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俞敏洪:我們的中學和大學喺培養乜嘢樣的人先至?

現喺大學裏被尊重的學生,是那些有錢能夠經常請同學吃飯的學生,是身上名牌套名牌的學生,是開着汽車帶女同學兜風的學生,是成績不及格卻喺外面創業的學生,是善於逢迎拍馬搞好上下關係的學生。喺不知不覺中,中國大學生群體,已經世俗化為一群只顧眼前利益,沒有思想高度,也沒有理想高度的功利主義群體。

中國教育的一個現象,是名牌中學和名牌大學的學生,始終喺某種狹隘的眼界內,喺和別人的比較和競爭中長大。中國名牌中學唯一的事情,就是讓學生上中國最好的大學,能夠進北大清華,就是巨大的成功,至於點解要進北大清華,進了北大清華後要做乜嘢,沒有人問這樣的問題。老師不問、家長不問、學生也不問。大家覺得這根本就唔係個問題,上大學,就是應該去名牌大學。

喺不斷強化競爭的學習中,孩子們心裏已經不再有別的想法,學習學習再學習,是學生心裏唯一的人生目標。要比別人成績好,要排名上往前靠,要把所有人踩喺腳下。老師和家長喺後面推波助瀾,成績好的學生不斷受到表揚,成績差的不斷受到批評。至於這些學生心理是否正常、身體是否健康、生活是否快樂、情感是否完整、思想是否豐富,幾乎完全不喺老師和家長的思考之內。家長需要讓孩子進入好大學,讓自己有面子;老師希望學生進入好大學,讓自己拿獎金。至於孩子的人格建設、真實愛好、理想情懷,那都是可有可無的事情。

久而久之,學生們失去了自我,失去了獨立思考能力,失去了創造自己的天地並悠遊其中的能力,失去了把自己當作獨特的人正視自身價值的能力。佢們變成了某種人生生產線上一台被組裝起來的機器,唯一需要自己努力的就是比別人好,唔係人品比別人好、性格比別人好、身體比別人好、思想比別人好,而是學科成績比別人好。成績的標準答案是現成的,不需要任何獨立思考的能力,反覆做題、反覆背誦、直到拿到高分。任何不同答案的思考,都是一種罪過。

本來進入大學,就是進入了一片自由天地,可以海闊天空施展自己的先至華,可以熱情專註研究自己的愛好,可以拓展自己的思維,可以好好閱讀、爭論、探究,讓自己〝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開花結果。但非常可惜的是,從全國所謂名牌中學出來的學生,大部分已經變成了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人。佢們走進大學,無意識地繼承了從中學培養出來的競爭心態,喺各門成績上努力去爭第一。佢們別無所長,只有這樣先至能夠揾回自己的自信和榮耀,先至覺得自己的人生過得有價值。

但問題出現了,北大清華這樣的地方,全國各地的考試天先至聚集到了一起(注意是考試天先至,唔係思想天先至,唔係學術人先至),你想要喺成績上拿到全優還不容易。大學老師們也推波助瀾,懶得再做乜嘢獨立思考,考試題目還像高考一樣,越出越難。學生們為了得到好成績,你追我趕,如過江之鯽,恨不得一個個把對方掐死。三好學生的評選和獎金掛鈎,不僅讓學生們紅着脖子爭名奪利,而且學會了喺背後舞刀弄槍。如果成績再也上唔去,就從此一蹶不振、精神抑鬱。

對於這些學生來講,上大學唔係為了鍛練自己獨立思考和獨立研究的能力,唔係為了讓自己的擁有更廣闊的情懷和更豐富的心靈,唔係為了讓自己更加成熟、獨立、更專註於自己從靈魂深處喜歡的事情。佢們心裏只有一件事情,就是如何能夠得到別人的認可,未來得到一份被人艷羨的工作,得到那種天子驕子的感覺。佢們心中無大事大非,一切有利於己的都是對的,一切不利於己的都是糟粕,最終成為了錢理群所講的〝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喺這些學子中,家國情懷已經離開佢們很遠。對於國家、民族、未來的思考被認為是腦子有病,閱讀宗教哲學歷史書籍被認為是精神失常,而個人超凡脫俗的理想主義情懷總是被人嘲笑。喺校園中,受尊重的學生不再是能夠討論叔本華和佛洛德的學生,不再是潛心研究想要解決基礎科學難題的學生,不再是喺孤獨中閱讀瑪律克斯或者曹雪芹的學生。

現喺大學裏被尊重的學生,是那些有錢能夠經常請同學吃飯的學生,是身上名牌套名牌的學生,是開着汽車帶女同學兜風的學生,是成績不及格卻喺外面創業的學生,是善於逢迎拍馬搞好上下關係的學生。喺不知不覺中,中國大學生群體,已經世俗化為一群只顧眼前利益,沒有思想高度,也沒有理想高度的功利主義群體。

北大中文系畢業的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甯,喺對學生演講的時候講:〝我唯一的害驚,是你們已經不相信了——不相信規則能戰勝潛規則,不相信學場有別於官場,不相信學術不等於權術,不相信風骨遠勝於媚骨。你們或許不相信了,因為追求級別的越來越多,追求真理的越來越少;講待遇的越來越多,講理想的越來越少;大官越來越多,大師越來越少。因此,喺你們走向社會之際,我諗講的只是,請看護好你曾經的激情和理想。喺這個懷疑的時代,我們依然需要信仰。〞

是的,我們的大學生依然需要信仰、激情和理想。但非常可惜的是,從孩子們小時候開始,我們就沒有給佢們建立信仰、激情和理想的環境,我們的教育體系培養的是聽話的人,是標準化的人,是善於把別人踩喺腳下的人。我們甚至故意安排這樣的土壤,讓孩子們變得目光短淺、爾虞我詐、你死我活、斤斤計較。我們從來沒有告訴孩子們,有自己的思想,做自己的事情,讓自己快樂有多麼重要。最終我們看到了我們想要的培養結果:一批批迷茫的、無助的、可憐的,但卻圓滑的、精明的、充滿了淺薄競爭心的、對利益反應超級敏捷的高智商人先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