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廖祖笙:換了國情 不用王岐山 我一人就能把張德江拉下馬

——一將反腐VS十幾億人反腐 ——廖祖笙寫給習近平的第二十二份借據

倘若中國有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百姓有選舉權和罷免權,這種事情是否可能發生?「執法」機關是否能長達十年時間和殺人犯同穿一條連襠褲?張德江是否可以在未擦乾淨屁股之前,若無其事扶搖直上,而今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公然成為亂國亂港的「攪屎棍」?我只是一個文人而已,倘若換了另外的一種國情,不用你或是王岐山來出手,僅憑了我一人之力,我都能將他張德江給拉下馬,你信不信?

習近平先生,人所共知,王岐山先生是你的一名得力幹將。你該好好感謝他,沒有他的為你兩肋插刀,就沒有“新政”時期反腐的風生水起,“新政”就勢將乏善可陳。

“新政”的反腐成績無可否認。但你是否想過,你原本可以不單有王岐山這樣一名得力幹將,還能同時擁有十幾億的反腐大軍。眼前所見決非極致,凡事都可以是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反腐事關黨國的生死存亡。有道是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讓人無法理解的是,“新政”卻在謝絕國民的盡責,在反腐這樣一件大事上,竟也能堅拒公民的參與,能將有意共同參與反腐的國民,有形或無形地拒之門外。

你想想是不是這樣?主張官員公示財產的一些公民,只是做出了有益於反腐的主張而已,就遭到了當局的公然打壓,有的還被不可理喻地投進了黑牢。那些哀哀呼告在京城的冤民,儘管冤情千形萬狀,但他們內心澎湃的一個共同點,該也是對腐敗以及不公不義的不認同,這類人群非但沒有得到當局的熱情接待、積極幫扶,反而像以往那樣,依舊是“賤民”一個,被這樣或那樣地雪上加霜。

習近平先生,反腐若是長此以往,要真能反出個政清人和、廉潔政治來,王岐山先生就是不將補藥當飯吃,大抵也只能祈禱自己最好一夜之間,能變作千手觀音。

一個人的力量和十幾億人的力量,永遠不會是在同一個層級。我的身後不僅有一個巨大的腐敗鏈條,而且可能有一個存在已久的政變鏈條。為了進一步闡述我的觀點,我可以現身說法,同你概述一下我的切膚之痛。

我兒廖夢君慘烈遇害的次日,即有《南方都市報》、《廣州日報》等6家媒體採訪了佛山慘案,但媒體已經采編好的新聞稿,在當晚一概無法上版,被廣東省委宣傳部的一紙通令給塵封。隨後我在論壇內的發言被禁止,我的博客先是被一天刪帖上百次,再之後博客又徹底被封刪。廣東當局公然關閉司法的大門,血淋淋的殺人案,竟然也能腐敗、無恥到要以強權壓迫搞“協商解決”。我夫婦倆欲哭無淚:我們找公安,公安要我們去找政府;我們找政府,政府要我們去找法院;我們找法院,法院要我們去找檢察院;我們找檢察院,檢察院要我們去找公安······

習近平先生,天下還有比這更腐敗的人事嗎?倘若中國有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百姓有選舉權和罷免權,這種事情是否可能發生?“執法”機關是否能長達十年時間和殺人犯同穿一條連襠褲?張德江是否可以在未擦乾淨屁股之前,若無其事扶搖直上,而今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公然成為亂國亂港的“攪屎棍”?我只是一個文人而已,倘若換了另外的一種國情,不用你或是王岐山來出手,僅憑了我一人之力,我都能將他張德江給拉下馬,你信不信?

我遭遇的是這般的狀況,深受腐敗之害的國人,又何嘗不是如此?訴之公檢法,公檢法可能是狼狽為奸;訴之黨政,黨政可能是尸位素餐;訴之網絡,遭到的可能是秒刪;訴之傳媒,傳媒像個小媳婦,上頭既有黨婆婆,還有宣傳部這樣一個二婆婆······習近平先生啊,別說是一般的升斗小民,就是換了你,在這般情形下,也肯定會是欲哭無淚。

反腐啊反腐,反腐至今,就連一個真正讓腐敗無處藏身的基本平台,也還依舊是不存在。本來十幾億人,人人都可以裂變為反腐的主力軍,卻連一件趁手的兵器都沒有。劉雲山之流把持的這條線不撤銷,人民的手中沒有選舉權和罷免權,腐敗就一定還會是無處不在,就勢將會推黨國於萬劫不復的深淵,直至乾淨徹底,亡黨亡國。

你對十幾億人的反腐大軍棄之不用,單單倚重了一將為你兩肋插刀,這樣的反腐若會有長效機制,太陽就一定也能從西邊出來。

習近平先生,我被腐敗勢力和政變勢力當作一枚向“新政”發難的棋子,一步步逼迫得連飯都吃不上,得一再向你絮叨種種。千千萬萬深受腐敗之害的苦難百姓,只怕有一天也會被腐敗勢力和政變勢力,聯手操作得集體向你和王岐山先生要飯吃。近期數萬老兵包圍中紀委,不正是在要飯吃么?

反腐若無更多的新意,既救不了苦難的百姓,也救不了王岐山和你自己。這就是摟抱着“特色”過河的中國,無分官民,無一例外,人人都只能是自求多福。貌似平靜的河面下,分分秒秒都在暗潮洶湧,每一個水分子,都潛藏了無限的變數。

長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寫我心,被匪國納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斷下流敲掉飯碗······萬般無奈,於公元2017年3月9日,向習近平先生象徵性借一分錢吃飯,以此記錄一段黑暗的歷史。此據。

寫於2017年3月9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周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3889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絡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生存權同時也被新納粹們以下流手段一再剝奪!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2190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反動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廖祖笙郵箱:曾有的谷歌郵箱、雅虎郵箱、微軟郵箱全部被禁用

廖祖笙電話:13062499969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