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謝田:中美貿易之戰是否已經開打

中共在獲得美國的最惠國待遇,與關貿總協定談判,及加入世貿組織之後,也仍然沒有放棄貿易保護主義。中國的進口許可、出口補貼、出口退稅、外匯管制等所有貿易壁壘,無一不是貿易保護主義的實施。從這點上看,中共實際上一直在對其國際貿易夥伴,尤其是最大的貿易夥伴和最大的順差來源美國,實施著一種隱晦的、暗地的、不動聲色的貿易戰。

中美貿易戰是否已經開打,可能見仁見智,但美國總統川普重振美國軍力的努力卻如火如荼。圖為川普的海軍陸戰隊一號直升機降落在建造中的福特號航母之上。(Getty Images)

美國總統川普執政一個月,他的諸多競選承諾已經兌現,但川普曾放出風聲的給中國貼上貨幣操縱國的標籤,和重新定義中美貿易關係的誓言,依然雷聲大、雨點小。對於中美之間的貿易戰是否已經開打?各家有不同的見解;對中美貿易戰開打的後果,各自勝算如何,也眾說紛紜;對中美貿易的最後決戰、甚至是災難性後果能否避免,更是決策者智慧的真正考驗。

什麼算是貿易戰(Trade War),歷史上的貿易戰都是怎麼開打、又怎樣結局的呢?所謂貿易戰,就是一種國家之間互相實施的保護主義措施,一方提升關稅,以報復另一方對自己的出口課徵的高關稅;或者一方認為另一方採取了不公平的貿易手段。現代貿易戰還往往是自由貿易、全球化和全球經濟整合的後果。

貿易戰和經濟制裁有所不同,兩者都會對兩國間的貿易帶來負面的影響,但前者更傾向於經濟和貿易的層次,後者則有可能是針對其它因素如政治、人道主義和戰爭的目標。

經濟學家認為,貿易戰和經濟戰的後果和成本可能大不相同。比如,對中國等國實施的出口補貼,美國和其它正常國家很難以牙還牙,因為正常國家不能很容易的對某一特定的企業或行業實施補貼,從而實施報復。但有一點經濟學家都同意的是,兩個國家發生貿易戰時,窮國比富國更容易從中受傷。也就是說,從一般性原理來看,如果中美之間爆發貿易戰,受到更大傷害的一定是中國,而不是美國。

貿易戰的本質就是市場准入、市場開放。除了提升關稅的貿易戰戰法,其實還有很多其它的“戰法”被世界各國廣泛使用,比如貿易制裁、經濟制裁、貨幣戰爭、海關戰爭,甚至鴉片戰爭、茶葉戰爭、香蕉戰爭等等,不一而足。

中國人都知道鴉片戰爭,這也是一種貿易戰。從貿易逆差到毒品貿易,到最後爆發真刀真槍的戰爭。中英第一次鴉片戰爭(中英戰爭)就是一場通商戰爭,因為林則徐虎門銷煙,清道光皇帝下旨永遠斷絕和英國的貿易,英國為打開中國國門而發起了戰爭。清朝失敗簽訂《南京條約》,戰爭打開了中國關閉市場的大門。第二次鴉片戰爭更是導致《天津條約》和《北京條約》的簽訂,迫使清朝開放天津為商埠,割讓香港九龍給英國,並准許華工勞務出口。

波士頓傾茶黨事件,是關於茶葉的戰爭,是從英國東印度公司利用法案壟斷北美的茶葉進口貿易開始,進而發生的一場政治抵抗運動。波士頓傾茶事件在美國獨立革命進程中非常關鍵,此後的殖民地反抗最終導致1775年美國革命戰爭的爆發。

歷史上的貿易戰,還有香蕉戰。美國人每周去超市買菜時,可能完全沒有想過三毛錢一磅的香蕉的後面,還有許多故事。1974年,中南美洲一些香蕉出產國效仿石油輸出國組織歐派克(OPEC),成立了一個“香蕉輸出國組織(UPEB)”。這是一個壟斷性的卡特爾,他們試圖與美國三個水果公司組成的壟斷集團討價還價。當時聯合國的研究發現,美國人在香蕉上每花一塊錢,只有不到1毛7分錢去了出產香蕉的南美國家。UPEB本來計劃提升香蕉出口關稅,但後來美國香蕉進口壟斷商賄賂洪都拉斯總統和意大利官員的醜聞爆發,“香蕉輸出國組織”遂告破滅。

貿易戰的一種,是關稅戰爭,也稱之為“海關的戰爭(Customs War)”。1920年代,魏瑪帝國和波蘭之間就爆發過海關戰爭。魏瑪帝國試圖通過提高煤炭和鋼鐵產品的關稅,造成經濟危機,來迫使波蘭放棄領土。波蘭奮起反抗,提升了德國產品的關稅。

中共在所謂的改革開放的四十年間,一直在奉行貿易保護主義,其行為其實與滿清政府沒有什麼不同。中共在獲得美國的最惠國待遇,與關貿總協定談判,及加入世貿組織之後,也仍然沒有放棄貿易保護主義。中國的進口許可、出口補貼、出口退稅、外匯管制等所有貿易壁壘,無一不是貿易保護主義的實施。從這點上看,中共實際上一直在對其國際貿易夥伴,尤其是最大的貿易夥伴和最大的順差來源美國,實施著一種隱晦的、暗地的、不動聲色的貿易戰。美國幾任民主黨政府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敢直接面對,有各種各樣的原因。川普上台後,其實上台前,就剝掉了皇帝的新衣,把中共對美國的經濟暗戰給暴露出來,提到議事議程上來了,並且,也準備對中共予以強有力的回應。

為什麼有人說中美之間的貿易戰或許已經開打了呢?這是因為,與貿易戰相關的貨幣戰,在一些人看來,其實已經開鑼。巴西財政部長吉多‧曼特加(Guido Mantega)7年前就警告說,世界範圍的貨幣戰已經開始。所謂的貨幣戰,就是各國爭相貶值貨幣,以取得貿易優勢。因為一個國家的貨幣兌換率越低,其出口的產品就越在世界市場上具有競爭力,其它國家進入該國的產品就越發困難。曼特加認為國際貨幣戰2010年就開始了,許多政府官員和財經人士也認同這一觀點。

貨幣競相貶值的方式,包括資本管制、外匯管制,及定量寬鬆。中國和美國之間關於人民幣匯率的口舌之爭,以及日本和歐元區之間的爭議,後者涉及歐洲中央銀行2015年還在實施的定量寬鬆政策(QE),都是貨幣戰的表現。川普揮動的標識“中國作為貨幣操縱國”的大棒,也是由此而來。

中共目前的策略,看來是在川普正式發難前,通過外交接觸和縱橫捭闔,化解美方的攻勢,以使中共在貿易戰中的損失成為最小。目前,中美之間的外交接觸層次還不高,川普只是象徵性的跟中共的國務委員打了個招呼,目前雙方中層的接觸應該是緊鑼密鼓的在進行。中美貿易關係可以說是像湖面上划水的鴨子,表面平靜,水下緊張的動作不已。所以,中美貿易戰雖然沒有正式進入上規模的衝突,但試探性的武力偵測、暗察彼此的虛實,甚至部分的短兵相接,應該已經進入實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新紀元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