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國政府65萬億飲鴆止渴背後的邏輯推演

北京兩會正喺召開,無論係東北三省六神無主的政府官員,還係江浙地區陷入迷茫的中細企業主,還有全國各地的退休老人,佢們都喺盼望着北京能傳來好消息。雖然中共官方數據顯示2016年經濟增長6.7%,GDP創下歷史新高達到74.4萬億,但無論係各級政府還係普通老百姓的日子並不好過,當兩會前夕媒體曝出2017各級政府固定資產投資高達45萬億的時候,人們的心情異常複雜,有驚喜也有恐懼。中國國家發改委發言人李朴民3月1日表示,2017年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將會達到65萬億,更係讓公眾有點目瞪口呆。人大會上中國政府總理李克強宣布今年的經濟增長目標為6.5%,中國經濟增長下滑係官方都不得不承認的現實,筆者喺舊年向公眾描繪出中國危機路線圖,預言倒下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將係債務危機。

中國債務危機到底有多嚴重?2016年中國債務規模已經突破200萬億,債務與GDP的比例高達279%,比2015年上升了21個百分點,據摩根斯丹利經濟學家陳艾亞測算,相當於舊年新增加了4.5萬億美元債務,因為數據來源的不同,陳艾亞關於中國債務的數據與我略有不同,但相當接近,中國經濟畸形發展,近年來,越來越依賴由政府強力主導的固定資產投資,全球投資者都喺關注中國經濟運行的巨大風險和不確定性,中國債務危機會不會喺2017爆發?會不會繼而引爆金融危機?65萬億係飲鴆止渴還係畫餅充饑?

普通公眾對於政府大規模投資刺激經濟的印象應該源自於2008年,當時美國發生次貸危機,中國陷入恐慌,擔心引發大規模失業和經濟下滑,於是強力推動4萬億刺激經濟,數據報表的確漂亮了,中國社會也較好的維持了基本社會穩定,但係一輪又一輪的通貨膨脹讓老百姓驚嘆人民幣飛速貶值,房地產市場的多輪暴漲讓大家失去理智,不光吞噬了公眾辛苦數年創造的財富,還讓公眾背上了沉重的房貸債務,中國私人家庭的債務占整個中國債務的比例約為20%,如果未來發生房價暴跌的狀況,斷供將成為購房者最無奈的選擇,進而會提升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和經營風險。然而,這種風險對於中國金融機構來講,遠唔係最可驚的,因為佢們的最大客戶係各級政府和國有企業,中國債務危機最大的爆發點喺各級政府和國有企業身上,包括中央政府和各級地方政府,也包括央企和各地方國企。官方對於這些負債數字諱莫如深,筆者測算佢們的負債總額可能超過150萬億,係2016年GDP的兩倍。

中國經濟外表光鮮亮麗,實則千瘡百孔。2016年固定資產投資高達60.65萬億,超過GDP的八成,雖然數據包括政府投資和民間及外資投資,但我們知道,絕大多數投資都係由政府主導,政府官員喜歡投資刺激,容易出政績,還有油水撈,但由政府主導的投資邊際效應最差,當前中國名義GDP每增長1塊錢就需要近6塊錢的新債務。事實上,很多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舊年連貸款的利息都付不起了,借新錢還舊債利息,惡性循環。借款本金何年何月能夠還上?還係從借款之日開始就從來沒有想過還款?因為信息的不透明和不對稱,中國公眾對此一無所知。經濟增長三套馬車,出口熄火,消費乏力,唯有投資。筆者相信中國政府知道長期投資依賴症的危險後果,只係左右為難,走一步看一步,或許寄希望於外部市場好轉回暖之時出口挑大樑,先挺過非常時期再講,飲鴆止渴實屬無奈,又或者講,65萬億不過係先打個強心劑,給全國老百姓畫個餅,不至於讓舉國對前途失去信心而崩潰,特別係今年十九大敏感時刻。

筆者喺2009年曾寫過一篇文章《通貨膨脹下,邊個的眼淚喺飛?》,當年4萬億讓中國老百姓深受其害,曾記否,豆你玩,蒜你狠?八戒二師兄的身價飆漲,如今因為技術的發展特別係各種人工激素的濫用,老百姓對食品價格上漲的感受可能不像房價上漲那樣敏感,但目前這種吃飽穿暖其實係付出了包括環境污染和透支身體健康喺內的隱形代價,2016,中國經濟大幅度下滑,政府本應該引導刺破泡沫,降低經濟增長率,與民休養生息,奈何中國政府的執政合法性於經濟增長密切相關,政府和老百姓之間有一個不成文的麵包契約,一旦經濟停滯,一系列危機將會提前引爆,可能出現政府無法掌控的局面,所以,中國政府目前採取的策略係機會主義,有僥倖心理,當然也有抽投資鴉片上癮的因素,欲罷不能。如今,65萬億來襲,筆者彷彿已經看到中國老百姓欲哭無淚哀鴻遍野的悲慘景象。

2016年筆者出版了文集《中國危機路線圖》,其中預測了中國未來三五年的經濟社會走勢,首先係債務危機引爆,繼而金融危機,緊接着經濟危機,接下來係可能長達兩年的經濟蕭條,之後爆發社會危機和政治危機,最終無論如何終結都難免爆發中國難民危機。作為一個有良知的經濟學者,筆者的預警引起了很多普通公眾的重視,但中國政府根本視而不見,不當一回事。如果從舊年開始中國政府大規模降稅和縮減政府支出,甚至裁員與納稅人共渡時艱,讓老百姓對政府和經濟社會前景重新樹立信心,哪驚暫時經濟下滑,但整個國家的凝聚力會提升,痛定思痛,有望東山再起。但這條路對於執政者和各級官員來講,無異於斷臂自救,需要大幅度觸動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即使佢們想到卻係很難做到,而繼續用反腐來威懾控制官僚體系,用民族主義來操控普通老百姓,用天量投資來收買人心民心。看起來,這種手法已經爐火純青,似乎不會出咩大問題。

如果發展經濟和管理一個國家只需要靠投資這個萬能法寶也就太簡單了,目前中國債務佔GDP的比重高達279%,如果唔係高度集權的國家,債務危機和金融危機早已經爆發。筆者姑且相信中國經濟制定者知道繼續大規模投資刺激的風險,但現喺的問題係,錢從哪裡來?外資不會做這個冤大頭,從外匯儲備一路下跌很明顯看出外資喺加速逃離中國,中國社會民間資本雖然有幾十萬億,但如今的經濟形勢和法律環境,投資人的權利得不到保障,吸引社會資本投資基本上也係沒戲,毫無疑問,65萬億將會係中國中央政府和各級地方政府領銜出演的獨角戲。

筆者認為,資金來源不外乎三個途徑。第一,向外國政府和企業借款,這一點很難,首先中國向外“大撒幣”歷史悠久,外國借中國錢很少,真心朋友不多,更何況現喺大家日子也都不太好過,還有最要命的係,外債需要用外匯真金白銀去還款的,無空可鑽。第二,增加稅費收入,2016年中國政府的稅費收入佔GDP比重38.%總額約28萬億,但基本上每年花的精光還會增加赤字預算,所以,筆者提醒中國的富豪及中產階層,政府如今缺錢了,你們係最有可能係輸血的群體,不出意外的話,遺產稅,房產稅等等遲早會徵收,只要人和資產喺中國,無處可逃。第三,開動印鈔機,這係最有可能的選擇,因為印鈔放水比新增稅種遇到的阻力細很多,2016年底的廣義貨幣供應量(M2)餘額高達155萬億,連續多年遠超GDP增速,遠有國民政府金圓券之失敗案例,近有委內瑞拉和津巴布韋前車之鑒,人民幣對外貶值實屬真實價值回歸,對內貶值會嚴重到何種程度,讓我們拭目以待,唯一沒有懸念的係,人民幣財富灰飛煙滅的惡果需要十三億中國人一起來買單。

這個世界唯一不變的就係變,筆者再一次提醒公眾,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保護好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財產安全,該抗爭的時候一定要抗爭,為國家轉型和社會進步貢獻一份力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