政的〝威風〞!〝嚴打運動〞在〝氣勢規模和效果〞上,以殺人著稱的〝鎮反運動〞做標杆,並建立新的〝里程碑〞。

於是,文革還魂。公判大會、掛牌遊街、警笛嘶鳴。一夜之間,〝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恐懼再現。大案要案比比皆是,處死的犯人如麻,基本都是立即執行。被公審宣判的死刑犯,都先遊街示眾,再押赴刑場行刑。

83年〝嚴打〞運動中到底被處死了多少人?官方沒報,只稱:〝這是1950年鎮反運動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集中打擊。〞,中間又有多少冤案,下面列舉的案例,或許能說明問題。

轟動三秦的馬燕秦案

劉青在《罪犯與犯罪》一文(《中國之春》1992年11月號)中介紹,西安的〝嚴打〞是一場瘋狂的虐殺:一件案子就捕捉了三百餘青少年,為首是一單身中年婦女馬燕秦,她家曾聚集了一群青少年,有時舉行聯歡會或舞會。嚴打前派出所就知道,嚴打後,警察將她收監,而且陸續抓審了三百多人,成為轟動三秦的特大案件。因案子涉及人太多,一時難以審結,躲過了嚴打最高峰,直到84年才結案。據知情人說,如果高峰時判決,至少槍斃十幾個人。然而,就是躲過了高峰,還是槍斃了以馬燕秦為首的三個人,另有三名死緩和兩名無期徒刑,有期徒刑則多得不值一提了。

〝偷一元錢判死刑〞的濫殺無辜

20歲的北京人牛玉強,因搶帽子、砸玻璃、打架,以流氓罪被判死刑。

一男青年為其女友拍了一些穿着較為暴露的照片,男青年被判處死刑,女青年被判了有期徒刑。

一個工人,因為偷看了兩次女廁所被抓,掉了腦袋。

一人搶了半平板車黃瓜,結果被斃了。

初三學生,和別人一起把一個女同學抱了抱,被以強姦罪判刑15年。當時他才15歲,令人懷疑這個男孩是否發育成熟了,怎麼有可能進行什麼強姦?

一青年因為喝多了在馬路邊尿了一泡,就被定罪為〞現行流氓罪〞送新疆了。

因偷了一盒價值10多元的電焊條,被判了9年。

偷一個南瓜判8年。

〝嚴打〞一來都被改判為死刑

河北固安人尚建國83年在甘肅省第一監獄服刑,見證了兩起改判。一起是強姦案,另一起是調戲、傷害婦女案,均被判處10多年徒刑,並已服刑4年。〝嚴打〞一來,竟然都被改判為死刑,涉案4人都給拉出槍斃去了!

司法野史的博客文里也講到類似情況:在嚴打中,各省比賽殺人,因為殺人多表明與上面一致,覺悟高。結果將看守所里該判7~8年以上的人都殺了,還是覺得不夠,但是又不能把看守所里的人都殺了,怎麼辦?於是就來一個〝回頭看〞,將數年前判過的案子重新疏理,將所謂重罪的都殺了。他說,從〝一事不得再理〞的法制原則來看,死於〝回頭看〞的均屬冤魂。

安徽省蚌埠市一個叫李和的小青年,83年嫖娼後沒給錢,被告強姦,判刑5年。嚴打開始,改判他15年,布告貼得滿街都是。他不服,上訴。第二批嚴打時,數字不夠,改判死刑。

劉青在渭南第二監獄服刑時,也見到了〝都被改判為死刑〞的情況。上級為了立刻集中一大批可殺之人,將目光轉向了監獄勞改隊,這裡關押的全是服刑的罪人,殺他們問題不大。渭南第二監獄為此將全部禁閉室騰了出來,嚴嚴實實塞滿了七十多人。後來所以只殺了三十多人,另有四十多人得以逃脫,是因他們躲過了〝嚴打〞的高峰期。

在渭南第二監獄,劉青見到聽到十多名小青年被執行死刑時不滿18歲。而這是公然違法,嚴重侵犯人權。

警察為完成死刑指標捏造證據

一小偷兩次順手牽羊偷走失主的摩托車車證、鑰匙,然後按圖索驥將摩托車開走,一部本田125CC男庄,另一部本田125CC踏板式。案發後,兩部車被追回發還失主。警察托評估部門將贓物價值提高至3萬元以上,結果小偷成了大盜,以盜竊罪數額特別巨大被判處死刑。

公安有〝破獲團伙大案〞指標

鄰居的女兒17歲,初中畢業輟學在家。因母親去世,父親上班,她經常和兩個小男生往來。她家與居委會很近,肯定瞞不過居委會的眼睛。嚴打開始,三個孩子被公安抓捕,以〝流氓團伙〞的罪名判刑15年。公安完成了嚴打指標,還以破大案,立了功。

農村大隊也有嚴打指標

河南西部某縣一農戶新添小孩,由於地里農活多,年輕夫婦便托公婆白日在家照管。公婆一時疏忽,把小孩單獨放家外出辦事。誰知回來時,孩子已被家裡喂的豬活活咬死。全家人悲痛欲絕……可是,事情並沒有完,當時正是83年〝嚴打〞。因該大隊沒有完成抓捕指標,公婆二人雙雙被判過失殺人罪,一個死刑緩期,一個無期。

工廠為嚴打指標發愁

某工廠有五百多人,那一年下達的嚴打指標是三十人,超過了百分之五。為了完成任務,廠里把在廁所寫髒話的都抓了起來,還有一個工人更倒楣,他在廠子里沒什麼事,過去在學校偷了同學十幾元錢,也已經被學校處理過了。這次為了湊數,送進他去了拘留所,被判了二年徒刑。還有一個強姦犯,一般情節,被遊街後槍斃了。

類似的例子還很多。〝嚴打〞藉着黨媒對話語權的壟斷,利用民眾對犯罪份子的負面情緒,宣傳得冠冕堂皇,但從更深的角度看,無法是為了中共政權本身的權力穩固。在正常社會,那些違法犯罪份子可以通過正常的法律程序,依法進行追究與懲處,並不需要所謂的〝嚴打〞。當一個政府利用專政權力喊出嚴打的時候,對法制的破壞不言而喻。

〝嚴打〞的惡果:

〝嚴打運動〞顛覆了法制。80年前後是中國建立法治條件非常有利的時候,76年抓捕了〝四人幫〞,文革結束;79年修訂了中國刑法和刑訴兩部大法典;81年公審了四人幫和林彪集團,並首次出現了律師當庭辯護,中國律師制度在恢復中。

但是〝嚴打〞開始後為配合中共〝從重、從快〞判決處死的目的,〝人大〞和〝兩高〞通知〝新規〞,完全無視已經生效實施的刑法和刑訴法。如死刑上訴期由十日縮短為三日;將死刑審判權授權給基層法院;取消律師的無罪辯護等等。再加上鄧小平、彭真等中共各級官員不在法律框架下的〝嚴打指示〞,下面的執法如脫韁野馬,完全不受法律約束,濫殺無辜、草菅人命是不言而喻的。

83年一場〝嚴打〞,對法律的肆意踐踏,把剛剛建立起的一點法制顛覆了。

〝嚴打運動〞製造了大批冤假錯案。嚴打運動中,中共利用群眾運動,借用司法當打人的棍子濫殺濫砍,目的是製造恐怖,顯示〝無產階級專政的威力〞。被嚴打的罪犯中,有多少是真正的罪犯?

據人權組織估算,當時中國每年死刑犯總數在3千餘人,這與官方大為縮的2.4萬相比是1:8,如果再按司法野史先生的說法,僅1983年9~12月份殺的人比1949年以來(通過正常法律程序)殺掉的人還要多的話,上述比率會懸殊到什麼程度?實在令人震驚。

事後證明,那些暴漲出來的的罪犯,都是被冤判的。分析若干被殺被判重刑的案例,最多的流氓罪犯,大部分是男女關係上不夠檢點,屬於在道德法庭上自省、批評教育的問題,完全夠不上刑事犯罪。但是,有群舉報就立案,立案就判,判了就執行。有些打架鬥毆、尋釁滋事、小偷小摸、倒買倒賣等違法行為,屬於行政管理範疇,可以用治安管理條例進行處罰。但是,都被小題大做地上綱上線了,裝進〝流氓罪〞這個大口袋裡被重判或處死。一批批小青年被遊街示眾後拉去刑場。

〝嚴打運動〞以暴治暴導致犯罪率激增。時任最高法院院長肖揚說,嚴打〝是遏制犯罪急劇上升的有效措施〞。果真如此嗎?在嚴打期的1983年、1984年、1985年犯罪率下降了,但1986年以後強勢反彈,直線上升。犯罪率激增,說明嚴打〝治標不治本〞,死刑並不能解決犯罪問題。〝嚴打〞前的社會治安狀況不好,不正是文革內亂帶來的惡果嗎?

越打冤假錯案越多,民怨遍地,人心不服。很多惡性案件是源於報復83年〝嚴打〞。據說現在北京很多歲數大的訪民,就是83年〝嚴打〞的受害者。

中共靠暴力殺人起家奪權。建政後,用各種運動整肅殺人維持政權。嚴打運動,是中共施行暴政的一種手段。50年的鎮反,中共殺了87萬餘人。〝新里程碑〞的83年嚴打殺了96萬餘人,不足為怪。89年發生〝殺二十萬保二十年〞的天安門大屠殺,繼續詮釋96萬的可能性。近十七年,中共屠殺法輪功學員,甚至大批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中共殺人的現行記錄,早已突破百萬。

中共殺人的歷史,已經上演了近百年。只要它存在一天,就會改頭換面捲土重來,這是中共嗜血的本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