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姜維平:有關郭文貴致韋石的一封信 不要把我推出來當擋箭牌

今天,你主辦的博訊網轉發我以前撰寫的批評郭文貴的文章,題為《郭文貴最後的瘋狂》,正如3月8日,你首次與郭文貴交鋒時,一見面就膽怯地把我推出來當「擋箭牌」一樣,你一再向郭老闆介紹我,是為了把戰火引向我,這是一種不義,也是一種懦弱,我看了很厭惡。你應當知道,你多次會見過所謂的「掌握第一手材料」的提供者,卻避而不談,把我和《財經》的胡舒立拿出來,擺到前台

2017年3月5日下午4時,中國富豪郭文貴、博訊新聞網創辦人韋石和《博訊網》記者西諾在美國紐約法拉盛喜來登酒店會面。

郭文貴(右)與韋石(左)

郭文貴的律師函要求韋石和西諾一天內撤文並道歉,點名提到西諾對鄭介甫和謝建升的採訪。

郭文貴(右)、博訊網創辦人韋石(中)、《博訊網》記者西諾(左)

韋石先生:

你好!

今天,你主辦的博訊網轉發我以前撰寫的批評郭文貴的文章,題為《郭文貴最後的瘋狂》,正如3月8日,你首次與郭文貴交鋒時,一見面就膽怯地把我推出來當“擋箭牌”一樣,你一再向郭老闆介紹我,是為了把戰火引向我,這是一種不義,也是一種懦弱,我看了很厭惡。你應當知道,你多次會見過所謂的“掌握第一手材料”的提供者,卻避而不談,把我和《財經》的胡舒立拿出來,擺到前台,令我不解,你如今承受不了壓力,再一次把我的舊作置頂,又是你的失策。你也應當知道,筆者向來是保持中立的,在郭站出來講話時,大家聽到了另一面,經過核實,有可能觀點會有一些改變,在他第一季和第二季的自辯中,聽眾們不能不承認,過去人們可能有一些不知情的秘辛,文人應當認真傾聽,如果有錯,就應當改正,你不是這麼虛心,而是緊張慌亂地利用我的文章,再次做“擋箭牌”,使我對你非常失望和憤怒,我油然想起幾件舊事,忍不住秉筆直書。

雖然,我與你沒有見過面,但我給你打過多次電話,還委託《開放》雜誌老闆金鐘先生轉贈你書法作品一付,與你這位辦網站的老闆比較,確實我的力量微薄,所做的只能是這些,但你呢,2009年,我初來加拿大,生活窘困,給你投稿,你給我郵寄一張20美金的支票,這是我赴加後至今,收到的金額最大的一筆稿費,我想起國人愛講的一句俗話:打發要飯啊。真的,我很“感謝”你,我在貴網開設的博客點擊上千萬,為你網站增輝不少,但你再沒付我一分錢稿費,我們每一個人都離不開物質生活,你也好意思不花任何成本,用我的文章置頂,去轉移和吸引郭老闆的火力?你也太欺負人了。

你的不義不止於此,《博訊》雜誌在香港創刊時,你曾向我約過一篇稿件,但後來,你以“沒有猛料”為由而不用,沒付一分錢的報酬,我只好轉到《前哨》發表,而你的雜誌正是在劉達文那裡發行的,難道你的雜誌比劉達文辦得好嗎?一個守信和看重友情的編輯,是絕不會這樣傷害他的作者的。再後來,你被章子怡控告,法庭要你舉證,你又想到了我,你發函問我有沒有章子怡與薄熙來的合影照片,我說沒有。你想,你不夠朋友,他人如何會幫你?再後來呢,你看流亡海外的某一位著名民營企業家,案件經過我的報道,命運有了一點轉機,來了“關愛”,又打電話問我他的聯繫方式,我說不知道,你想,你對我不講情義,我憑什麼要告訴你?你為什麼一點悟性都沒有?

總之,雖然我們從未謀面,但亦神交很久,讓我坦率地說,你給我留下的印象不佳。自從你與郭老闆直面舌戰以來,經常在貴網開博客的有點文才和影響力的作者,沒幾個人公開站出來支持你的,其原因,不在於他們害怕,或贊成郭,而在於你自身,在於你的為人,據我體會,你是一個把錢看得過重的人,你太不講義氣了,你這次的被動“出醜”就在於這一點。我認為,人活在世上,不論什麼黨派,勿論左中右,就在於情義,重不重友情,決定人的一生的命運。基於此,我對你今天點到為止,有些事不想說,因為我怕傷及友人,你不要再拿我做“槍手”,去擋郭老闆的“子彈”,你不經我的同意,不要轉發我的文章,更不要用我的舊作去“忽悠”郭文貴。我既不想做你的“槍手”,或其他人的“槍手”,也不想介入中共的高層權斗,我只想表達由我自己判斷所做出的評論,請你尊重我,否則,你會招來新的麻煩。總之,你不要把我和他人當成傻子。

順祝,筆健。

姜維平

2017年3月14日於多倫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姜維平的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