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不要在二三十歲時就開始老去

村上春樹說,我一直以為人是慢慢變老的,其實不是,人是一瞬間變老的。

起初看到這句話時,我不以為然,總覺得自己還很年輕,剛到二十歲,“二”字開頭的年齡,不用再裝作大人了,因為我們本來就是成人了。感覺離“三”還有好遠,十年,像天黑,長夜漫漫,忘記了來路,也看不清去處。

二十齣頭,可以在大學校園裡漫無邊際地遊盪,學習充實到還可以再學,也可以在四人宿舍里沒有目的地徘徊,遊戲玩到後來不想再玩;可以在社團的小天地里活躍,弄得風聲水起,也可以在創業的大路上亂撞,搞得有聲有色。卧談快要到天明才想起來明天早上還有課,休假快要到學期結束才想起來大學還有考試。有人戀愛,有人失戀;有人得意,有人失意;有人振作,有人頹廢……

好像二十多歲,有很多很多的時間,有很多個無聊的周末,外面有很大的空間。還有很多很多的精力,可以連續一周不怎麼睡,周末睡上一覺就恢復過來,可以喝醉酒到吐,吐完又接着繼續喝。

可是,當第二個本命年剛過,突然發現好多東西開始有些靜止了,其實也不是靜止,大概就像村上春樹說的那樣,人是一瞬間變老的。當你開始變老,那麼對於外在的感知就開始不那麼敏感,自然也沒什麼新鮮感。

以前總開玩笑說,有人叫自己叔叔,有人叫自己阿姨,寫一些故作高深的文章,聽一些不入大眾的歌曲,看一些逆流而上的電影。但心裏清楚地知道,自己還很年輕,還有很多路要走,還有很多人要見,還有很多道理要明白。

現在不同了,自己明明還是很年輕,但心裏卻有種聲音,催促着自己往前不停地趕路。翻看以前的文章,發現那些早些年裝作寫出來的道理,現在依舊適用,只是那時候是裝出來的,這個時候一一去踐行。

還有什麼不懂的呢?人情世故?冷暖人生?

過去的那些年,或多或少經歷過生,也目睹過死,在愛情的生活里,有甜蜜,也有痛苦;在親情的呵護下,有反叛,卻開始理解;在友情的支持中,有深交,也有絕交;在職場的漩渦中,有收穫,也有失去。

我們的認知開始變得越來越慢,就像羅曼·羅蘭說的那樣:大部分人在二三十歲上就死去了,因為過了這個年齡,他們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後的餘生則是在模仿自己中度過,日復一日,更機械、更裝腔作勢地重複他們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想、所愛所恨。

有好多道理也不用再從書本的字縫裡摳出,無非就是這個月的房租下個月的水電,或者今年的車子明年的房子,即使沒人再說,但好像都心知肚明。看了一下周圍的人,大家的確都很努力,但努力也開始變得機械重複。

在深圳合租的一個同事,是做軟件測試的,工作兩三年,每個月大部分時間都在加班,晚上六點下班,他大概十點左右才回來,每個月大小周,他幾乎沒休過。在我看來,他夠努力了。

但他每天回來後,打開電腦,放着無關的視頻,聽着新聞,然後還拿着手機刷來刷去,通常到凌晨一兩點。早上七八點又起來,趕去上班。日子就這樣在重複,起初我還覺得不可思議,怎麼可以把生活過成這樣?明明可以早些睡,為什麼不呢?明明回來可以再學習,為什麼不呢?

直到後來,我發現自己每天也開始日復一日地重複時,比如下了班,也無所事事地刷朋友圈,然後去寫那些套路很像的文章,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再來反觀別人,人家各種壓力大啊,怎麼睡得着?人家工作那麼累,回來就不能放鬆下?

但思來想去,我還是覺得這樣的生活是有問題的。我們一生的劇本不應該這麼寫,故事的結尾早已經寫好,只等着每天去直播,然後等劇情END,帷幕落下。

我們何嘗不以為人生會有更多?可是不少人卻把二三十歲過成了年老的生活,日復一日地單曲循環,每天上班打卡下班打卡,回家躺在沙發上刷手機看電視。大部分人在二三十歲時就已經老去,但我覺得有人可以依舊年輕,這個人可以是你,也可以是我。

就像作家阿乙所說,這個世界有一些人躺在泥濘里,看着生活把自己踩扁,而有些人撥開霧障告訴我們:人有活在雲端的可能。

我想,這種雲端的可能大概就是,對這個世界還感興趣,對這個世界還有好奇心,不斷地旅遊和讀書。旅遊從外擴展生命的長度,讀書從內增加生命的厚度,從而給自己的生命注入新生的活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思賢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