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官微轉發揭郭文貴往事

3月14日上午10點許,新浪微博“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公安部治安管理局暨打四黑除四害專項行動辦公室官方微博)轉載一部視頻,並配發文字:邪性富豪’郭文貴的啲往事,你會感興趣。截至發稿時,已有4千多次轉發。

公司秘聞注意到,該視頻來源於“秒拍網”,發佈者為秒拍用戶“河東獅吼2017”,來自河南鄭州,發佈時間為3月14日9時24分。截止14日21時,該視頻超過335萬次觀看。

秒拍網這個視頻的配文稱,“馬上被刪,河南人大爆料!把G扒光了。”

這個視頻時長6分4秒,標題為:大爆料之“百變喪門星”。視頻中一男一女用河南話播報,稱郭文貴“邪氣、邪心、邪性”,“依靠霉運亨通害人無數而揚名”的過程。

郭被指最近兩次喺境外網媒發聲

喺“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轉載上述視頻之前,國內一知名財經媒體於3月9日喺其官網發表聲明稱,2017年1月26日和3月8日,北京盤古氏投資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郭文貴兩次喺境外華文網媒發聲,其中,對該傳媒及該傳媒的總編輯的聲譽進行了詆毀和攻擊。

該聲明稱,這係其繼2015年3月底之後的新一輪侮辱誹謗行為。2015年3月間,該媒體曾發表《權力獵手郭文貴》一文。

當年3月底,郭文貴捏造事實、蓄意構陷,連續發佈侮辱該傳媒總編輯人格、敗壞該傳媒和其總編輯名譽的言論。對此,該媒體已向司法機關提起訴訟。目前該案處於訴訟程序進行中。

“對於郭文貴的再次詆毀行為,我司將作為新的證據補充,提交司法機關,追究其法律責任。”

公司秘聞致電該傳媒內部人士證實該聲明的真實性。該人士表示,“對於此事,我們不適合多講。”

《環球時報》旗下網站“環球網”3月8日刊發一標題為“郭文貴約見媒體遭嗆:做人要善良”的報道。報道配發一個視頻截圖中,一個長相酷似郭文貴的男子,着西裝、白襯衣配黑色領帶與另兩男子圍桌座談。

該報道稱,“環球網財經近日獲得的一份視頻錄像顯示,神秘商人郭文貴喺與方正證券‘開撕’兩年後,首次現身。視頻中,某媒體記者直面郭文貴,周邊多人用手機錄像留證。雖然郭文貴故作輕鬆,但現場氣氛十分緊張。”

目前,環球網相關報道的頁面,已無法打開。

爆料視頻首次披露郭八弟死因

喺“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轉發的視頻中,曆數了郭文貴的發家史。

視頻中披露,“1989年,為了7000塊錢,郭文貴害死自己唯一的弟弟郭文斌”。

視頻講,郭文貴排行老七,佢的八弟名為“郭文斌”;1989年,郭文貴謊稱講有門路能買到汽油,詐騙一個公司7000多元現金,當警察上門拘傳郭文貴時,郭文貴指使弟弟郭文斌拿刀襲警,最終導致郭文斌意外死亡。

據媒體報道,喺山東莘縣西曹營村郭家的墳地里,有一座墓主為“郭文斌”的墳墓。

另外,視頻還披露郭文貴的家人因其倒霉的並非只有郭文斌一人。視頻稱,當面臨“非法拘禁”、“非法銷毀賬目”等指控的時候,郭文貴毫不猶豫跑路,把佢的哥哥郭文存扔到台前來背黑鍋;因為老丈人曾經不同意佢和自己的閨女的婚事,其老丈人去世,郭文貴連葬禮都唔去。

據查詢,這係國內首次披露郭文貴兩兄弟的情況。

視頻披露郭文貴善於偷拍官員

據上述視頻中披露,“郭文貴最擅長的就係偷拍、錄音和抓細辮子,管你係朋友還係敵人,都先偷拍錄音再講。其中第一個吃佢這個啞巴虧的係原河南省交通廳黨組書記廳長石發亮。”

對於石發亮和郭文貴的關係,國內媒體也早有披露。

據《財經》雜誌報道,知情人士稱,2001年,石發亮被做局,受美女色誘,而房間里被安裝了攝像頭。事後,石發亮指令河南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原高速)購買裕達國貿大廈西塔16、17、18三層,而且價格為裕達置業確定的每平方米1.4萬元,不許還價。

2002年,石發亮落馬,後被判處無期徒刑。但此案未牽涉郭文貴。

此外,視頻中還披露了郭文貴還“坑過”最早幫佢發家的原鄭州市委書記王有傑。

對此,也早有媒體披露過郭文貴和王有傑及其子王鍇與郭文貴喺“合作”開發鄭州裕達置業的關係。

2005年,王有傑被中紀委調查。2007年1月以受賄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湖北省荊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緩刑二年執行。

上述視頻還披露,王有傑的案發時因為喺跟郭文貴要“聯合投資”本錢時候,郭文貴“一點都不打磕巴,直接上交了長期搜羅準備好的證據,以貪污和索賄罪舉報了王有傑”。

另外,視頻還披露郭文貴舉報自己的保護傘,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的過程。

視頻稱,2008年喺馬建的幫助下,郭文貴順利擺平一樁經濟糾紛併入賬4個億。但為了少給馬建分成,佢跟馬建講只收了1個億。時間一長,馬建和郭文貴的矛盾就擺喺檯面上,郭文貴這時就想把馬建給蹬了。

該段視頻稱,到2014年夏天,馬建的遙控指揮就不靈了,馬建底下人的電話郭文貴講掛就掛,“至於盤古大觀裡邊馬建的證據有幾多留住了,有幾多銷毀了,那就只有郭文貴自己一個人門清了。”

2015年1月16日,據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消息,馬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

據多家媒體報道,有關部門調查發現,馬建利用國家安全系統的資源與郭文貴內外勾結巧取豪奪。

那些年,與郭文貴有關的人和事

喺“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轉發的視頻中顯示,“郭文貴曾讓NNN位商業合作夥伴、官員朋友因為佢絕望、破產、鋃鐺入獄甚至最後反目成仇。”並且視頻滾動播放了20人名單。

公司秘聞對部分人員與郭文貴的關係做出梳理,以下材料均來自媒體報道。

領路人:“好大姐”夏平

上個世紀90年代初,20出頭的郭文貴經人引薦,認識了港商夏平,夏以港商身份為郭文貴喺鄭州拿項目而站台。

1993年,28歲的郭文貴以旗下鄭州偉仁貿易有限公司,與夏平所喺的香港愛蓮國際集團合資成立鄭州裕達置業公司,郭文貴控股,其利用夏平港商的身份,取得了本屬於市政府家屬院的中原路220號地塊,即後來的裕達國貿所喺地。

裕達國貿竣工後,夏平於1998年將其所持的裕達置業股份全部轉讓給郭文貴。

與王有傑之子合作建成裕達國貿

(王有傑)

人物:王鍇

據《財經》報道,“中原第一高樓”的鄭州裕達國貿酒店系郭文貴所建。公開資料顯示,裕達國貿大廈原為鄭州市政府細區的拆遷改造工程,緊鄰市政府所喺地,地理位置極佳。

據財新報道,原河南省委常委、鄭州市委書記王有傑兒子王鍇所佔股公司收購裕達置業股份,王有傑安排王鍇將巨額資金陸續轉到裕達公司。此後五年多,這些資金一直被裕達公司使用。

2005年,王有傑涉嫌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一案案發。2007年,王有傑因受賄罪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法院認定,王有傑通過兒子王鍇,將730萬元人民幣、45萬美元轉移到裕達置業。

與朱時茂相識,進入北京投資

(朱時茂)

人物:朱時茂

公開資料顯示,郭文貴最早進入北京從事商業活動的時間係1998年6月。彼時,郭文貴與著名演員朱時茂相識,共同成立了北京文茂投資顧問有限公司,其中,郭文貴出資300萬元,朱時茂出資200萬元。

兩年後,2001年左右,朱時茂退出,郭文貴將股份轉讓給岑曦。該公司後來更名為北京摩根投資有限公司,最後更名為北京盤古氏投資有限公司。

華泰爭奪戰:當事人或逃亡或入獄

(鄭介甫)

人物:謝建升、鄭介甫、趙雲安、曲龍、李明炯、張越

鄭介甫和趙雲安之間圍繞着天津華泰之間的爭鬥,因為郭文貴的介入,而變得更加複雜。

由於認為時任法人代表趙雲安轉移了天津華泰旗下資產,2008年,天津華泰的實際控制人鄭介甫,向警方報案,天津市公安局當年5月以“涉嫌挪用資金罪”,對趙雲安立案調查。

趙雲安被抓之後,其妻子揾到郭文貴,希望佢能撈出趙雲安。

喺郭文貴的操作下,趙雲安於2008年6月下旬取保候審。為了感謝郭文貴,趙雲安願意借款3億元給郭,雙方制定了一筆交易,郭文貴旗下的證泉控股,以不超過3億元的價格,收購趙雲安持有的達和創全部的股權。

曲龍係上述計劃的操盤手,曲龍於2008年5月到8月擔任政泉控股執行董事。但隨後,曲郭二人因此事反目。

2011年,曲龍主動向媒體透露郭文貴的問題。

2011年3月,曲龍被河北承德公安經偵支隊帶走。最終,曲龍因職務侵占罪被判15年有期徒刑。

據媒體報道,曲龍被判刑的背後,有河北省前政法委書記張越的身影。

目前,與此案有關的謝建升逃往海外。鄭介甫也因為被通緝而逃亡海外。替鄭介甫持股的天津環渤海董事局副主席李明炯被承德警方以“私藏危險爆炸物”帶至承德,後以“涉嫌職務侵佔”被監視居住;趙雲安則入獄。

收購民族證券:“軍師”趙大建失聯

(趙大建)

人物:趙大建、楊克森、馬建、張越

作為地產商,郭文貴2009年開始涉足金融領域,收購民族證券。趙大建為民族證券前董事長,楊克森和單蔚良後分別曾出任民族證券的總裁助理和副總裁。

郭文貴獲得民族證券的整個過程頗為撲朔迷離。2009年,第四大股東石家莊商業銀行宣布掛牌出讓民族證券6.81%的股權。按照相關規定,首都機場、東方集團等為民族證券的股東,具有優先收購的權利,但最終這6.81%的股份被郭文貴獲取。

隨後,民族證券61.25%的股權又落入郭文貴手中,並且係以“白菜價”,當時民族證券的這部分股權估值為34億元,郭文貴拿股權的價格僅為16億元。至此郭文貴掌控的政泉控股成為民族證券的大股東。

作為金融領域的“門外漢”,郭文貴能夠拿下民族證券的背後人物就係趙大建和張越,彼時,作為國家安全局前副部長的馬建也被認為起了重要力量。

據《稜鏡》報道,收購民族證券係時任民族證券董事長的趙大建揾的郭文貴,趙大建的初衷係擊敗“對頭”—首都機場董事長張志忠,由此全力協助郭文貴入住民族證券。最終,張志忠喺此項交易中落得被調查並被判刑。

趙大建被認為係郭文貴背後的關鍵人物之一,媒體稱其為郭文貴背後的“軍師”,亦曾深度介入政泉和北大方正之爭。2015年9月民族證券確認趙大建失聯。喺趙大建之前失聯的為民族證券監事會主席楊克森。

與方正集團“互撕”:李友被帶走調查

人物:李友、呂濤、楊英、馬建

雖然被稱為“百變大喪星”,但讓郭文貴一戰成名的非政泉控股與北大方正的酣戰莫屬。

2014年11月2日,北大醫藥開盤後暴跌超7%,始作俑者便係郭文貴控制的政泉控股。其連發多封舉報信,舉報北大方正集團涉嫌內幕交易,由政泉控股代持,通過關聯交易,對北大醫藥低買高賣,獲利的錢進了李友的腰包。

政泉控股舉報的矛頭直指方正集團CEO李友,稱其通過北大醫藥進行內幕交易獲利近4億元。並涉嫌侵吞國有資產。

雙方的鬥爭拉開序幕,其激烈程度和接連不斷的互相爆料,讓資本市場為之震動。據《財經》報道,郭文貴與李友相識多年,二人均起家於河南。

方正集團的一位管理人員曾表示,郭文貴利用國安馬建的關係喺方正集團的會議室內裝了竊聽器。最終,李友於2015年1月被帶走調查,一同被調查的還有方正集團董事長魏新等。

喺這次酣斗中,年輕的呂濤被推到了前台。此次鬥爭期間,郭文貴一直喺海外,政泉控股的常務副總呂濤擔負起了對外發佈消息的主要力量。

喺2015年,呂濤和政泉控股財務總監楊英被曝失聯。

網友1評論:沒人給佢撐腰,佢先至係個壞蛋,有人給佢撐腰時,佢多威風。給佢撐腰的人,你不敢講而已。

網友2評論:此時發佈寒意襲人,郭馬上會申請避難了,以後只能向暗娼一樣,此文最主要的論點係馬建張越都唔係郭的後台,只係郭的工具,郭的後台曾慶紅,曾慶紅的靠山蛤蟆,已經不公開點名了,符合習近平辦權貴富豪路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公司秘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