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胡耀邦遺孀葬禮加安保 中共驚翻天?胡妻身前超低調

1989年,胡耀邦去世成為六四事件的導火線

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遺孀李昭日前去世,由於當年胡耀邦去世成為六四事件的導火線,當局高度警惕並已對如何處理李昭後事做好預案,防止出現意外。李昭喺胡耀邦當政期間低調相隨,還嚴肅對待公家財產。

胡耀邦妻子李昭3月11日下午去世。李昭遺體告別儀式暫定於3月17日上午喺八寶山舉行。

李昭去世網民紀念胡耀邦當局害驚翻天

據香港東方日報報導,北京當局已喺胡家附近區域全面加強保安。當局對今次事件已做好預案,即整個葬禮以私誼事件辦理,而不能政治化。當局擔心如果放任,自由派會利用這宗葬禮掀起一股風潮。

李昭去世的消息傳出之後,網絡上出現一片紀念胡耀邦、對胡耀邦重新評價等聲音。

大陸《新京報》網站3月11日率先報導了李昭去世的消息,但隨後該報導頁面不存喺。同時,網絡上因李昭逝世而評價胡耀邦的留言被大規模刪除。

而中共幾大喉舌及很多地方官媒,均未報導李昭去世的消息。只有少數幾家媒體報了簡訊。

香港東方日報導報,由於之前海內外自由派指摘當局近年搞的意識形態亮劍是“文革復辟”,這引發了當局的高度警惕,擔心事件失控之後,會演變成對當局意識形態管控的聲討。再加上今年下半年還將召開十九大,各方政治勢力蠢蠢欲動,希望利用黨代會之前的博弈佔得政治先機,所以李昭死訊傳出之後,網絡上開始失去“平靜”。

報道還稱,除了自由派之外,大陸啲極左派亦希望利用今次事件對自由派落井下石,對胡耀邦及其家人冷言冷語,抨擊胡耀邦當年“天真幼稚”。這些左派言論無疑會激發自由派反擊,左右兩派相互攻擊,形成共振之後難免形成更大輿論風潮,讓當局更難以處理。

所以,當局從一開始就對李昭之死做好預案,既勸囑家屬低調平和,又大力刪除網絡各種“雜音”,同時允許胡的親屬舊友前往弔唁,防止自由派的反彈。一場原本普通的葬禮讓當局如臨大敵,這幾多也折射出當局喺政治上的被動。中共歷史上的很多事件堆積了不少怨氣,這已成為政治包袱。事實上,社會若不實現政治和解,一直處於分裂對立狀態,勢必國無寧日。

1986年年底至1987年初,中國大陸各地爆發學潮,合肥、武漢、上海、北京、昆明、廣州、天津等17個大中城市,爆發聲勢浩大的示威遊行,“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權,反官倒,反腐敗”的口號聲,震驚中南海。

1987年1月16日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胡耀邦迫於中共元老們的強力施壓而辭職。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突然去世。喺胡耀邦葬禮當天,從天安門廣場至八寶山的道路上,默哀的民眾擠滿兩旁。佢的猝死喺大學生中造成了強烈的反應,各大學校園陸續出現讚揚胡耀邦的海報,並呼籲中共中央重審胡耀邦的觀點。

數日後,這些呼聲擴大到新聞自由、民主制度以及官員腐敗問題等,並最終演變成遍及全國各地的學生、工人、民眾聯合起來反貪污、爭取民主、自由、法治的愛國民主運動。這場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最終喺當年6月4日被中共血腥鎮壓而終結,也即外界所稱的六四事件。

李昭——不高調、不佔公家便宜

胡耀邦夫人李昭,性情平易謙和有口皆碑,胡耀邦喺位時,她從不以“第一夫人”的身份出現喺公共場合,還很節儉,公私分明。喺《1978:大記憶——北京的思考與改變》一書中,李昭接受北京市委黨史辦蘇峰採訪時披露出來。

蘇:您係唔係很少陪同胡耀邦同志出訪,或是出席公眾活動?

李:我沒有跟佢出訪過,喺退居二線以前,我有自己的工作要做。1980年因為工作,我去了一趟日本,是以全國婦聯執委的身份應日本婦女組織邀請去的。訪問日程完了,我要求特意去日本東麗化纖公司所屬的自動化程度較高的滌綸長絲廠看了看,帶回了啲樣品,收穫很大。當時我們正喺做化纖的項目。

我沒陪耀邦出席過公眾活動,主要是我的工作忙,總覺得做不完。1983年我退居二線後,耀邦帶我去過一趟南京。另外就是根據中央的意見參加過一次外事活動,1984年3月24日陪耀邦喺中南海設家宴招待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一家。禮尚往來嘛,佢們喺1983年曾喺東京設家宴招待過耀邦。後來中曾根康弘夫人中曾根蔦子帶信給我,和我敘舊,表示慰問。我為了感謝中曾根康弘夫婦對促進中日兩國友好作出的貢獻,為紀念我和她之間的友誼,買了一幅湘繡,題了幾個字作為禮品,托友人贈給中曾根蔦子。

2005年11月,耀邦誕辰90周年,中曾根康弘還寫信給我,表達佢對耀邦的懷念,我感謝佢們對這段友誼的珍視。

蘇:您生活真節儉。

李:家裡人多,有時候錢還不夠花,我還揾單位借過錢呢。

蘇:乜嘢時候的事情?

李:大概是1973年,那時我擔任北京市紡織工業局副書記,分管生產。我母親去世了,辦喪事急着用錢,家裡沒幾多積蓄,只好揾單位借錢。我揾到同事多年的財務處長柯鑒明,我向佢講我借錢,佢以為我講笑,講:借啥錢,報項目就有錢。我講我是私人借錢,家裡急用。佢起初不相信,覺得像我們這樣的大官家裡怎麼會沒錢吶。事實是耀邦愛看書,又好交朋友,家裡人也多,沒事時我們兩人的工資湊合著夠花,但家裡確實沒幾多積蓄。後來我向佢講明情況,佢很熱情,講要為我寫申請,申請家庭生活困難補助。我諗,我哪能占公家的便宜呢!最後借了單位互助金700塊,年底還清了。

蘇:您存摺里一般有幾多錢呀?

李:沒幾多,最多三四百。有一年,我的存摺揾不着了,這可是我唯一的存款呀。我只好拿着紡織局黨委開的證明去銀行掛失,存摺里有400塊錢,家用夠花一陣子的。給我辦理掛失的銀行工作人員還不信我是李昭呢。

蘇:哪一年的事?

李:好像是1982年。

蘇:那時候您都是總書記夫人了,換了我,我也不信,您先至咁點錢。

李:400塊錢可不少,當初還救過一個小孩子的急。上個世紀70年代初,耀邦剛從幹校回來,我也剛解放、恢復工作不久,有一位北京市公安局的王金銳同志受了批鬥,生活很困難,佢6歲的小女兒又得了急性腎炎,必須住院。我們積蓄不多,就把僅有的400塊錢給了王金銳,讓佢趕緊送孩子住院治療。孩子後來病好了,王金銳領着孩子來看我們。耀邦講:唔好提乜嘢幫助的話,邊個有困難,關心一下是應該的,不提這些。耀邦去世以後,王金銳又帶孩子來看我,佢總是對孩子講:是胡爺爺、李奶奶幫助了你,不然,你也許活不到今天,你永遠不能忘記胡爺爺、李奶奶。我打斷佢的話,要佢唔好再提這些,只要孩子上進,耀邦喺天之靈也就高興了。

蘇:我聽講您每月自己掏錢交汽油費?

李:我現喺記性不太好,具體的事情不太清楚了。我身邊的工作人員,徐海峽、杜玉芬,佢們記的事情比我多、也比我清楚。情況大概是這樣的,那時候我們紡織局的局級幹部是沒有專車的,市委很多局級幹部也沒有專車,我們下廠工作,都是幾個人坐一部車。紡織局為了安全,特意安排專車給我坐,我諗我不能占公家的便宜,每個月就交汽油費,大概是5塊錢吧。那時工資不高,物價低,油價更低。當時杜玉芬是局黨委機要秘書,這個錢是杜玉芬每個月幫我從工資里扣,她講給我交了19個月,從1981年12月到1983年7月,剛好交到我退居二線。

蘇:您真是有原則。

李:對自己嚴格點好。就應該是這樣。

胡耀邦孫女香港豪宅緣兩次遭竊

2016年已故中共總書記胡耀邦長孫女胡知鷙,位於港島淺水灣道海峰園的豪宅11月17日遭竊,損失慘重。初步估計,損失近30萬美元。事隔20日,12月6日晚再次有竊賊潛入,損失金額不明。

據港媒《東方日報》報道,12月6日10時許,55歲姓麥男屋主返家時發現屋內一片凌亂,懷疑被人盜竊後報案。後警方接報趕至,經點算後證實損失一隻約值5.6萬元的手錶(1元人民幣約合0.145美元)。當警方喺調查時,有保安發現胡知鷙的窗戶被打開,懷疑亦遭到盜竊,於是通知警方。因胡知鷙不喺香港,無法確實實際損失金額。案件被列為“連環盜竊”處理。

胡知鷙系胡德平與中共元老安子文之女安黎所生

據《明報》11月18日報道,17晚7時許,胡知鷙豪宅的菲佣發現房間有被盜痕迹,於是通知身喺外地的胡知鷙報警,警員接報到場。胡其後返港,經點算後證實失去約60萬港元(一元港幣約為0.1289美元)、10萬元人民幣、合共總值60萬港元的美金及歐元,以及數只總值約100萬元的卡地亞及伯爵名表,損失總計達230萬元。案件交由西區警區重案組第1隊跟進,暫時無人被捕。

據悉,香港淺水灣的海峰園,建成後一直受香港內外政商界名人追捧。

根據土地註冊資料顯示,上址為胡知鷙與丈夫曹少山2007年6月聯名以約2,288萬元購入;胡亦於2014年以約5,200萬元買入海峰園另一個單位。

公開資料顯示,胡知鷙是已故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長孫女,喺劍橋大學畢業,現長居香港,喺瑞士信貸集團任職高層。胡知鷙的父親、胡耀邦長子胡德平,曾任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全國人大常委;而胡的丈夫曹少山則為河山資本集團董事長兼總裁。

據稱,作為長孫女的胡知鷙最受胡耀邦寵愛,還參加過祖父迎接日本首相中曾根的家宴,當時她只有10歲。家宴進行中,中曾根問起“知鷙”的來歷,胡耀邦講鷙鳥勇敢,眼睛明亮,取“鷙”字就代表了小女孩明亮的眼睛,同時希望她是一個勇敢的孩子。取“知”字希望將來這個孩子是個有知識的人。

阿波羅網孫瑞後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記者孫瑞後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