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友群:周永康的今天就是周強、曹建明的明天

有人問我:當代中國最缺的是什麼?我說,最缺的是正氣,是長貫天地人間的浩然正氣。如果每一個人都像孟子說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正念正行,你看看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和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還敢這麼〝狂〞嗎?13億中國人中,一切有良知的人都起來,對邪惡大膽說〝不〞,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今天,就是周強和曹建明的明天!

今天看到《美國之音》的一個報導,說的是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和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在中共〝兩會〞上,竟然將迫害709律師作為〝首要政績〞。套用一句老百姓的話: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抓捕和審判709律師,將成為周強和曹建明將來受審判的重要罪行之一。

1949年10月1日以來,中共發動了50多次〝人整人〞的政治運動。因此,中國人有兩怕:一是〝窮怕了〞,二是〝整怕了〞。許多中國人在中共的強權面前長跪不起。這也是中共敢迫害法輪功長達18年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人人都起來反迫害,中共可能早就解體了。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因為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被非法判刑5年。2009年12月17日,我被押解到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清河分局前進監獄。從我被抓進看守所到出獄,我一直在用我手中的筆反迫害。比如,2008年11月19日,被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東一區102監室內的我,寫了一封致時任中共軍委主席胡錦濤的檢舉信《關於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議》,上交解國建警官(音)。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領導下的公、檢、法的辦案人員沒有一個人敢對此說一個〝不〞字!

我坐牢5年的親身經歷反反覆覆證明:一正定能壓百邪。下面,再給大家講三個我在監獄裏正念正行反迫害的故事。

一、拒絕寫認罪悔罪總結。

按照監獄的規定,每一名在押人員出獄前,都必須寫認罪悔罪總結,這是必經的一個程序。

2010年9月9日至11日,我依法寫了10封檢舉信,分別是寫給時任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胡錦濤,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何勇,時任中紀委副書記干以勝的:(1)關於依法查處北京市國家安全局鑒定人的強烈要求(致何勇);(2)關於依法查處北京市公安局鑒定人的強烈要求(致何勇);(3)關於依法查處做偽證者的強烈要求(致何勇);(4)關於依法查處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法官徐麗文的強烈要求(致何勇);(5)關於依法查處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法官賈連春的強烈要求(致何勇);(6)關於依法查處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院長的強烈要求(致何勇);(7)關於依法查處踐踏我的工作權者的強烈要求(致干以勝);(8)關於依法查處隱藏在中央最高層的大叛徒、大內奸、大特務的強烈要求(致尉健行);(9)關於依法查處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的強烈要求(致何勇);(10)關於依法逮捕賀國強的強烈要求(致胡錦濤)。

這10封檢舉信上交後,全部被柳剛警官〝以這裡是監獄〞為由非法扣押。之後,就柳剛非法扣押我的檢舉信問題,我又給前進監獄領導寫了許多檢舉信,上交我所在監區的所有警官。從分監區的警官到監獄長,沒有一個人對我的上述10封信中檢舉的問題說一個〝不〞字!

我出獄時,是在11分監區。當〝包夾人員〞轉告獄警要求我寫認罪悔罪總結時,我明確表態:不寫!不寫會怎麼樣?可能會被關〝小黑屋〞,可能會被沒日沒夜的〝車輪戰〞,可能被腳鐐手銬〝伺候〞,可能會被押送到〝嚴管隊〞,可能在出獄當天押往洗腦班,可能會……一個人只要你有怕心,這些都可能變成真事。

但是,每當要過關過難的時候,我的耳邊就會響起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的詩句:〝生無所求死不惜留盪盡妄念佛不難修〞。在邪惡面前,你大它就小,你強它就弱,你正氣磅礴,它就消失遁形,就這麼簡單的理!包夾人員立即向獄警做了報告。過了幾天,這個包夾悄悄對我說:上面說了,你可以不寫了。這樣,出獄前,我沒有寫一個字的認罪悔罪總結!

二、拒絕寫思想彙報。

在前進監獄,我仔細觀察過,獄警對於其他刑事犯,包括因犯故意殺人罪被判處無期徒刑或者死緩的,沒有定期寫思想彙報的要求。但對法輪功學員,卻要求每個月寫一份思想彙報,這是對法輪功學員的一種精神折磨。

主管我的警官叫柳剛。他也通過包夾我的刑事犯向我提出這樣的要求。我沒有硬碰硬的拒絕,而是寫了一份思想彙報。彙報什麼呢?彙報柳剛非法扣押我寫給時任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胡錦濤等的檢舉信,既列舉了憲法等法律法規的明確規定,也列舉了具體事實。最後,強烈要求監獄領導依法查處柳剛的嚴重違紀違法問題。

寫完後,我直接去上交柳剛警官。從我住的監舍走過長長的通道,來到一道鐵柵欄門前,門外是獄警工作區,門內是在押人員生活區。柳剛隔着鐵柵欄門對我說:〝你先放到大廳的桌子上。〞柳剛是存心讓我出醜的,因為放到大廳的桌子上,通道里的值班員都可以看到。這些通道值班員的嘴,一個比一個長,會在很短時間內,傳遍全監區。柳剛是想讓大家都知道王友群寫了思想彙報了,以便羞辱我。

柳剛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我的思想彙報,從頭到尾都是揭露他的違紀違法行為的。當通道值班員都看了,並且你傳我,我傳你,傳的全通道都知道後,柳剛才看到。一看我寫的竟是這些東西,柳剛肺都要氣炸了,立即派人找我到開水房談話。我從被抓進看守所到出獄,沒有一個人打我一下,沒有一個人敢動我一個手指頭!但這一次,柳剛氣的差點就要動手了。我看着柳剛氣的變形的臉,聽着他的吼叫,一句話不說,就在那裡默默的念李洪志師父的詩句:〝身卧牢籠別傷哀正念正行有法在靜思幾多執着事了卻人心惡自敗〞。一會兒,柳剛就像一個泄了氣的皮球,也不吼,也不叫喚了。從此,柳剛再也不要求我寫什麼思想彙報了。

2011年9月,我被調整到第11分監區之後,柳剛也調到11分監區。柳剛故伎重演,又要求所有法輪功學員必須一個月寫一篇思想彙報。我所在監室里被判無期徒刑、自稱坐了16年牢只學會一個字——〝壞〞的強姦犯姜立成,也向我講了這個要求。我明確表示:不寫!姜立成立即跑出去向柳剛彙報。柳剛對他說:〝你先回去,有空我找他談。〞從此,柳剛沒有找我談過一次。我帶頭不寫思想彙報後,這個監區的其他法輪功學員也都不寫了。

三、拒絕惡警的無理要求。

劉光輝是11分監區指導員,是專門靠迫害法輪功學員陞官的惡警。2012年8月15日,就劉光輝包庇、縱容、支持11分監區最壞的刑事犯姜立成辱罵、威脅、折磨70多歲高齡的法輪功學員王澤臣等問題,我寫了一封致前進監獄副監獄長薛英奎的檢舉信《劉光輝指導員是11分監區所有歪風邪氣的總根源》,上交監區長齊春華。但是,遲遲沒見動靜。我就向齊春華監區長要求面見監獄領導。齊春華沒有將我的檢舉信給劉光輝看,只是對他說我向監獄長反映姜立成違反監規的問題,並將我要求面見監獄領導的事跟劉光輝講了。

2012年9月初的一天早晨,我再次找齊春華,要求面見監獄領導。齊春華讓我回去等着。不一會兒,劉光輝來了,將監室內的其他人統統趕出去,由他單獨跟我談話。這是我到11分監區後劉光輝跟我的唯一一次談話。我真沒有想到劉光輝的素質會那麼差。他一上來,竟然說,你反映姜立成的問題,他頂多被嚴管,但王澤臣則要被加刑,因為王澤臣宣揚×教。他的邏輯是,你不是為王澤臣鳴不平嗎?為了王澤臣不加刑,你就別反映姜立成的問題了!

我雙眼一直盯着他看,一言不發,只在心裏默念師父的詩句:〝大覺不畏苦意志金剛鑄生死無執着坦蕩正法路〞。劉光輝一直不敢正眼看我,車軲轆話來回說了近一個小時,我一言不發,只有嘴角輕蔑的笑。當時的真實想法是,跟素質如此差的人講一句話,都會臟我的嘴!剛開始,劉光輝離我還比較近,聲音也比較大,後來,越退越遠,快退到牆邊了,聲音也越來越小了。再後來,他說:〝你同意我的看法,你就點點頭;不同意我的看法,你就搖搖頭。〞我既不點頭,也不搖頭。最後,他說:〝你好好想一想,吃完午飯來找我。〞劉光輝一出去,我馬上找監區長齊春華,要求必須見到監獄領導。否則,從現在開始,我就絕食。我的態度非常堅決,齊春華沒招了,只好同意。

第二天,我就見到了一位監獄領導。這時,我才得知,齊春華一直不敢把我檢舉劉光輝的信上交監獄長,但給這位領導看過。這位領導還有點水平。他首先肯定我依法給監獄長寫檢舉信沒有錯,其次認可我寫的東西都是事實,因為有監控錄相為證,第三也認為姜立成不是個東西,監獄領導準備對他作出適當處理。

2012年9月11日,因為是911,這個日期我記得很清楚,姜立成被趕出11分監區。這件事,在11分監區引起很大震動。因為姜立成最壞,一直得到劉光輝的包庇、縱容和支持。此後,劉光輝的囂張氣焰也被打下去了!

有人問我:當代中國最缺的是什麼?我說,最缺的是正氣,是長貫天地人間的浩然正氣。如果每一個人都像孟子說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正念正行,你看看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和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還敢這麼〝狂〞嗎?13億中國人中,一切有良知的人都起來,對邪惡大膽說〝不〞,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今天,就是周強和曹建明的明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