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首發 仲維光:雞鳴犬吠 吾輩之恥

————寫喺周正榮先生《伍子胥》錄像後

有不知何為雅趣的大陸網人喺youtube台灣網友惠賜上傳的珍品,周正榮先生的《伍子胥》一劇的留言中自命風雅、粗鄙調侃。其言講:有老戲味兒,喺台灣應屬一流,喺大陸也可稱是專業票友級別了。這種不敬及無法掩飾的不知好歹,可謂是聽樣板戲長大的兩代人之典型心態。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喺第一次喺網上聽到周先生的錄音的時候,一下子被周先生醇厚的韻味拿住,我喺多次聽過周先生的演唱之後,不能夠自拔。是周先生的演唱讓我懂得何為洗耳恭聽。也正為此,我無法容忍聽了、看了周先生的錄像後的那種惡俗調侃。

周先生的戲不僅是給內行聽的,而且是給有修養有教養的人聽的;不僅是給有情趣、有境界的人聽的,而且更是給用“心血”、“身神”追求藝術、追求生命的人聽的。雖陽春白雪難表周先生之高超,縱鶴鳴九皋何顯周先生之超世。

周先生的資質喺馬譚之下,但其深度和高度卻可講是決不喺余楊之下!

這樣的追求的碩果本來只喺有精神和懂得精神的傳統社會中存喺,即如唐詩宋詞之發生發展,而周先生、胡(少安)先生的藝術卻居然能喺戰亂不止、政爭混亂、世風日下、物慾橫流的五十年代、六十年代步步升華,讓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中國人的文化生活中享有這樣的藝術高峰!這本是天大的幸事,但是竟然沒有得到譚余馬言,梅尙程荀二三十年代那樣的彰顯,陷於雞鳴犬吠,細想於此,非周先生之不幸,實屬是吾輩之悲哀、之恥也。

2017.3.5德國·埃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