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冰火兩重天!8年前美國金融風暴之前 也曾有今天這一幕

今天,統計局發佈了兩個數據,一個夠熱,一個很冷。這兩個體征,同時在中國經濟身上出現的話,恐怕需要警惕了。因為,8年前,美國次貸風暴前夕,也曾有這樣一段相似的依稀往日。時事評論員川浦晟:江澤民以悶聲發大財為治國方針,變賣土地成為當今中國經濟奇蹟的核心秘密。企業無心搞實業,轉而投機炒作,國有企業參與炒房,銀行參與炒股,銀行巨額壞賬已成為中國金融危機的不定時炸彈。

今天,統計局發佈了兩個數據,一個夠熱,一個很冷。

就像紅樓夢裡,一僧一道兩位高人,若要同時現身的話,賈寶玉的通靈寶玉就要出點幺蛾子一樣。

一冷一熱這兩個體征,同時在中國經濟身上出現的話。

恐怕需要警惕了。

因為,8年前,美國次貸風暴前夕,也曾有這樣一段相似的依稀往日。

1、這一僧一道到底該是個什麼關係呢?

先來看看這一冷一熱的兩個數據。

冷的是2月份的CPI(居民消費價格)。

不僅漲幅不如預期,而且還跌破了去年的最低點,去年6月的1.3%,被今天的0.8%刷了新低,創造了2010年以來的新低。

這樣,CPI的漲幅,從溫和上漲趨勢,變成了下跌趨勢。

熱的是2月的PPI(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同比漲幅達到了7.8%。

這是連續6個月上漲,達到了2008年來的新高。

一個是新高,一個是新低。

這一僧一道到底該是個什麼關係呢?

一般而言,是PPI先熱,然後CPI跟着熱。

這個過程,是這麼個邏輯:

上游的原材料比如煤炭、鋼鐵、水泥等先漲價,然後這個漲價會傳到工業產品上,然後又傳到市場上表現為各種商品與服務價格漲價,漲價也意味着相關行業人員的薪水增加,這些薪水增加的人,到了市場上就搖身一變,成了消費者。

工資漲了,自然也願意高一點價格,購買產品和服務。

如此一來,經濟就形成了一個正循環,GDP增長,政府高興,大家都開心。

2、那就只有外一種可能

所以若PPI漲了,那麼CPI基本必然會漲。

但是,這次PPI連漲6個月,都創了8年來的新高了,CPI卻出現了掉頭向下的趨勢。

為什麼“和尚”熱了,“道士”卻冷了?

那就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消費者不接受漲價,除了極少數個別的廠家,憑藉壟斷優勢敢於提價之外,大部分產品都不敢漲,怕消費者不買。

消費者為什麼不接受?

你們不少人已經漲工資了啊,水工、電工、泥瓦匠一個月都能拿到2萬了么?

那就只有外一種可能。

有一種東西,漲的比工資更快,並且讓人們背上了過重的債務負擔。

那就只能是房子了。

這兩年一二線房價暴漲,大家都已經享受到了。

很多人一年所漲的那點工資,還不夠房價一個月的漲幅。

當然,一部分幸運兒,提前買了多套房子,即使這樣,不少也是槓桿負債買的,也有債務負擔。

還沒買的,自然得努力攢錢。

雖然高層一再強調,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

但目前,仍沒有遏制住某些一二線房價的炒作。

一些地方政府,並沒有房價下跌的意願,估計是害怕一旦下跌預期確立,風險就無法控制了。

所以,在前一陣房價要跌的時候,有的地方還明裡暗裡來托市。

最狠的一招,就是限制供應土地。

恐慌之下,一二線房價似乎還要漲。

所以,眼下某些一線城市的房價快漲之聲又起。

不過,今天CPI的斷頭跳水,則顯示,這樣的上漲,是極其危險的。

3、散步的主人與狗

在去年的文章中,我曾經拿散步的主人與狗,來比喻房價與CPI的關係。

在主人散步的過程中,狗有時候跑很遠,但最終看來,狗與主人的距離,是基本穩定的。太遠了狗就丟了,主人與狗的系統崩潰。

因此,一旦在非系統性經濟危機期間,CPI出現下降通道,也就是我們所說的通縮威脅來臨,意味着居民的收入增長,已經趕不上債務負擔的增長,那麼房價的上漲空間,也就差不多到頭了。

現在,CPI低位,而一二線的房價這隻狗跑得比以前更遠了。也就是說,不是因為主人漲工資太多,因此奢侈一把,配製了新的控狗設備,可以讓狗跑2公里之外,還可以百分百準確無誤地找到主人,而是因為2公里外,有人扔狗糧,狗受到誘惑了,冒險了。還好,狗暫時還能跑回來。

不過,再遠一點,結果將如何?

4、8年前美國的那一段歷史

在這裡不妨重溫8年前美國的那一段歷史吧。

2006年之前,房價出現連續近10年的牛市,但到了2006年,美國的CPI開始掉頭連續下跌,一度跌到了0.8%左右,創造了4年的新低。這顯示美國居民的收入增長,已經無法支撐房價負擔,結果就是消費的萎縮。

但是,美國房價依然在上漲,2007年,在整體價格指數走不動的時候,紐約、加州等一線城市的房價依然在拉高。

(黑色虛線,美國房價指數,藍線美國CPI)

面對這樣的冰火兩重天,美聯儲認為,美國的房價可以維持,泡沫可以持續。

因此,根據CPI過低的情況,繼續保持低息。

最後,絕大部分美國人都相信了,房價上漲創造的財富幻覺,將可以實打實的兌現。

一年之後,CPI上漲,美聯儲被迫加息。

一場幾乎葬送美國金融霸主的危機,就此到來。

當然,我們有大政府,有美國無法匹敵的托市手段,所以,中國也許可以比美國更持久的維持房價相對高位(等待經濟升級成功,居民收入上來)。

這也是我在去年3月談到,房價慢漲的話,3年內是可以保持向上趨勢的原因,但不是後來那樣的暴漲。

中國雖然不具備當初美國次貸危機那樣的內部條件,但是,今天的我們,卻沒有當初美國那樣傲視全球的外部環境。

所以,今天的CPI超預期的跳水,其釋放的信號絕不可忽視。

更何況那邊廂,剛剛主導了薩德入韓的美國,盯着中國的各種經濟數據,計算着中國經濟承受力的臨界點,隨時準備開啟第三輪強勢美元周期的關鍵一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傳送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